Substack 的“邮件列表革新”,会是媒体的未来吗?

 中国邮箱网  0条评论  974次浏览  2021年02月20日 星期六 07:59

分享到: 更多

中国邮箱网讯 2月20日消息 媒体曾经有过自己的辉煌。但在以Google和Facebook的互联网平台崛起的冲击下,这些聚合者已经完全占据了产业链的话语权,不断地蚕食着媒体赖以生存的广告蛋糕,也令广大的传统媒体从业人员的日子越来越艰难。在此背景下,以为作者服务为愿景的Substack横空出世,逐渐聚集了一大批优质的作者,让给他们凭借着付费新闻列表直接向订户收费,而Substack也靠着10%的抽佣找到自己的商业模式。那么Substack会是媒体的未来吗?彭博社的一篇文章进行了分析。原文作者:Ellen Huet,标题是:Substack’s Newsletter Revolution Is Coming to Your Inbox

Hamish McKenzie的初创企业Substack Inc.背后的想法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该公司提供的工具可帮助作者发布电子邮件新闻通讯,然后那些向订户收费的作者那里抽佣10%来赚钱。

这家公司成立的时间是2017年,但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发展势头强劲。付费订阅的数量已经超过了500000,入驻的顶级作家年收入有超过100万美元。随着包括Vox联合创始人Matthew Yglesias以及技术作家Casey Newton在内的众多知名记者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到这里创办自己的Substack时事通讯,这家小公司变成了风投家对媒体未来幻想的现实例证。在他们的那个梦想里,创作者会成为自己的小行业,他们会利用新的技术平台,靠自己的谋略,去战胜过去自己为了那点薪水而不得不依赖的那些已经不景气的公司。风投公司Founders Fund的副总裁Mike Solana在去年9月发布的推文中曾说到:“有愿景的15个人用一款清晰、有思想性的产品彻底改变了我们对媒体的看法,这一点绝对令人惊艳。”

这种肆意的狂热导致了可预见的反弹。如果自家的员工解绑为独立作者的话,那些本来就已经衰落的报纸和杂志该怎么办?新闻通讯会不会威胁到我们所熟知的新闻事业呢?

McKenzie说,他的公司不应该成为这场斗争的中心。他说:“我们距离过渡到人人都可以拥有如此强烈的观点还为时过早。围绕它本身的炒作远比我们试图要挑起的讨论要大得多。”

但是争论似乎仍将继续下去,而且这不仅是因为媒体行业一直渴望把自己的生存恐惧公诸于世。Substack就是更广阔的一波服务当中的一份子——在这些服务里,创作者是直接从受众手上接过钱的,不管是利用Patreon跟想听音乐的人建立联系,还是通过OnlyFans跟希望有更亲密关系的崇拜者互动。对于那些相信未来是订阅具体的人而不是报纸的人来说,Substack的市场很大。

跟之前的YouTube明星以及Instagram网红一样,那些希望以时事通讯为生的人很有可能也要经历一条无情的分布曲线。顶级作家会挣得可观收入,就像一些人拍拍视频狗玩具的推荐视频或者溜冰的TikToks短视频就能致富一样。然后可能会有大得多的作家群体会感到沮丧,因为他们几乎都没挣到什么钱。

Substack并不是唯一一个吸引了时事通讯作者的平台。1月26日,Twitter Inc.宣布已收购作为Substack竞争对手的初创公司Revue,并表示自己会把佣金削减到5个百分点。据《纽约时报》报道,Facebook也在开发自己的新闻通讯工具。McKenzie把这些社交媒体公司的努力比作试图表现得更环保的汽车制造商和石油公司(编者注:意思是这些旧技术在本质上就是在制造污染,很难实现真正环保的目标),但他也表示自己欢迎竞争。

Substack其他的两位联合创始人,CEO Chris Best以及CTO Jairaj Sethi分别负责运营和工程。但是,前技术记者兼自由作家McKenzie通常是公司的代言人。他的自由职业经历塑造了公司的愿景,也就是为那些工作辛苦又不稳定的编辑分配任务或发薪提供的一种手段。他说:“我想为独立作者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

 “写棘手的话题,承担法律上的风险,当作者就是走上一段孤独、隔绝、曲折的旅程。”

McKenzie之所以能够吸引作者,是因为他了解作者的痛苦。他曾在技术网站PandoDaily上报道过特斯拉和马斯克,后来马斯克在2014年1月聘请他作为这家汽车制造商的“首席作家”。一年后,McKenzie离开了特斯拉,开始撰写有关电动汽车行业的稿件。他的工作地点是旧金山的一间一居室的公寓,只有爬梯子才可以进入。

随着发布日期临近,法律方面的担忧改变了该项目,并导致了发布的严重推迟。McKenzie说:“写棘手的话题,承担法律上的风险,当作者就是走上一段孤独、隔绝、曲折的旅程。” 这个过程的繁琐促成了Substack平台的一个非技术性的功能:为平台的作者提供法律辩护基金。

这家公司效仿的是Stratechery (技术分析博客、新闻通讯),后者大多数内容只提供给付费订户。不过Stratechery的创立者Ben Thompson表示自己,并不需要这项服务。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很重视独立性,我个人对Substack这种解决方案永远不感兴趣。” Thompson的不认同点明了Substack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当还有其他更便宜的方法来做同样的事情时,说服作家继续跟他们分一杯羹。

招揽作者的任务落到了McKenzie身上,他向顶级作者发动了自己的魅力攻势。去年夏天,Anne Helen Petersen离开了BuzzFeed ,开始运营一个名为Culture Study的邮件列表。她表示,McKenzie每隔6个月就飞过来找她一次,请她入驻Substack,这样一直持续了好几年,最终她同意了他的“求爱”,在这里设立了一个付费的邮件列表。

随着Substack不断地从其他地方撬墙角并选择精选哪些作者出现在自己的主页上,Substack似乎正在一步步地朝着自己也成为一个出版物的方向发展。McKenzie拒绝把Substack描述成这样。他说:“我们既不是在委托别人撰写社论,也不是让别人给Substack这个品牌写文章,更不是在在做编辑或雇用作者。,相反,我们在帮助作者做好写作这门生意。”

Petersen说,她的确觉得自己是在为自己而不是Substack工作。除了时事通讯之外,她还想知道怎么给自己的订户提供杂志风格的摄影、剪辑,以及偶尔来一篇长篇。Petersen说:“我的梦想是能够付钱给那位编辑,付钱给那位文字编辑,付钱给自由职业者在我的新闻通讯上写文章。不过后来我想想自己都笑了。因为那样的话,你就变成出版物的总编了。”

文章来源:36氪 译者:boxi。

标签:邮件列表Substack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