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对话彭凯平:人活着就要搞事情

 邮箱网  0条评论  817次浏览  2022年12月15日 星期四 13:48

分享到: 更多


处在低谷的时候,我们依然要认为,人生是有意义的。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中企图库

你是否也曾经历过一些低落、抑郁、焦虑不安的黑暗时刻?

美国加州大学精神病学临床教授Michael A。 Freeman此前的一项研究表明,30%的企业家有过抑郁症,49%的企业家在其一生中遭受至少一种形式的心理健康状况的折磨。这些疾病包括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双相情感障碍和许多成瘾性疾病。

在国内的企业家中,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就曾表示患过多年抑郁,他甚至向员工透露自己曾多次有过自杀的念头。搜狐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同样受过“名校综合症”等精神问题的折磨。

但如今,他们都走出了曾经的至暗时刻,开始认真全情投入地生活和做企业。

12月11日,张朝阳和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心理学家彭凯平展开了一次对谈,精彩观点如下:

1、人不是被过去决定,人是被未来召唤,这是人特别重要的竞争优势。如果你相信未来的召唤,你就会去行动并获得结果;如果你相信人完全由过去决定,你就变成过去的俘虏。

2、很多人抑郁、焦虑,或者是应激障碍走不出来,他会找到星座、性格、童年的经历等各种原因,认为自己是这个病,改变不了。其实改变不了是因为你认为改变不了。

3、很多时候,伤害我们的不是这个事是怎么想,而是这个事我们如何对待它,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方法,只要行动起来都有办法解决的。

4、人在遇到麻烦痛苦的时候最好的解决方案是搞事情。我们的痛苦是一种天然的存在,解决就是问题所在。其实我们最根本的是不要解决,但是同时去做该做的事情。

5、焦虑对于人来讲有保护作用,明天就要考试了,一点都不着急,你肯定考不好。但是又不能太着急,太着急考不好,适度焦虑中型曲线,最佳的状况是中间。

6、如果做一件事情能够沉浸其中,物我两忘,酣畅淋漓,如痴如醉,所有焦虑的事情就都屏蔽出去了。

7、有一个现象叫做医学院学生综合症,即你读了很多医学书,越看越觉得自己有这个毛病,因为很多的症状带有普遍的适应性,所以千万别变成医学院的学生看谁都有病,大部分人还是健康的。

8、人最大的善就是对自己负责任。你很聪明,你不把聪明劲服务社会让别人看得见,显然没有对得起自己,所以我们企业家要对得起自己,好好地生活,好好地做企业。

以下为对话全文(有删改):


人不是被过去决定

张朝阳: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这个节目是“星空下的对话”,夏天的时候,我跟俞敏洪有一场对话,过程中聊了心理学、焦虑、精神方面的一些事情,后来发现网友非常关注、传播很广。

所以我觉得现在心理学和心理可能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今天我们就延续“星空对话”的风格,求助于专业人士彭凯平教授,以一种随机漫谈的形式,来探讨一些大家关注的话题。

其实我对心理学还是有一定的了解。但是更多是源于实际的经历,自我研究方面的认知,没有一个宽泛的理论基础。而彭教授是心理学教授,很有建树。彭教授先介绍一下你的研究领域。

彭凯平:各位观众大家好,非常高兴能跟朝阳一起聊心理学的问题,这是我的专业。我本科在北京大学读心理学,后来去美国密西根大学读心理学博士,2008年回国在清华大学创建了清华大学心理学系。我一直是心理学科班出身,从事的工作也是研究人类的行为、情绪、欲望、追求,以及我们的理性和智慧,是一个特别兴趣广泛的学者。

积极心理学是我回国之后推动的一个学科,主要是因为发现中国社会发展特别快,人民生活水平在不断提升,但是人民的幸福感没有相应的提升,所以产生一个巨大的落差。

其中有一个让我触动特别大的问题是,2008年刚回国的时候,《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很有意思的调查,询问老百姓“你是不是弱势群体”?结果意外发现有90%的中国人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这是一个非理性现象。

为什么?因为强势弱势最多是一半一半,不可能有90%。人人觉得自己活得不开心、很焦虑、很恐惧,这个时候就产生大量的心理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就决定开始从事一个新的学科领域,想方设法让人民快乐起来,积极起来,幸福起来,所以我就在推动积极心理学。

张朝阳:我对心理学只了解一小点,我认为比较了解行为心理学,现在也很流行,你能不能描述一下积极心理学整个框架和行为心理学的关系?

彭凯平:积极心理学是心理学新的思潮,心理学曾经有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华生的行为主义,后来到认知心理学,把人当做一个计算机。后来发现不行,人还有社会、文化,所以社会心理学、文化心理学不断出现。

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心理学家开始反思,人除了这些特性之外,还有一种追求幸福的本能,这就是人类的积极心理学产生,希望用积极的方法调动人的内在积极心理、积极能量,让我们开心快乐起来,这个是积极心理学大的框架,它是整个心理学的理论基础。行为心理学是临床心理学解决问题,帮助人健康的思想流派、方法流派。

张朝阳:积极心理学是从更加心理学理论的角度框架,行为心理学是更加临床的治疗方法流派。

彭凯平:我觉得积极心理学和行为心理学在理论上是相通的,只不过一个更偏重临床,一个是理论框架。

现在大量的证据证明,人不是被过去决定,人是被未来召唤,这是人特别重要的竞争优势。我们发现人是唯一会做梦的生物,做梦是什么?憧憬未来,现在我们发现它和计划未来、谋略未来、追求未来的脑区是相一致的。

张朝阳:首先人可以改变,痛苦可以消失,原生家庭或过去的经历可以逃脱,这个我是绝对相信,如果你相信我就应该相信这件事,这样大家就不会绝望。因为很多人抑郁、焦虑,或者是应激障碍走不出来,他会找到星座、性格、童年的经历等各种原因,认为自己是这个病,改变不了。

其实改变不了是因为你认为改变不了,它是一个双刃剑,你认为一个想法会驱动你的某些问题行为,这又会强化这个想法,这样的话就会改变不了。你就会感觉像举重运动员举不起自己,或者在沼泽地越陷越深,像戴手铐越挣扎越紧,实际上无论积极心理学的理论还是行为心理学的治疗,是可以改变的。

彭凯平:对,科学给我们很多新的启示,也是上个世纪末期才有的重要发现,很多时候伤害我们的不是这个事怎么想,而是我们如何对待它,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方法,只要行动起来都有办法解决的。

张朝阳:Anxiety for Anxiety(为焦虑而焦虑),Panic attack(急性焦虑症)实际上是Anxiety for Anxiety。

彭凯平:很多事情就是因为我们想太多了,其实人的本质是行动的,所以我们叫动物,要行动起来。我有一个问题,你觉得人在遇到麻烦痛苦的时候最好的解决方案是什么?我曾经听说过最好的方法就是搞一个事情。

忽视焦虑

张朝阳:对,这涉及到我现在比较推崇的接受承诺疗法。我们大脑的存在天然就是痛苦的,大脑可以产生各种各样的想法,对过去的悔恨、愤怒、自卑、失望、恐惧焦虑等等。这是大脑的一个基本功能,它就像是一个电网不断地Sparkling(闪耀)。如果你跟这个想法成为一体,你就会强化它,比如你害怕一件事情,你就采取行动去解决,最后就会放大害怕。

因为人类在发展的过程中几千万年,就是在解决问题中发展起来,成为地球的主宰。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奠定了人类不断的发展。在焦虑恐惧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才使得我们的前额叶、海马区获得超长的发展。但解决问题的倾向,反倒是一个问题。

佛陀和宗教曾帮助我们相信或关注一些东西不去解决,所以我们获得一些安宁。随着现代心理学的发展,我们可以靠科学来获得心理幸福的状态。最根本的是不要解决,但是同时去做该做的事情。人生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首先要确立价值观,按照你的价值观去行动,而不去理会痛苦,跟你的恐惧想法分离。

举一个例子,假设你有飞行恐惧症,担心飞机掉下来。但是你的理智告诉你,飞机掉下来的可能性是很小的,非常安全。你是一个现代人,你接受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同时你的价值观里朋友和承诺很重要,你已经跟朋友承诺好了,要在某个城市见面聊事情,赢得朋友的尊重是很重要的。尽管很忐忑,晚上睡不着觉,也吃不下饭,每天想着飞机要掉下来。当你完成了一系列操作之后就好了,坐几次不担心了,这就是标准的ACT疗法。

彭凯平:全过程都说出来了,这里面有三个很重要的步骤:

第一,要意识到这个事情会带来的影响,某种程度上的风险、挫折、打击、灾难。

第二,一定要通过各种行动来化解。从进化的角度来讲,人类遇到挫折、风险是经常出现的,比如应激反应,就是让你的全身特别亢奋,感觉更加敏锐,心跳加快,肌肉力量、骨骼力量加强,这时候必须通过行动来化解。但是人类在30多万年前产生一次心智革命,很多人开始想事,不去做事躺在那里脑袋分析来分析去,带来很大的问题。

其实人类解决这种问题进化出两个策略,斗和逃,打得赢就斗,打不赢就逃。人类有了心智以后还出现第三种策略,第三种策略分成远端、中端和近端。

远端就是价值观念,为什么有些人有伟大的理想,奋斗的目标,他很淡定从容,还有一些有宗教信仰的人不那么激动,这个是远端防疫机制。中端就是亲密关系,爱的感受,生命的价值意义。近端就是情绪调节方法。

积极心理学就是希望把近端、中端、远端都做一遍。ACT是作为一个系统,一次全给你搞定,行为科学家是讲结果,我们理论科学家希望讲机制,一步一步做,从近端到中端再到远端。我们从学生开始,就做一些简单的积极心理操,比如说深呼吸、抚摸自己,拥抱、打球、唱歌跳舞,从这些动作开始,再一步一步上升到价值塑造,意义发现。

总而言之,都是强调行动的科学,很有意义。

张朝阳:不像弗洛伊德分析半天,要采取行动,不采取跟焦虑有关的行动,而采取价值观指向的行动。焦虑是不能解决的,不要解决焦虑。

彭凯平:我们叫适度焦虑,焦虑对于人来讲有保护作用,明天就要考试了,一点都不着急,你肯定考不好。但是又不能太着急,太着急也考不好,适度焦虑中型曲线,最佳的状况是中间。

张朝阳:当然了,也有对于深度病态和一般性不同的处理方法。其实行为心理学尤其是ACT里面包含了Exposure(暴露)疗法。比如说恐高症,把你带到很高的地方往下看,先从三楼再到五楼再到十八楼。

彭凯平:逐渐的行为塑造,他们叫脱敏。

我有一些替代性方法,不用真的经历那些焦虑恐惧的悲惨事故,比如看一些悲剧的小说和电影能体会到当事人深渊冰凉的感觉,人有同理心,为什么足球体育比赛很多人喜欢,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替代体验,人类有很多替代性体验方法,让我们找到快乐生命的意义,战胜焦虑。

我经常讲实在觉得生活无聊,你走一趟坟地,从黑暗中走到光明感觉特别好,走过坟地走过悬崖,走过特别危险的地方,或者看一场比赛,你特别心爱的球队输得一塌糊涂,你活过来以后觉得特别好。

替代性体验是积极心理学家觉得也可以做的事情,不像暴露脱敏疗法有时候太生硬残酷了。怕蛇的人,你非要把一筐蛇扔给他,太可怕了。真的把病人搞出问题来了,吓坏了,不光没有脱敏,反而更加敏感。积极心理学挺好玩的,试图找一些方法让人感觉到自己内在的力量。

屏蔽焦虑情绪

张朝阳:我们之所以焦虑,是因为我们离焦虑太近了被锁住了,现在就要远离它,要深度参与人生、参与生活,去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这个角度也是跟积极心理学一致的。

彭凯平:我有一个理论叫做福流,如果做一件事情能够沉浸其中,物我两忘,酣畅淋漓,如痴如醉,所有焦虑的事情都屏蔽出去了。就像一个人爬山的时候,你真的沉浸在爬山过程中,那个恐惧危险忘掉了,但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么危险。所以人有的时候沉浸其中可以让我们减轻很多的焦虑。问题没有解决,但是已经不在乎了。

张朝阳:不太在乎的过程是脑科学,涉及到Psychology(心理学)和临床Psychology治疗作为感受的一种理论。通过研究大脑物质机理,比如我们的大脑涉及到关于负责推理、记忆联系推理应该是海马区和前额叶,但是我们负责情绪记忆和恐惧焦虑是下丘脑,我们经常建立有一些回路。

彭凯平:脑科学可以帮助心理学家很清晰地掌握物质,比如说什么样的脑区、神经元联系出现。像你刚才谈到的杏仁核,这是人类负面情绪的加工的中心,杏仁核可以调整情绪,这个心理学家已经有证据了。心理学和脑科学的区别在于,一个是研究物质基础,一个是研究物质基础外在的行为表现,我们是研究外在表现。但是把物质基础全搞清楚了,你也不能模拟出来一个人的行为来,这个要靠心理学家。

张朝阳:无论是量子力学还是什么也好无法解释注意力,我关注了什么,突然pay attention to something(关注其他事物),人是主动有一个意识关注了一个东西,这个是解释不了的。

彭凯平:你是搞物理学的,你知道人有一种非凡的才能,我们选择关注想关注的事,就像一个酒会上,大家都在嘻嘻哈哈,声波源对我们的影响都是一样的。但是如果有一个人低声说了一句张朝阳,你会马上关注,很奇怪,你会关注弱的但是对于你有意义的信息,现在为止科学家解释不清楚。

张朝阳:大脑是物质基础,心智是精神。

彭凯平:对,精神需要,甚至现在有人在想,有没有一种可能性,我们没有物质基础的心智叫灵魂,灵魂这个东西真的搞不清楚。如果没有心智就是物质,把所有人类的神经元联系方式都搞出来,是不是会得到一个人脑呢?好像现在也不行。

张朝阳:而且计算机的计算机制跟生物的计算机理也不一样。你会不会觉得人的思考是全身思考,我的很多记忆都来自身上的记忆,如果只是脑袋弄一个计算机不可能。

彭凯平:因为现在大脑的神经元数目比天上银河系的星星还要多。真的搞不清楚,而且有很多的随机性,这个神经元和那个神经元连在一起,不同的时候不同的人不一样,所以很难把脑科学替代神经科学。

但脑科学发现了神经心理机制可以帮助人,比如我知道快乐来自多巴胺、催产素、内啡肽、血清素,想方设法让你做一些激发多巴胺的事情,你不就开心了吗?所以给心理学家一些新的思路和方向。

张朝阳:从脑科学来理解焦虑和恐惧,比如刚才说的下丘脑、杏仁核负责恐惧情绪,认知海马系统和前额叶负责记忆推理,我们很多的恐惧就好像杏仁核的焦虑,像一个哭泣的宝贝一样,经常发出恐惧信号。正常的情况下,因为人类就是在恐惧中长大的,所以说正常的发出恐惧信号,我们认知领域就会接受这个信号,就开始采取行动。

彭凯平:对。

张朝阳:就好像一个火警,如果阈值太低了老是叫唤,正常的情况下马路边上走,它也觉得车要过来把你撞了,就反馈,如果前额叶和海马区对它阈值很低的警报器进行反应,因为曾经看到过被撞的刺激,或者家人出现过什么事,你对被车撞非常恐惧,你的脑丘体特别活跃兴奋。你如果采取解决危险,你就会沿着墙根走了。但大脑会认为,既然上次提醒你有危险已经采取行动了,也许下次提醒你贴着墙根走也危险,这个就放大了。

最后这个人变得连门都不敢出,你在房间里也觉得车要撞你,这就是负反馈。这个治疗方法是继续沿着马路边走,无视这个信号,这样的话就消停了。脑科学的角度来说有一个连接的回路,这个回路就消失了,这涉及到神经可塑性,你关注了就生长了,不关注就消失了。所以说这条回路,你不关注它,不理它就没有营养了,你去做价值观驱动的事情,最后它就消失了。

大脑可重塑

彭凯平:这是心理学过去二十年伟大的进步,从上个世纪40年代开始,心理学家认为神经元的数目和联系是固定的,一出生就带有这么多不能变,那个时候大家就找脑区,学习脑区记忆脑区。

但是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心理学家发现所有的心理活动都是神经元的网络联系,就是刚才说的神经回路,它是可以重新塑造,一个新的经验产生新的神经元网络,神经元网络联系跟用进废退密切相关,老用它就固定了。

张朝阳:就像弹钢琴老去练,太厉害了。

彭凯平:你慢慢地去脱敏、适应和消退,就产生新的神经元网络。你刚才举的例子,旧的神经元网络消退和新的神经元网络的产生,这个就是神经可塑性,发现这个理论的学者后来得了诺奖,是叫做神经元的网络联系在一起,放电在一起,如果我们让它改变放电就改变联系。

张朝阳:放电就是关注和思考,你关注这件事就在放钙离子,在神经元之间的钙离子交替,脑神经生长。所以治疗的方法,你不关注他,不放的时候就不生长了。

彭凯平:我还有一套对付杏仁核亢奋的方法,关键是第一步,只要迈出第一步后面都可以走下去。我发明了一套操,对于杏仁核的控制有一些特别简单的方法,比如吸一口凉气就可以淡定下来,你可以看一些运动员比赛之前都要吸一口气,这样会不紧张不恐惧,可以走出去。

再就是抚摸膻中穴,这是中医的说法,西方人不认可,但是我们发现抚摸这边有作用,还有刚才说的冥想,脑海里关注一件事情,让自己静下心来。其实这些方法都是特别简单易行。走出第一步,后面就是适应、忘却、接纳都没有问题,关键就是第一步怎么迈出来,很多人走不出来第一步。

所以我个人不赞成中国经常说的行百里半九十,走了九十才走一半,我觉得迈出第一步就是走了一半,这就是最难的。

张朝阳:包括涉及到拖延症的一点,任何的行为,你很清晰自己在干吗。一定要相信大脑是可塑的,沉浸在焦虑恐惧一定能走出来,痛苦一定会消失。

彭凯平:积极心理学所做的一切都是给人希望,不是像弗洛伊德说的被过去决定,而是被未来追求召唤,我们讲的都是未来的追求,如果你相信它就去做,你就可以得到结果。如果你相信人完全由过去决定,你就变成过去的俘虏。

张朝阳:哪怕小时候成长经历受到刺激的过程就是脑神经的联络,这些联络真的可以消失,尤其跟情绪联系的回路,最后就改变了,完全不受影响了,而不是好像弗洛伊德说的,小时候发生过什么不可改变。

彭凯平:包括原生家庭,我们现在很多人混的不太好,就老怪自己的父母亲小时候对自己不好,其实都是可以变的。你自己爱你的亲人,你的孩子,你的老公老婆,到爱你自己的爸爸妈妈,你会发现你只有爱他们,小时候所谓的他们对你不爱的经历就忘掉了。

张朝阳:是,比如说我自己经历的一种挫败感,当年的考试挫败感,我管它叫名校综合症。

彭凯平:你不是考上清华了吗。

张朝阳:对,我就是因为上的学校好,所以叫名校综合症,都是因为考试挫败和价值观太窄了。所以引起的挫败感或者是厌学和拖延都是可以彻底改变的,不能老是责备过去,我现在就变成一个非常爱学习的人。

彭凯平:现身说法了。

张朝阳:另外一个话题还是流派的问题,刚才跟您聊在国外在美国,一个是心理学,同时还有临床Clinical Psychology,特别强调心理学的治疗。但是Psychology是爱给你开药,那是医学的,现在中国的问题是什么?临床的心理学没有得到很大的发展。

彭凯平:这就是咱们国家的问题,只有靠药、医生、医院才能解决人类的身心健康问题,其实有很多是不需要吃药也不需要去医院的。

张朝阳:所以我的主张是不吃药,抑郁症也好,焦虑症也好,应激障碍也好,所有的焦虑我是不主张吃药的。我认为吃药,首先从行为心理学治疗角度来讲,吃药本身就是解决行为,反倒是依赖和放大。同时药也有很多的副作用,我认为药不能彻底治愈,除非有很严重的双相情感障碍或者是精神分裂。

彭凯平:是有一些器质性的问题,比如说生理上内分泌系统、大脑结构还有遗传的DNA,这些东西不是靠心理学可以解决的,那个必须得靠手术吃药。

张朝阳:所以你不是主张完全不吃药。

彭凯平:三种情况,你刚才说的情况是长期的病,器质性的还有生物性的,由于内分泌失调这些问题是要吃药的,改变内分泌系统。第三个长期的心理问题找不到原因,吃药恢复到一个状态再去治疗,比如说打人要先安静下来。

张朝阳:轻中度的精神问题不要吃药。

彭凯平:心理问题不要吃药,精神问题要吃药。

张朝阳:心理问题可能是一个思维模式,就是你的关注度,你对某些东西的响应模式加重,某个方面循环思维,进入了循环思维,让某些回路太加重了。这时候如果吃药,可能让你的神经递质更多一点,神经递质被吸收更少一点,让你的头脑不会陷入会通透一些。但是你的思维模式不改,消耗是大量的,药一停又不够了。

彭凯平:你说的太好了,药有一个依赖性,它有适应作用,一开始这么一点点的药可以帮助我安静下来,后来不够了,然后增加药的分量,这个就成为一种不可离开的疾病。药过度都是有问题的。

张朝阳:轻中度的抑郁和焦虑症不要吃药要靠心理咨询,心理咨询在国内真的是发展很弱,是吧?应该发展这个,而且这个是可以彻底治愈的,甚至没有精神病,你掌握心理咨询的技巧,你的人生会更加丰富、健康和幸福。

彭凯平:我始终认为,30%的人看心理医生,70%的人看积极心理学家,大部分的人还是健康的。

张朝阳:好像现在抑郁很流行,我不说得抑郁症就不是一个很有文化水准人的感觉,就感觉不舒服不高兴就要看看医生,医生马上给你开药吃药,这个状况要得到改变,这个太不对了。

企业家应该怎么做?

彭凯平:有一个现象叫做医学院学生综合症,即你读了很多医学书,越看越觉得自己有这个毛病,因为很多的症状带有普遍的适应性,所以千万别变成医学院的学生看谁都有病,这个是不对的,大部分人还是健康的。这次年会是要给企业家讲一讲积极的心理学,你能不能给企业家一些建议,在遇到挫折和磨难不确定的时候,有什么方法帮助到大家?

张朝阳:当然了,这个就涉及到企业方面,尤其是经济下行,要保证好现金流,不要让自己入不敷出了。再一个就是长期主义,现在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在任何一个领域要做到极致才能有竞争力,要坚持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不要被各种风口忽悠了,做到极致后竞争力就出来了。

另外,如何坚持?你要确立一个价值观,你的产品是对社会有意义的。因为你的存在和竞争能够让大家做出更好的产品,你能感到工作的意义,你就会坚持。当然,作为企业给股东带来回报是正常的,但是很多伟大的发明或者优秀的产品都是基于更高的价值观创造一个好的企业。赚钱就是一个附产品,自动赚很多钱。

还有就是敬业精神,哪怕可能处在低谷的时候,我们依然要认为,人生是有意义的。人的高潮和低谷都是自己认为的内心状态,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你要按照你的人生价值观孜孜不倦工作和参与,人一定要搞事情、做事情。

人的产生尤其是过去两百万年,就是在劳动中,我们的前额叶,脑容量扩大了三倍,我们就是劳作的命,没有什么退休的概念,退休只是你从这个工作退休了,但是要开启另外一个工作。无论在任何顺境逆境,勤奋地工作、有价值地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彭凯平:特别好,我简单归纳一下,有三点特别重要:

第一是要行动,人一定要做事情搞事情,一定要把自己动物的本能用到极致,就是要去动,生命在于运动,幸福在于行动。

第二,要有一些超凡脱俗的,与众不同的,因为是企业家,肯定跟一般人的意义不一样,一定要有一个更高的意义感。

第三是一种积极的心态,乐观主义、未来主义、长期主义,同时能够知道如何去调整自己负面的体验,接纳、悦纳,不要太当回事,靠行动化解。

张朝阳:意义里面包含责任,责任是意义很重要的部分。对公司的员工、家庭、社会。

彭凯平:还有一点对于自己的责任,天生我材必有用,你能够成为企业家,本身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选择,你想想中国那么多人想成为企业家,真正能够成为的不多,这就是你对自己的责任。

张朝阳:比如说我自己,教物理就是对自己的责任,我早年是学物理的,当时学得还不错。现在也没有考试和发表论文的压力,完全由好奇心驱使的情况下,如果我这辈子没有把物理搞清楚,让自己探索点兴奋的,对自己没有尽到责任。

彭凯平:亚里士多德说人最大的善就是对自己负责任,你长得很漂亮,你天天搞一个黑布遮起来;你很健康,酗酒、放纵把自己身体搞垮;你很聪明,你不把聪明劲服务社会让别人看得见,显然没有对得起自己。所以我们企业家要对得起自己,好好地生活,好好地做企业家。

张朝阳:每个人把自己的才能发挥出来,发挥到极致,来过好灿烂的一生,参与行动。

彭凯平:这就是幸福的方法。

网友提问环节:

网友:大家谈到焦虑的时候,大部分会联系到年龄,想问一下两位老师应该如何缓解年龄焦虑?

张朝阳:年龄焦虑更具体的话,也是一种生存焦虑,包括情感焦虑,比如女孩觉得自己年龄大了,还没有成家,或者找不到男朋友,觉得自己有点被剩下的感觉,这是一种焦虑。比如说男孩担心年龄大了,我怎么还一无所成,没有车没有房,以后如果没有工作或者还没有做好,一无所成。一个是生存的压力,另外觉得自己这辈子过得很空虚。年龄焦虑还是来自于生存压力和对于自己成就的一种压迫,根源是这个。

彭凯平:朝阳说得特别好,没有所谓的年龄焦虑,其实不同年龄阶段的人焦虑内容是不一样的。和年龄有关,但是年轻的时候可能是情感的焦虑、生存的焦虑,中年的时候可能是意义的焦虑,老年的时候是死亡的焦虑。每个年龄段焦虑内容不一样,统称为年龄焦虑未必准确。

张朝阳:年龄焦虑往往来自于一种peer pressure(同辈压力),好像这个社会认为30岁的时候你就应该干什么,40多岁应该干什么,60多岁就应该退休了,该什么了,有时候很多该的东西,我觉得是不应该的。首先,人生很长,不要被大家认为到什么年龄该干什么事绑架,如果没有干就会有一种巨大的压力,我觉得没有必要,因为每个人的人生是自己主导的。

再一个,你通过积极的心理学,积极的生活,人生非常长,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干很多的事情,不要担心。现在90后都开始焦虑了,我已经这么大了,我什么都没有干,你还早着呢。最重要的不要耽误时间,时间确实过得很快,确立人生价值观,确立一个一百年的价值观。

网友: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有多大?真的需要用一生治愈吗?人有可能通过后天的努力洗去原生家庭的影响吗?

彭凯平:我们不太同意原生家庭对人有一辈子的影响,因为人可以从原生家庭走出来,如何走出来?创建你自己的原生家庭,这就是你和你孩子的关系。当你成为父母的时候,你用爱去支持培养,当你找到新的爱情的时候,你的新感受完全可以重塑原生家庭对于你的影响,它是可以超越和改变的。

第二点,如果太相信原生家庭影响,有一种自我预言的效应,自己觉得会出现就会一定出现。

对自己一种心理暗示,会重新强化原生家庭的影响作用,所以我们应该走出来,应该超越,很多的心理学的证据证明原生家庭影响不是终生的。

张朝阳:首先相信是可以改变最后就可以改变,你一定要相信,这是一个获得诺贝尔奖基因级别研究的结论就是大脑可塑性,如果不认为可塑老是寻找原因就会加重和放大它。

网友:在人际交往中有时候会容易对人产生刻板印象先入为主,两位老师有对别人产生过刻板印象,有被刻板印象伤害过吗?

张朝阳:肯定有不同程度的伤害,包括你对别人的刻板伤害会反作用于你,比如你认为他比你更厉害,见到他就不知所措了。

回到大脑可塑,这种感觉是可以改变的。最重要的是你要无视你某一个认知、印象或某一个环境下某个状态的认知,假设公开演讲曾经出现过一次很强的刺激,一回到那个状态就会手心出汗讲不出话来,这个是可以改变的。

改变不是说努力把稿子背下来,而是在印象在感觉产生的时候,你很紧张,心跳加速,但是依然不理会,可能带来的结局是被解雇,这个单子拿不下来。但是我们的行为心理学的治疗方法,就是接受这个可能性,人生的道路宽广很多条。最后这个印象,这种状态多几次也是一种脱敏过程。

彭凯平:对,有一个心理学教授叫做克劳德·M·斯蒂尔,担任过斯坦福大学、伯克利加州大学、Duke大学副校长到校长,他成名的工作就叫做刻板印象威胁,他就发现如果你相信一个刻板印象,这个刻板印象就对你有影响。

第二个建议,成功是成功之母,很多时候你得把一件事情做好了,粉碎刻板印象,一下子就不信了。

张朝阳:注意力关注到事情本身,而无视你的感受,这个感受是一个附产品,你不用管它,以及这个感受带来脑子里想的各种各样悲惨的结局,你也接受,但是你还是focus你在干嘛,这件事情很重要。你走出来多几次最后就脱敏了,就不再理会了。

网友:事情做得不好,人往往会自责,心理学家讲接纳自己,这具体是什么意思?人要如何接纳自己?

彭凯平:我觉得接纳自己主要是三个很重要的部分,叫做ABC,情感、行为和认知。

一般来讲首先接纳自己要喜欢自己,要爱自己,要看得起自己,情感上不要自卑自厌自惭,如何喜欢自己?每天早上对着镜子笑一笑,把自己打扮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和喜欢自己的人多待在一起就喜欢自己,别和那些说你丑、傻、笨、不敢的人在一起,那叫做PUA,尽量不要跟那些PUA的人待在一起,那种人渣结果让你变得很渣,要和爱你的人喜欢你的人在一起,这个叫做喜欢自己,A。

B,一定要把自己擅长做、喜欢做、做得好的事情做出来,不要做自己不喜欢、勉为其难、伤心痛苦别扭的事情,多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像朝阳一样,他喜欢上物理,管他三七二十一我就讲物理,你们物理老师认为我讲得不好,我自己开心,这个就是要去做。任何时候行动起来特别重要,人一做,迈出第一步,后面百步就跟上了,这个叫做B,behave(行为)。

C,认识自己,我提出来就是三个特别重要的自我认识,我是谁,一定要悦纳我自己的身份,我是女孩子,我要喜欢做女性,我是中国人,我要喜欢做中国人。第二,我有,我有什么特长、优势一定要搞清楚,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好处在什么地方。

我们发现特别可惜的是,大部分的女孩都是下嫁,为什么?本可以嫁给更好的人,但是很多女生知道自己的不好,不知道自己的好,所以怎么办?问你的爸爸妈妈和朋友,他们都知道你的好是在什么地方,多和别人交流分享,多去表扬与自我表扬。中国文化老说批评与自我批评,其实就是PUA,就是心理控制,我希望大家多去欣赏彼此很重要,这个叫做我有。

第三个就是我能,我能做什么很重要,心理学家范杜拉一个很重要的发现,人应该觉得自己有用,天生我材必有用,现在没有用,可能没有遇到好的时机、场景、同伴,所以很多时候只要发现自己能的话就可以。我写了一本书叫《孩子的品格》,专门讲这个问题,台湾把它翻译成《品格优势》,每个人有自己的人格优势,把它做出来肯定会悦纳自己。

张朝阳:一定要为自己感到骄傲,你的经历和背景就是独特的你,一定要骄傲,我就很好。

标签:张朝阳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