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苹果员工回忆录:来自乔布斯的两个字母——OK

 中国邮箱网  0条评论  1771次浏览  2013年04月01日 星期一 08:10

分享到: 更多
以下为 《2 Letters from Steve》一文之翻译,作者为前苹果图形与影像小组工程师David Gelphman。

在Apple工作的十二年里,我从来都没有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与Steve Jobs见面。当然就像所有Apple的员工,我也曾经在Caffé Mac见过Steve,或是在Infinite Loop园区的内庭看到他跟Jony Ive一起散步。当然也有些他会出席的一般会议,不过我并没有跟他有任何直接接触,直到……

2010年三月,正好在iPad公开发表的几个星期前,我有了一个理由去联络Steve。我的一个朋友当时由于肝脏方面的疾病正在垂死边缘,而我正准备去旧金山,趁她还在的时候见她一面,并且与他说些话。她是我在Adobe时的朋友,非常热爱科技。我觉得让他看看iPad多少能疗愈她,而且我也有一台。但是在产品尚未正式发售前,没有Apple管理阶层允许我不能把iPad给任何人看到。

除非Steve允许,我绝对不可能带着iPad去。我知道去问我上层管理链的任何人绝对没有任何希望,我也知道没人会去冒这个险,除非是高阶iOS开发人员提出,这类的要求才会有可能被许可。这种尝试乍看之下根本就是浪费时间,最有可能的回覆就是「不行」,而这大概也是我会收到的答案。根本没人会在意。

所以,我写了一封信给Steve。

    From: David Gelphman <gelphman at apple。com>
    Subject: unusual request
    Date: March 23, 2010 9:04:55 AM PDT
    To: Steve Jobs <sjobs at apple。com>

  Hi,
   Today (Tuesday) I'm visiting a terminally ill friend in the hospital in San Francisco. I've been told that she will likely not survive until this Friday. ​​She had a liver transplant in late February and we all had high hopes but unfortunately she has not recovered.

   Apple has given me carry permission for the [REDACTED] software for the iPad and I take Apple's security very seriously. I was hoping to get permission from you to show her photos on the iPad even though it is not due to be released until April 3rd . Under normal circumstances I would not make such a request, nor would I expect that such a request might possibly be granted.

    Thank you for considering this request.


    今天(星期二)我要去旧金山的医院探望一位身患绝症的朋友。我得知她可能活不过本周五,他在二月下旬接受了肝脏移植,虽然我们都抱着很高的期待,不过不幸地,她的状况并没有回复。

    Apple已经给我携出(某个软件)的iPad版的许可,对于Apple的保密政策我也非常地重视。不过我希望能获得您的许可,让我能在4月3日正式发售之前,用iPad展示照片给她看。在一般状况下,我绝不会提出这种请求,也不会期望这种请求能被允许。

    感谢您能考虑这个请求。

    David Gelphman


Steve_Jobs_at_Apple_iPad_Event.jpg 

有够蠢的,我在最后一刻才想到要这样做,我也根本没期望会有回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事。

不过,在寄出信的三分钟之后,我收到了回信。

    From: Steve Jobs <sjobs at apple。com>
    Subject: Re: unusual request
    Date: March 23, 2010 9:07:04 AM PDT
    To: David Gelphman <gelphman at apple。com>
  
OK


    Sent from my iPhone

用文字根本无法表达我收到这封回信的时候有多高兴。 「OK」这仅仅两个字母,其中所包含的意义真的太多太多了。正如同许多开幕演讲中Steve所说的……

   
“This is why we do what we do”


    「这就是我们为何做这些事的理由。」

而那一天,他愿意让我的朋友被我们所做的事给感动,即使这并不符合规定。在当时,我对Apple的核心产生了许多疑问,而这个小小的交流,大大地清除了我心中的烦恼。

令人失望的是,在我去探望我的朋友的时候,她一直都在昏迷的状态,而iPad也一直放在我的包包里没有拿出来,没有任何人知道我带着一台iPad。她在当天辞世,我非常荣幸能陪她走到最后。当时的场面非常地感人,就如同Steve的那两个字母一样。

CJ R.I.P., SJ R.I.P.
wa+er

文章来源:macx

标签:乔布斯苹果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