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谷歌关停业务背后,互联网巨头疯狂扩张时代结束

 邮箱网  0条评论  628次浏览  2022年10月19日 星期三 16:57

分享到: 更多
钛媒体  林志佳

随着全球宏观经济不景气掀起“蝴蝶效应”,互联网大公司面临着更深层次的凝视,先前利用人口与流量红利,通过技术投资、收购技术公司等手段进行疯狂技术扩张之路,如今已被终结。

在全球经济衰退担忧,以及技术难以短期商业盈利下,亚马逊、谷歌等互联网巨头开始收缩技术无序扩张的野心。

2022年10月上旬,美国互联网巨头亚马逊(Amazon)接连宣布,放弃(关停)公司无人配送车项目Scout的现场测试,关停仓库机器人初创公司Canvas,以及终止开发线上旅游产品Amazon Explore。媒体报道指,Scout团队已解散,400名员工将面临调岗。

无独有偶。谷歌副总裁菲尔·哈里森(Phil Harrison)9月29日宣布,云游戏业务Stadia即日起全面收缩,将在明年1月18日之前完全关闭;此前谷歌云已宣布其物联网服务IoT Core将于明年8月关闭。

此外,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建立的飞行汽车创企Kittyhawk也在9月末宣布关停;腾讯宣布下架腾讯地图PC端;百度将于今年12月前停止服务与运营外卖App百度糯米;字节跳动旗下社交软件“飞聊”App和官网近日下线,团队解散并将调岗;财联社报道字节还裁撤社交App“派对岛”项目团队,项目组成员回归中台原团队。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腾讯关停了十余款产品,字节跳动则关停了飞聊、海豚股票等七款产品。

CIC灼识咨询经理陆佥慧对钛媒体App表示,经济下行压力影响下,谷歌、亚马逊等互联网大公司为确保盈利能力,节省成本,选择关停一些试验性质业务,或开始缩减短期内商业化前景并不明朗的项目。其中关停Scout的主要原因是无人配送车的技术仍未成熟,短期来看产业难以规模化落地。但与此同时,她认为大厂将依靠其原有优势,布局盈利预期更为明朗的产业。

随着全球宏观经济不景气掀起“蝴蝶效应”,互联网大公司面临着更深层次的凝视,先前利用人口与流量红利,通过技术投资、收购技术公司等手段进行疯狂技术扩张之路,如今已被终结。

机器人技术难解资本短期利益困局

在讲亚马逊物流机器人(无人配送车)项目Scout之前,先要谈谈另一个被互联网大公司培养四年多、整个机器人领域大名鼎鼎企业——波士顿动力公司(英语:Boston Dynamics)。

我相信你一定也看到过波士顿动力机器人或机器狗在网上跳舞的视频。开关门、跑酷、翻跟头、跳舞......它们能走能跑,真的无所不能。甚至人们推它一下,机器狗还能跌倒起来继续跑酷。



(图片来源:截图自波士顿动力官网)

这家出自美国MIT(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马克·雷伯特(Marc Raibert)创立的公司,在2009年发布*视频后迅速蹿红,成为短视频平台上一个“小网红”,并于2013年被谷歌收入麾下。但2017年,谷歌竟然把波士顿动力卖给日本软银集团,并于2021年再次被韩国现代汽车(Hyundai)以8.8亿美元买下波士顿动力80%股权。

那么,为什么如此厉害的波士顿动力机器人,却被谷歌变卖?

实际上,当初谷歌买下波士顿动力机器人的愿景是好的。据媒体报道,谷歌通过收购波士顿动力等六七家机器人硬件公司,希望加上自身软件技术特性,希望在未来建立一套新的、实现机器人闭环的系统——它可以做任何事情,从仓库工作到包裹递送,甚至是老年人护理,从而应用于物流、安防、巡检、消费级等领域。

但问题在于,谷歌所属的Alphabet是一家美国上市公司。虽然谷歌并不一定缺钱,但它每投入一分钱,肯定都要考虑之后对投资者的收益。

因此,买下波士顿动力公司之后,谷歌发现错了——尽管机器狗看起来非常酷炫,但它非常烧钱。2015年11月的一场内部会议上,时任Google产品高级副总裁乔纳森·罗森伯格(Jonathan Rosenberg)就曾表示:“作为一家规模如此之大的初创公司,我们不能将每年30%以上的资源,花在需要十年时间却见不到快速收益的事情(波士顿动力)上。”

与谷歌经历类似,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 (Jeff Bezos)早在2013年提出了无人机配送服务概念,随后2017年开始研发送货机器人,2019年亚马逊正式开始实地测试Scout——体积约为26寸行李箱大小、外观酷似玩具车的产品。

而且,亚马逊倾斜了很多资源给予Scout,并以2.04亿美元收购了其竞品Dispatch等多家物流机器人公司及相关专利,希望把“机器人梦”应用于家庭自动化、电商和AI(人工智能)等领域。甚至宣布关停的四个月前,Scout还出现在媒体面前,是亚马逊无人交付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陆佥慧告诉钛媒体App,亚马逊之前不断扩张物流机器人项目,主要是为了提升“最后一公里配送”的服务质量及用户体验。

近年疫情的催化,也使各类无人化应用需求攀升。“在传统模式下,一方面电商的快速发展使得末端配送订单增多,传统的人力配送方式逐渐无法满足用户对于配送效率的需求;另一方面,全球人口老龄化,用工成本攀升,‘最后一公里配送’成本承压。”陆佥慧表示。

陆佥慧认为,从理论上来说,无人配送车能有效解决上述问题。其能大幅提升配送效率。相比一般快递员每天配送100-150件包裹,无人配送车一天能够配送近400-500个包裹。同时,无人配送车可大幅节省成本:以中国市场为例,一台无人配送车售价约20-25万元,而一名快递员年薪约8万元。一个无人配送车能够替代2名快递员,以5年使用期限计算,每台无人配送车能够节省约55-60万元。

但问题在于,亚马逊作为一家美股上市公司,Scout需要大量的研发投入,无人物流配送机器人技术的长期回报也难以回应资本市场需求的短期利益。而且该领域技术仍未成熟,短期内产业难以规模化落地。如今经济衰退担忧、核心业绩放缓下,为确保盈利能力,亚马逊开始缩减短期内商业化前景并不明朗的项目。 

首先,过去五年间,亚马逊收购了多家公司,包括132亿美元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近22亿美元收购智能安全摄像头公司Ring、在线药店PillPack等。而物流机器人的技术需要长期、大额投入才能得到一定的回报——三年过去了,亚马逊物流机器人Scout依然处于测试中,并没有大范围实现商业化。

其次,亚马逊的“基本盘”——核心零售营收增长出现放缓。财报数据显示,亚马逊2022年*季度净零售额为1164亿美元,同比增长7%;第二季度净零售额为1212亿美元,同比增长依旧保持在7%。而在去年同期,前两个季度的净零售额同比增长分别为44%、27%。

最后,技术存在挑战,商业化难行。陆佥慧对钛媒体App表示,目前Scout所属的物流机器人行业主要的挑战仍在技术,末端配送场景虽然为低速场景,但环境复杂多变。无人配送车实际使用过程中,面临非常多不确定因素,比如行人闯红灯、突然窜出的宠物等,所以对其技术要求较高。目前的技术还无法*的处理这些非标准化场景,或是Corner Case(角落案例)。无人配送车目前在上下电梯、减速带、台阶等场景也存在问题。此外,针对无人配送车目前尚未形成完善、配套的法律法规、标准和政策制定。在多数国国家和地区,无人配送车上路仍受法规限制或缺乏监管。 

所以,去年1月,在亚马逊工作长达15年、Scout核心负责人、亚马逊前副总裁肖恩·斯科特(Sean Scott)宣布离职,随后去一家美国云计算公司任首席产品研发官。对于离开原因,他表示无人配送车带来的变革价值与预期相比还有不小差距,而云计算带来的产业价值或许更大。

在全球经济衰退担忧下,最近一段时间,亚马逊不断做出业务调整。近期亚马逊宣布暂停其企业零售团队的招聘,其他实验性项目也陆续关停,包含儿童视频通话设备Amazon Glow、远程医疗服务Amazon Care、旗下仓库机器人子公司Canvas等。

与此同时,谷歌突然宣布关停云游戏Stadia业务,成为过去二十年谷歌关停上百款产品与服务之一。根据钛媒体App的不完全统计,近五年,谷歌关停了83款技术产品或服务。


互联网巨头集体降本增效

今年市场行情急转直下。2022年至今,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100指数下跌超30%。其中,Facebook母公司Meta、Netflix股价累计下跌60%左右,亚马逊、微软、Alphabet等均下跌约30%。

近期,腾讯、阿里、字节等互联网巨头都在削减成本,降本增效。

据悉,字节跳动CEO梁汝波近日表示,公司大幅降低2022至2023年招聘计划,降低组织规模增速、提升组织效率。字节旗下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等多个业务已经开启了裁员,预计将有近两千人被裁撤,内部更强调组织去肥增瘦。

而腾讯的降本增效的动作甚至延续到了员工食堂——员工仅限于在一个窗口取餐、取消外包员工免费早晚餐福利、取消员工免费取打包盒和水果的福利等。

亚马逊则在招聘环节、战略方面削减成本。据媒体报道,此前亚马逊给出了很高的薪水来吸引*人才,估算一个人四年薪水并提供超120%的预测值。而如今,任何超过预计工资80%的事情都需要经理批准,基本上断绝了部分人寻求跳槽到亚马逊获得高工资的想法。而且,亚马逊刚刚经历了*的季度裁员,AWS云业务也正在进行大量“重组”。

据Crunchbase统计,截至今年9月中旬,美国科技行业已有超过4.2万人被解雇。另一份CB Insights统计显示,全球71家初创公司在从投资者处消耗超过1亿美元之后走向了关停之路。

2022年5月,在腾讯一季度财报业绩会上,腾讯集团CEO马化腾表示,面对行业挑战,公司实施了成本控制措施,并调整了部分非核心业务,有助于在未来实现更优化的成本结构。

今年8月,阿里CEO张勇也表示,公司持续改善运营效率,以及更专注优化成本。降本增效、成本优化不是一个单独的财务措施,是跟整个战略选择、对环境的判断和对阶段战略取舍的高度有关系。

实际上,相较于此前互联网模式人口和流量轻松增长,新的硬科技技术存在高壁垒、难垄断的特点。一位行业观察者表示,这些互联网科技巨头们需要更加谨慎地看待技术创新的规模化落地。

今年7月,曾获腾讯红杉等超12亿元投资的智能配送机器人研发商普渡科技宣布裁员,公司CEO张涛在内部信中表示,商用机器人行业还存在一个亟待解决的灵魂问题,那就是全行业几乎都未实现盈利:靠经营主业赚钱,是商业的本质,因此从商业本质的角度讲,截至目前整个商用机器人行业都还未达及格线。

但另一面,需要认清的是,技术创新不可倒退,也不能因导致负面事件而被*扼制。在此之前,机器人、AI、云计算等前沿技术,其带给社会的积极效益不可抹去。

陆佥慧对钛媒体App表示,未来,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大厂将依靠其原有优势,布局盈利预期更为明朗的产业。

只不过在“寒气”逼近的当下,互联网巨头疯狂扩张盛世已被终结。

全行业方案量身打造,我们为您定制行业专属邮件系统解决方案
购买咨询:18601335689(同微信)

标签:谷歌亚马逊科技股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