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也谈了新思考:马化腾谈的问题百度都有,我们有很多课要补

 邮箱网  0条评论  924次浏览  2023年01月09日 星期一 16:57

分享到: 更多
澎湃新闻
记者/吴雨欣

继腾讯CEO马化腾、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对公司问题进行“把脉”后,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也在2022年12月末的一次内部交流中,指出公司存在的诸多问题。

1月6日,“李彦宏称百度内部腐败问题吓死人”登上微博热搜。媒体报道称,有员工在“简单之约”会议上询问李彦宏是否关注到马化腾的内部讲话,此前马化腾在2022年内部员工大会上,谈及了业务部门改革表面、追求大数字营收、内部贪腐“触目惊心”等问题。

“腾讯的那些问题,百度也都有。”李彦宏回答道,百度集团资深副总裁崔珊珊则补充,反腐的例子百度也经常看到,也是“吓死人”。

“简单之约”是百度每季度的全员会,通过直播的方式,管理层在线解答员工关心的问题,但李彦宏并非次次参加。

从澎湃新闻获悉的一份《简单之约:谈机会谈挑战,新思考新要求》的文字综述内容来看,李彦宏对员工谈要求,重申商业本质,细究收入质量;谈导向,让员工提升认知高度,做市场真正需要的技术。

谈及百度的机会与挑战,李彦宏说,百度在人工智能技术上的投入,让公司逐步看到各种各样的机会。产品也好,功能也好,怎样把技术转化成市场需要的东西是属于百度的机会,但百度对于市场的敏感度是不是最好的,他存疑。“我们还是有很多功课要做、很多课要补。”李彦宏说。

一个明星业务70%多都是转售,和贸易公司有什么区别?

百度的三大增长引擎分别是移动生态、智能云、智能驾驶,李彦宏也一直在多个公开场合谈及百度在研发上的投入。

谈及上述业务,李彦宏说:“百度在第二、第三增长曲线上的投入,不管是在百度收入中的占比、还是利润占比都可能更大一些,我们的研发强度、研发占整个收入的比例是比腾讯高的。我们信这个,虽然也觉得现在亏钱亏得很厉害,但相信未来它会有相应的回报。”

数据显示,百度进入人工智能领域10年,累计研发投入超过1000亿,每年研发占比都超过15%,2021年更是达到23%。

李彦宏谈及其在践行“降本增效”理念的过程中碰到的问题时强调,要重申商业本质,细究收入质量。

“我在10月份总监会上也讲过,很多人对商业的本质理解是不深的。由于我们很多新业务都在亏钱,所以时间长了以后,大家觉得亏钱是理所应当的,不会去想这个业务是再过三年能赚钱、还是再过五年能赚钱、还是再过一百年也不会赚钱。”李彦宏说,新业务在设置OKR的时候,最长的维度是年度,年度OKR里写收入的增长目标是多少。可是这个收入是怎么来的,质量怎么样,即使是很高级别的管理者思考得也不多。

“我们的一个明星业务、一个高增长业务,仔细一看,自研产品只占收入的20%多,70%多的东西都是转售,那你跟贸易公司有什么区别呢?一万多的工程师,研发投入占收入的20%多,有多少人意识到了其实这个收入质量不高?”李彦宏问。

业务如果不看收入,应该看什么?李彦宏的答案是毛利润、运营利润、现金流是更有质量的信息。

李彦宏谈及,百度早年做搜索业务,有一部分收入来自百度联盟,百度联盟的流量是买来的,挣的钱要和流量的伙伴进行分成。因此不管是对整个公司的考核,还是对相应业务负责人的考核,他在谈“收入”时,都叫做revenue net of TAC(Traffic Acquisition Cost,流量获取成本)。对百度而言,减掉买流量成本的收入才更能说明搜索业务的本质。

“但后来做各种各样新业务的时候,大家慢慢忘了,为什么我要做这个新业务,为什么我一年要亏10亿、50亿去做这个东西。gross profit(毛利润)是一个质量高的信息,比它质量更高的是operating profit(运营利润)。短期说‘亏是因为高速成长’是行的,但长期来讲不行,从运营水平上也要有利润,这才是一个好的业务。”李彦宏说。

在直播中,百度集团资深副总裁、负责人力资源工作的崔姗姗表示:“有些年互联网就是这样的,都亏,但是仍然可以被估出值。”

崔姗姗是百度创业元老,被称为“百度七剑客”之一,她在2010年从百度离职,2018年重新回归百度。

李彦宏进一步指出,要看到为什么亏还被估值的背后原因,是因为有一天会赚。“比如像淘宝,不算净利,就看收入,它绝大多数的收入能够转化成它的毛利。”李彦宏说,现金流也很重要,很多to B公司因没有现金流,资金链断裂死掉。

李彦宏也提到员工对业务理解“层层递减”的现象。

“公司要GMV(商品交易总额)我就做GMV,公司要DAU(日活跃用户数量)我就做DAU,公司要收入我就想办法把流水变成收入,有时候我们对于业务的理解变成了层层递减。李彦宏指出,百度的人员层级有五级甚至六级,当任务传到最基层、传到真正干活的一线员工的时候,基层根本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干这个事。

李彦宏向员工提出要求,希望每一级的人都能站在更高的角度去思考。

要做市场真正需要的技术,否则就是自嗨

会上,有员工问,百度的总监经常说“端到端优化”,怎么理解“端到端”,落到具体业务上,怎么做是“真端到端”?

李彦宏解释,这个概念因涉及战略层面的思考和发展理念的问题,确实不好理解,但“端到端”并非放之四海皆准,有公司就非常明确地说做平台,不做端到端,而他本人更相信“横向分工”。另外,业务一定要有足够的规模,“端到端”才是效率最高的。

李彦宏指出,百度每一个业务都不太一样,很难有一个统一的规则,需要发挥大家的分析与判断能力。李彦宏谈及他常见到的员工思维方式:有人要资源的时候说“我们要对标小红书,你看小红书一年要投多少广告费”,但当让他做一个类似小红书的产品,对方又说“哎呀,小红书有一万人在做,我们只有一百人在做,所以我做不到那样子”。

李彦宏强调,希望员工明白公司为什么要做,以及该不该做某件事。

“所有做技术的人,都希望他做的技术能够产生影响力,他做的技术是市场真正需要的技术、是无数人依赖的技术,但是很多时候不管是出于个人能力的局限,还是体制机制的局限,导致这些技术同学做的事其实离市场很远,很多时候是自嗨,自以为做得很不错。”李彦宏说。

首谈chatGPT:把酷技术做成人人需求的产品才是最难的

在人工智能领域,除了AIGC(利用AI技术自动生成内容的生产方式),人工智能问答程序chatGPT也备受关注,不同领域的人都曾向李彦宏提问如何看chatGPT。在简单之约上,李彦宏也首次谈起chatGPT。

据悉,去年11月底,美国人工智能机构 OpenAI 推出的聊天机器人应用chatGPT,在之后的几天chatGPT爆火,人们只需要输入问题,chatGPT就能给出看上去准确且有意义的回答。 

ChatGPT的崛起引发了人们对搜索引擎未来的担忧。2022年12月,谷歌发布“红色代码”,着手进行紧急应对。根据《纽约时报》看到的一份内部记录,谷歌及其母公司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参加了几次围绕谷歌人工智能战略的会议,并指示公司的许多团队重新集中精力解决ChatGPT对其搜索引擎业务构成的威胁。

“无论是AIGC,还是ChatGPT,都是新东西,是AI技术发展到一定地步后产生的新机会,虽然现在这个机会还不是那么清晰。技术能做到这一步了,但是它会变成什么样的产品,这个产品能满足什么样的需求,在这个链条上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一方面,我们很兴奋,另一方面,我们也觉得责任挺大的。作为一个公司、一个商业机构,我们有这么酷的技术,那我们能不能把它变成人人需要的产品?这一步其实才是最难的,也是最伟大、最能够产生影响力的。”李彦宏说。

关于对百度AIGC的期望,李彦宏说:“真正的创新是这个过去没有的技术到底产生了什么样的社会影响,而这个影响一定得通过产品、通过商业化应用才能够产生,这一步其实是最难的,但也是我们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百度一直在向外界展示AIGC能力(人工智能自动生成内容)的想象空间。李彦宏也在多个公开场合提及AIGC。在2022年11月的联想创新科技大会上,李彦宏就表示,在技术层面,AI作画当下非常受关注,它是技术突破的一个代表,方向性改变是,AI从理解语言、理解文字、理解图片和视频,走向了生成内容,这称之为AIGC,即人工智能自动生成内容,是一种“人机共创”新模式。

据悉,目前百度AI创造的数字人度晓晓、希加加等已经具备理解和生成能力,能够自动生成创意作品。百度方面表示,未来,人们可以实现以“十分之一的成本”,以百倍千倍的生产速度,去生成AI原创内容。

标签:百度李彦宏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