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专访扎克伯格:谈谈Facebook第二春

 邮箱网  0条评论  3671次浏览  2013年04月16日 星期二 16:51

分享到: 更多
【中国邮箱网 电子邮件频道】4月15日消息,《财富》杂志记者杰西·亨普尔(Jessi Hempel)近日对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进行了专访,回顾了Facebook的移动战略从最初专注于移动网页到原生应用再到Facebook Home的转型历程。

以下为文章概要:

早在2010年,马克·扎克伯格作出了一个糟糕的决定。他决定不再专门为iPhone、Android、黑莓、诺基亚和微软等设备单独开发应用程序,而是让Facebook工程师们设计一款能够在任意智能手机上使用的Facebook应用。他将未来的赌注押在了移动网页上,认为随着不同的操作系统争夺移动设备控制权,面向单一平台的应用将最终消失,很快人们就将习惯于使用手机浏览移动网站,就像是PC时代那样。

扎克伯格错了。谷歌(微博)Android和苹果iOS很快成为统治性的移动操作系统,而按照扎克伯格的以web为中心的理念开发出的Facebook应用,在两大移动平台上的表现都很糟糕。Facebook的Android和iOS应用漏洞百出、运行缓慢,而且经常崩溃。2011年的一次更新,更是在一个月内在苹果App Store中收获了1.9万个一星评价。“这可能是我们犯过的最大的错误之一,”扎克伯格在Facebook门罗公园总部接受专访时说。

在创立仅6年之后,Facebook--这家曾经引领社交网络风潮的公司--错过了科技行业下一次重大的转型。全球消费者正在抛弃笔记本电脑,转而使用移动设备,下载各种各样专门为小屏幕触摸屏设备设计的应用,在移动的状态中使用应用。(你见过什么人在桌面电脑上玩《愤怒的小鸟》吗?)与此同时,Facebook却只有一名专门从事Phone应用开发的工程师;绝大多数移动团队的成员都在开发移动网页版的Facebook。

在所有硅谷的成功故事背后,都有成千上百家公司由于未能追随下一波大潮而死去。扎克伯格决心不能成为被淘汰的那批人。但为了解决Facebook的移动难题,这个在职业生涯早期获得过巨大成功的天才程序员,必须直面失败的风险,对这家年轻的公司进行架构和文化上的改革--而这些改革常常是与他的直觉相违背的。Facebook不再坚持更快速的开发周期(快速几乎是Facebook的宗教),移动开发者不得不在新版本发布之前再三检查确认。Facebook不再试图凭借一款杀手级产品俘获所有用户的芳心,而是决定选择一个操作系统,尽其所能展示他们在移动方面的真实水平。“我们重建了整个公司的开发流程,”他说。

今年4月初,扎克伯格发布了Facebook Home。这是一种全新的在手机上为消费者提供丰富的Facebook体验的方式。作为转型原生应用战略的一部分,Facebook成功重建了iPhone和Android版应用。Facebook Home则更具野心;这款软件极大地与Android设备相融合,使得Facebook的身影在操作系统中几乎无所不在。甚至在解锁手机之前,首先进入用户眼帘的就是Facebook状态更新、Newsfeed和聊天内容。扎克伯格这一次所压的赌注是,优秀的代码和应用将使得Facebook不需要开发自家的设备或移动平台。

这样做的风险是巨大的。Facebook Home所依赖的平台基础是Android,而Android的拥有者,是Facebook最大的竞争对手谷歌。另一个风险是,Facebook Home忽略了另一个关键的移动平台苹果,而是将资源专注在苹果最大的竞争对手上。Facebook Home还使得Facebook无法获得开发和控制自有操作系统的潜在好处(主要是质量和用户体验方面的好处)。但如果消费者和广告主拥抱这款产品,扎克伯格将有机会向外界证明,他懂得如何重新发明移动体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将重建整个Facebook。

2011年10月份的某一个周五,克里·昂德莱卡(Cory Ondrejka)把他的老板扎克伯格拉到了一边。扎克伯格刚刚结束公司每周的问答会议,并与Facebook首席技术官麦克·斯科罗普夫(Mike Schroepfer)一起走进一间会议室。昂德莱卡开门见山地跟扎克伯格说,“我们需要完全抛弃现有的iOS应用,然后重新开发。”

这是一个大胆的建议,但早在扎克伯格和斯科罗普夫任命昂德莱卡为移动工程团队的主管时,扎克伯格就做好了接受大胆建议的准备。昂德莱卡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武器和系统工程专业,不仅拥有过硬的技术能力,同时也有着丰富的创立公司的经验。昂德莱卡曾说,“一般的Facebook员工要么是刚刚从斯坦福或哈佛大学毕业,要么就是毕业于斯坦福或哈佛,然后去微软工作,接着跳槽去谷歌。”他是虚拟世界游戏《第二人生》的开发商Linden Lab的联合创始人,并曾在唱片公司EMI从事市场营销工作。他后来创办了一家科技公司,该公司于2010年被Facebook收购。

昂德莱卡的建议令扎克伯格非常不安。在Facebook移动用户投诉不断,且投资者对公司移动领域表现持续不满之际,昂德莱卡却提议公司花费一年的宝贵时间进行战略调整。他建议扎克伯格停止改进现有的应用,而是将资源转移至开发原生iOS应用上。如果这一计划成功了,他们就可以着手重新开发Android应用。斯科罗普夫和扎克伯格对昂德莱卡的建议提出了诸多质疑。“重写软件通常都会失败,”昂德莱卡记得扎克伯格曾经如此问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们重新编写iOS应用能够成功?”

面对扎克伯格的质疑,昂德莱卡早已有所准备。他拿出了以往搜集的数据。为了破解“移动难题”,斯科罗普夫曾经组织了一群产品设计师和工程师,探索在移动平台上开发优秀应用的道路。这个小组曾经考虑过进一步执行Facebook现有的策略。Facebook的iPhone和Android 应用均为混合体:它们将移动网页语言分别嵌入到苹果和Android编程代码中。问题是,单独为iOS和Android开发的应用比Facebook的混合体更炫更酷。这个小组考虑了多种其他办法和所有备选方案,但摆在所有人面前的道路很清楚:Facebook不得不从零开始重写所有应用。昂德莱卡计划项目初期专注于重写应用以提升速度和稳定性,但不改变应用的外观感觉和设计。换句话说,Facebook用户将在近一年的时间里继续使用原先的体验糟糕、漏洞百出的应用,直到Facebook完全重写应用的项目完成。“我签字批准了这个项目,”扎克伯格说,“但这个项目与我的直觉是相悖的。”

扎克伯格清楚地知道,Facebook的首要任务是制定出一个成功的无线战略。2011年12月,他对整个公司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将移动工程师引入所有产品团队中。2012年6月,在Facebook的年度全体员工大会上,他在开场演讲中向全体员工宣布,公司最迫切的任务是成为一家移动公司。他告诉所有的Facebook工程师、销售人员、HR和设计师们,他们可以把手中的iPhone折价换成Android设备,以帮助公司执行移动战略。

扎克伯格说到做到。他的办公桌上甚至连计算机显示器都没有。在扎克伯格经常进行产品审核的大型会议室中,同样找不到电脑的踪影。当设计师和工程师前来展示产品时,扎克伯格的第一个问题几乎永远都是,“这个产品在移动设备上看起来如何?”

为了让工程师们更好地理解Facebook的整体战略,昂德莱卡和斯科罗普夫开始将移动开发者整合至所有的产品团队中。在Facebook,开发者可以选择自己想做的项目,但不同的产品小组需要相互竞争以获得心仪的项目。经理们则会在项目报告中评价产品团队的工作做得是否出色。很快,所有的产品团队都意识到,如果他们希望在每周报告中获得称赞,他们首先必须招募移动开发者。

昂德莱卡还为移动产品的开发周期设立了新的规则。在网页版产品的开发中,开发者很容易对产品进行更新和修正,而且速度很快,因此工程师们往往被鼓励大胆创新、快速创新。但移动平台的规则有所不同。比如,作为操作系统拥有者,苹果和谷歌有权对应用的改动进行审批,而审批过程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即使新版应用上线,消费者也需要手动更新,但许多消费者难免会忘记更新应用。如果开发者在移动应用中犯了一个错误,那么修复这个错误就需要很长的时间。类似的错误在网页版上只需几分钟就可以修复,但在移动应用中,用户可能需要等待好几周才能用上修复过的产品。

随着Facebook在移动开发领域越来越熟练,该公司对移动工程师的需求出现了暴涨。最初,这种人才不足的问题令Facebook感到头疼--公司甚至没有人能够搞清楚到底需要哪些移动人才。随后,Facebook进行了几次关键的收购,其中包括收购荷兰设计公司Sofa和由两名前iOS工程师创立的电子书公司Push Pop Press等,提升了公司在移动开发方面的实力。2012年夏季,Facebook开始推行移动平台开发技能培训项目。工程师可以报名参加为期一周的iOS或Android开发课程。许多工程师在结束新手训练营之后就直接转入移动开发培训项目。当然,没有人能够仅凭一周的学习就成为专家,但斯科罗普夫称,通常接受培训的员工都是极其聪明的开发者,只需要接受一周左右的课程学习,就足够派上用场。这些课程每一期学员人数从12个到23个不等,在门罗公园、纽约、西雅图和伦敦办公室均有提供。目前为止,已有约600名工程师参加过该项目。在接受完培训之后,他们就会加入产品团队中,将学到的新技能应用在工作中。

这些努力获得了回报。2012年8月,Facebook发布了新款iPhone应用,运行速度比之前提升了两倍,并在App Store中获得了4至5星的评级。这对于Facebook公司的高管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好消息。这是因为,就在几个月之前,Facebook的上市遭遇了重大挫折:由于纳斯达克股票市场的技术故障,许多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在IPO首日的订单被意外取消或延迟,因而遭受重大损失。Facebook如今的股价约为28.10美元,低于发行价38美元。当我询问扎克伯格IPO如何改变了Facebook时,他表示,”我们从私人公司过渡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与此同时,我们转型成为了一家移动公司,“他说,”转型移动为公司带来的影响,比上市对公司的影响要大10倍。公司过去一年的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那并非是由于上市的缘故。“

在过去几年间,外界时常会有传言称,扎克伯格正在设计一款Facebook手机。这些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因为科技行业领先的巨头们如苹果、谷歌和亚马逊都已经进入硬件领域。扎克伯格也曾考虑过这个想法,但他认为这项业务并不适合Facebook。Facebook拥有10亿用户;如果公司推出一款设备并获得成功,有可能获得3000万用户,而且只是可能而已。扎克伯格说,”我们不能让整个公司围着一款只能服务最多3%客户的产品团团转。“

不过,扎克伯格坚信用户需要在手机上享受更加深度的Facebook体验。在美国地区,Facebook用户将五分之一的手机使用时间分配给了Facebook。因此,扎克伯格开始探索将Facebook与iOS和Android进行深度融合的可能性。由于iOS被苹果牢牢控制,外部开发者在苹果平台上的施展空间非常有限。因此,扎克伯格将注意力转移至Android平台,后者拥有比iOS深度得多的定制机会。在Android上,所有的功能都只是一款应用--即使是短信提醒功能也可以被有创意的软件开发者定制。

去年秋天,扎克伯格召集了一个由设计师和工程师组成的小型团队,以探索Facebook与Android手机深度融合的可能性。”我们希望重新思考一些核心的问题,比如,如果Android系统与Facebook所倡导的以人为中心的理念相融合,现有的系统如何能够变得更好?“他说。到2月份,该团队增长至20个男性成员和4个女性成员,办公地点也搬到了Facebook园区的一间被称为”作战室“的办公室。扎克伯格每周二都会抽出两小时时间参与该团队的讨论。但他还经常会在其他时间出现,通常是在团队即将结束每天工作、准备吃晚餐的时候。

这一切努力的成果就是Facebook Home。用户将从4月12日起可以在Google Play应用商店下载,这款应用还将被预装至HTC First。某些机型的Android设备用户同样可以下载并安装。在未来几个月时间里,Facebook工程师将对该应用进行微调,以适配更多Android机型。

Facebook Home拥有三个主要功能。首先是Cover feed,即用户可以在主屏幕上浏览Facebook最新消息和好友评论。在第二个功能Chatheads中,扎克伯格试图将信息围绕人进行重建。不管用户收到Facebook信息还是普通短信,信息都会出现在屏幕上方,并在旁边展示发送人的头像。用户可以在不离开当前应用的情况下阅读并回复短信。

Facebook Home绝不仅仅是简单的一次新产品发布,更是Facebook打响占领移动网络的战争的号角。有分析人士认为,Facebook Home是对Facebook对谷歌的公开蔑视。这款应用是基于谷歌Android平台开发的,但其目的却是为了留住Facebook的用户。

然而,扎克伯格认为,Home对于谷歌是一件好事。”我认为谷歌在未来一到两年拥有巨大的机遇,它将开始发挥出Android平台开放性的优势,从而提供比iPhone强大得多的功能,“他说。他预计,Facebook Home的优雅设计将导致许多Facebook深度用户抛弃iPhone,转而投入Android设备阵营。

但Facebook Home对于谷歌也有不利之处。谷歌的目标是将用户留在谷歌生态系统中,使用谷歌产品。但Home在Android用户和其他应用之间加入了一层Facebook,同时使得Facebook和短信息更加简洁和易用,而相比之下,为了使用谷歌服务,用户需要首先解锁手机,打开应用列表,然后才能打开Gmail等应用。

考虑到Facebook强大的软件工程实力,Home或其他类似的软件未来可能会完全占领某些Android设备,甚至使用户认不出这款设备搭载的是Android系统--这一切都要感谢谷歌慷慨的开源政策。Facebook就像是寄生在大树上的附生植物,围绕着宿主生长,并与宿主争夺阳光和营养。

在部分发展中国家,让用户能够轻松使用Facebook尤其重要,因为Facebook的下一个十亿用户将来自这些刚刚开始上网的网民。在部分国家,手机上网流量费特别高,而Facebook已经与部分运营商签署合作协议,只要用户购买了安装Home的手机,就可以在一定时间里获得免费流量--因此产生的费用由Facebook支付--并能够浏览网页,或者至少是Facebook的网页。这些用户购买的可能是HTC或三星手机,使用的是Android系统,但他们第一次使用网络的体验将是通过Facebook Home获得的。

如果Facebook Home获得成功,那么它对于苹果同样意义非凡。毕竟,苹果是开创现代智能手机设计的先驱。目前为止,尽管许多厂商如微软和黑莓等,都试图在设计界面上实现重大突破,但还没有一家公司真正做到超越苹果。Facebook Home试图将设计的中心从服务的名称转移至用户所联系的人的头像,并开创平台导航的全新方式。”我们非常愿意在iPhone上推出这些功能,“扎克伯格称。”只是我们目前还不能...”

尽管Facebook Home最初发布时没有广告,但不难想象,Facebook未来可能会在主屏幕上推出Newsfeed广告。扎克伯格称,“绝大多数广告都只是受赞助的内容。我们目前还没有放置任何广告,但未来某一时刻会。”

展望未来,即使是铁杆Facebook粉丝,也可能会对手机中铺天盖地的Facebook元素感到厌烦,或者当消费者学会躲避Facebook的深度整合时,他们可能会转而使用那些自己偏好的应用。再或者,为了成为21世纪的一家伟大的科技公司,Facebook需要再一次重塑自我,并设法开发硬件设备或自己的操作系统--或者两样都需要。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扎克伯格都不会害怕。他已经带领Facebook实现了一次重生,而且他已经向所有人证明,自己是可以做出艰难决策的。

文章来源:腾讯科技

标签:AndroidFacebookiOS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