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lbox创始人:用户对更好的邮件组织工具充满渴望

 中国邮箱网  0条评论  2671次浏览  2013年05月27日 星期一 09:04

分享到: 更多
中国邮箱网讯 5月27日报道,Mailbox联合创始人金特利·安德伍德(Gentry Underwood)上周接受了美国科技博客BusinessInsider的专访。他在采访中谈到了Mailbox是为了满足用户对更好的邮件组织工具的渴望。

他指出,随着Mailbox的问世,我们感觉打开了覆盖更多受众的大门。许多人对使用电子邮件的体验非常沮丧。这是一个我们可以打开的市场,发布的产品可以直接解决这种痛苦。所以说,发现市场和占领市场是不同的。


Mailbox联合创始人金特利·安德伍德

以下为文章概要:

今年1月,一个名为“Mailbox”的电邮管理应用问世,帮助用户有效管理电子邮件。在发布短短37天后,该公司便被云存储服务提供商Dropbox以1亿美元的高价收购。

近日,我们采访了Mailbox联合创始人安德伍德,试图揭开这笔交易的来龙去脉。安德伍德在采访中称,他并不能确定Mailbox是不是值1亿美元,也不愿确认Dropbox是否真的以1亿美元收购了Mailbox。

安德伍德表示,之所以将创立不久的Mailbox出售,是因为他的团队有能力找到另一款适合市场的产品。2010年,安德伍德与另外一个人创立了Orchestra,并获得了5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Orchestra推出过一款待办事项管理应用,虽然最初获得市场积极反响,但由于用户黏性不高,这款产品并未获得成功。

尽管如此,安德伍德仍从这个市场发现了无限商机。Mailbox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在一款深受欢迎的宣传视频的铺垫下,Mailbox应用受到了用户的热烈追捧。Dropbox或许正是看到了它的巨大潜力,才以传闻中的一亿美元高价收购。

安德伍德称,Dropbox的企业文化非常具有包容性,公司创始人德鲁·休斯顿(Drew Houston)的管理十分人性化,与苹果公司截然不同,注重员工的创造力,每个人在那里都会得到信任和尊重。

不过,安德伍德也将Mailbox与Dropbox的结合形容为一段“包办婚姻”:“你与对方仅仅见了两次面,就决定嫁给他,希望能拥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但他说,到目前为止,这段婚姻还算美满。


Mailbox发布37天后即被Dropbox以传闻中的1亿美元收购

以下为此次采访概要:

问:Mailbox确如外界报道的那般,是以1亿美元出售的吗?

答:我不便发表评论。

问:作为一款应用,你觉得Mailbox值1亿美元吗?

答:我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只能告诉你创办Mailbox的故事。

问:好的。Mailbox并不是你的团队推出的第一款应用,对吧?

答:Mailbox的前身Orchestra创立于2010年,我当时是IDEO的设计师,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则供职于苹果公司。我们二人都专注于协作软件的设计工作,这种软件可以帮助人们更高效地合作。我们发现,每个人都将电子邮件当作一种糟糕的待办事项应用。这种看法改变了我们的职业生涯,也让我们的事业实现了一次腾飞。几乎每个人都将他们所要做的任务,放在收件箱中处理。但人们普遍对此感到沮丧,甚至是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我们在2011年9月发布了Orchestra,它的定位是一款分享待办事项应用。我们从多位天使投资人那里融资50万美元。我们在应用商店推出了Orchestra,非常受用户欢迎。

问:它为何会受到用户追捧?

答: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但杰克·多西(Jack Dorsey)无意中发现了这款应用,然后发了一条Twitter消息,说它“在形式和功能上都非常突出”。这条消息引发了连锁反应。先是媒体开始关注,接着苹果公司也对它感兴趣起来。

问:Orchestra缘何失败了?

答:我们发现人们并不长时间使用Orchestra,用户流失率相当高。我们意识到,这种流失率与其他待办事项应用的整体趋势极为吻合。当你有了第一个待办事项应用,就会将所有东西都放进里面,感觉真是太可怕了。但是,没有一个人都做完列表中记录的每一件事情。我们需要从零开始,重新激发人们的渴望。于是,我们想到了一个“梦幻收件箱”的创意,开始在Orchestra上面设计诸如“瞌睡按钮”之类的东西。让一切重新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中,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问:Mailbox就脱胎于这一创意。Mailbox是如何迅速火起来的呢?

答:我们在去年11月至12月间推出了一段宣传Mailbox的视频。我们原本希望在Mailbox登陆应用商店前几周推出这段视频,以激发用户兴趣,帮助推动Mailbox的早期普及率。在视频发布之时,我们的目标是观看次数达到10万次,但在它上线四个小时后,这一目标就实现了。太不可思议了。

问:它为何这般火爆?

答:我们最早只在The Verge、TechCrunch和Cool Hunting等三家网站上投放了这段视频,但它迅速扩展至其他网站。我们给它设定的一个目标是,打造一种独有体验,从情感上激发人们的共鸣,激发他们使用这款应用的渴望,与电子邮件建立一种不同的关系。我们希望通过Mailbox,能够打造一种别给人乱糟糟感觉的体验。

我们研究了其他公司通过视频和商业广告描述产品的做法。很显然,苹果公司非常善于通过产品,讲述一个动人的故事。它在用户情感和产品之间打造了一种直接的、一对一的关系。我认为,人们看到我们的视频,会觉得这就好像与电子邮件建立了一种良好的关系,进而激发他们的渴望。我认为,这款视频火爆的另一个原因是,它是在Mailbox应用发布前推出的,所以,当用户有了那种情绪,肯定想通过它来做一些事情。但他们当时又没办法下载Mailbox,所以说,他们几乎肯定会分享这段视频。

问:这款视频迅速传播时,你们在办公室是怎样的一番感受?

答:对于它的迅速传播,办公室中洋溢着兴奋之情。为了快速处理像发送推送信息之类的任务,Mailbox会通过云端查看用户电子邮件,尽快向手机发布这封邮件的净化版本。电子邮件已经问世30年之久了,运行非常缓慢,且十分沉闷。这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如果电邮应用不可靠,人们将不会再使用。对于此类应用来说,可靠性同速度一样重要。一旦做不到这一点,这将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问:你们让用户排队等待下载Mailbox,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到Dropbox收购Mailbox之时,已有53.8万人正在排队。你对此有何看法?

答:我们参考了其他公司在产品发布以前的做法。我们最初担心,如何在仅仅通过应用传递这种体验的同时,还能控制它的普及率。App Store对应用的发布存在着一些限制。如果我们在App Store上面发布Mailbox,这意味着许多人能下载应用,但当时又不能使用,所以,我们最终想出了这个预订系统的主意。

我们不断获得的一个建议是,优化那些最先使用Mailbox的用户的体验。一旦你能保证他们快乐地使用Mailbox,那么你就能尽快吸引其他人的关注。但你不得不维持这种“秩序”。否则,给人感觉就像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问:虚拟排队似乎是一种营销噱头,难道不是吗?你们真的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

答:虚拟排队是不顾一切地快速实现产品功能与设计的产物。当我们发布Mailbox之时,我们基本上没有时间睡觉。我们当时是这样想的:当人们在排队等待时,苹果公司又是如何做的呢?苹果员工会在周围四处巡视,确保每个人的健康不会出现问题。他们会免费送上水和食物,感谢大家的等待,并鼓励他们坚持下去。我们也试图昼夜不停地呆在社交媒体上面,对大家排队等待以及良好的秩序表示感谢。我们感到筋疲力尽,毕竟我们的团队人数只有15人。

问:你们每天允许多少人下载Mailbox?

答:在Mailbox上线第一天,我们放进去几百人,也有可能一千人。第一周结束时,每天则是1万至2万人。事后看来,这一切看上去就像营销推广活动。但我们这样做,只是为了让人放心使用Mailbox。所以,从品牌的角度看,我们必须向用户展示一种可信度。这意味着,我们必须与用户坦诚相待,让他们明白我们知道的一切,让他们明白我们不能做的事情。我们知道,所有人脑海中可能会浮现这样的疑问——“为了下载Mailbox,我究竟要等待多长时间?”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确没有一个确切答案,因为我们也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来扩大规模。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你前面还排了多少人。所以,我们尝试了各种办法来显示这种数据。这种做法还没有先例。Greylock风险投资人乔什·艾尔曼(Josh Ellman)向我们建议,应该将你后面的人数也显示出来,让你知道自己不是最后一个。

问:你之前不太成功的应用尝试与Mailbox有何不同?

答:创业公司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现适合市场的产品。通过Orchestra,我们发现用户对更好的邮件组织工具充满渴望,但Orchestra并不能满足这种需要。随着Mailbox的问世,我们感觉打开了覆盖更多受众的大门。许多人对使用电子邮件的体验非常沮丧。这是一个我们可以打开的市场,发布的产品可以直接解决这种痛苦。所以说,发现市场和占领市场是不同的。

Mailbox本身是一款市场存活几率最小的产品。但事实证明,电子邮件管理应用有市场,而像Mailbox这样的产品可以服务于这个市场。不过,除非我们能迅速覆盖Gmail之外的电子邮件类型,覆盖iPhone以外的智能手机用户,否则我们就有可能成为一家发现了市场,但却未能占领那一市场的公司。

问:Dropbox创始人德鲁·休斯顿(Drew Houston)曾拒绝了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收购要约,并最终将Dropbox打造成为一家估值达40亿美元的公司,这段经历在业界成为一段美谈。对于德鲁的收购要约,你为何不说“不”,就像他当年拒绝乔布斯一样?

答: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我们当时正准备通过标准的VC渠道融资,而且也能一直以这种模式发展下去。我觉得,我们发现的是一个潜力无限的市场。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取得快速发展?由于面临着强大的竞争对手,我们的时间十分有限。同时,硅谷对人才的争夺也相当惨烈。我们想,如果能在这种环境下获得大笔融资,那就可以解决一个问题。Dropbox的工程师和设计师一个个才华横溢,他们专注于解决与我们一样的问题,并已经掌握了一切必备资源。所以,这是一个战略性决策。

问:为Dropbox工作的感觉如何?对他们的企业文化有何感想?

答:Dropbox是一家快节奏的公司,企业文化非常具有包容性。如果将苹果公司比作一个独裁者,无论做什么事情都独断专行的话,那么Dropbox就是民主派,十分看重公司中每一名员工的才能,那里的每一个人都会得到信任。这种公司管理方式棒极了。Dropbox的企业文化注重公平,相信每一名员工都非常聪明,根本不需要进行微管理。

问:德鲁·休斯顿身上有哪些重要特征?

答:谦逊。无论Dropbox取得了多大的成功,他本人始终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也从不让任何一个机会从手边溜走。在被Dropbox收购两周后,我们将德鲁、阿拉什·费尔多西(Arash Ferdowsi)以及工程部门主管拽到一个房间,介绍了一下人们向我们提供的所有建议。随后,房间陷入了一片寂静。德鲁说,“你要我们做什么呢?怎样做对Mailbox才最好?”正是在那次会面中,我们商定打造一种推动Dropbox不断增长的用户体验,而我的团队则被赋予决策权。

问:所以说,从那一刻,你认定让Dropbox收购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答:基本上是这样吧。这就好像是,两个人仅仅见过两次面,但在天意的安排下最终结婚了,有点像“包办婚姻”,你只能希望以后一切如愿。

文章来源:比特网

标签:MailboxGentryUnderwood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