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运营牌照靴子落地 腾讯京东商城遭阻拦

 中国邮箱网  0条评论  2895次浏览  2013年06月14日 星期五 16:27

分享到: 更多
中国邮箱网讯 6月14日消息,尽管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牌照已经开闸,但想要尝这碗“头啖汤”的民营企业还需与基础运营商进行大量细节上的沟通、确认,因此,虚拟运营商最终推出业务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虚拟运营商牌照“靴子落地”。

5月17日,工信部正式公布了实施时间为两年的《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规定,拥有移动网络的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应在发文之日起15日内,在其公司网站的显著位置向社会公开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接洽部门,并明确与转售企业合作的相关事项。在有转售企业提出合作意向之日起4个月内,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应与2家以上转售企业签署合作协议,并在试点受理期间与2家以上转售企业开展合作。据此,行业分析人士认为这实际传递出一个信号,即:国内首家虚拟运营商最早将于6月启动,最晚也将于10月启动。不过,距离虚拟运营商开始提供服务尚需时日。

一方面是工信部需要批复进程,另一方面三大运营商需要准备相关产品,这标志着内地将正式引入虚拟运营商,民营企业可以通过租用基础电信运营商的网络向消费者提供基础电信服务。

方案墨迹未干,有心尝试的民营企业已经“粮草先行”。本刊记者从相关人士处获悉,迪信通、乐语等传统手机渠道代理商,以及苏宁、国美、京东商城等早就或正在与三大运营商接洽。

2005年,为刺激电信市场竞争,相关监管部门就曾考虑过放开虚拟运营商。此后至今七八年的时间里,虚拟运营商屡屡被提及却始终见风不见雨。此次方案的落地意味着民资进入电信业将进入实质阶段。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牌照已经开闸,但想要尝这碗“头啖汤”的民营企业还需与基础运营商进行大量细节上的沟通、确认,因此,虚拟运营商最终推出业务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方案的樊篱

有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有1100多家移动虚拟运营商,2011年全球移动虚拟运营商用户为1.05亿户,占移动电话用户数的1.8%。基于国外的发展经验,行业分析认为,国内虚拟运营商用户渗透率有望在试点的两年时间内达到1%。按照通信业目前的市场规模,虚拟运营市场可达100亿元以上。

如此诱人的“蛋糕”,加上方案的顺势而出,不少的民营企业都企图先人一步分得一杯羹。不过,想获得“通行证”也许并不如想象的那般容易。

方案规定,申请者须为依法设立的民营公司,其民间资本占公司资本的比例不低于50%,且单一最大股东是民间资本的公司。方案还特别规定,拥有10%以上外资股权的民营企业,将不能申请虚拟运营商牌照,这就把不少为了在海外上市实施过协议控制(VIE)的大型互联网公司拒之门外。这其中就包括获得虚拟运营牌照呼声最高的腾讯公司。而另一家被业界寄予厚望的京东商城也很有可能被拦在政策的红线之外。

京东方面的资料显示,其2011年年初获得俄罗斯投资者数字天空技术、老虎基金等共6家基金和社会知名人士融资共计15亿美元。2013年又完成新一轮约7亿美元的普通股股权融资,一旦上市,外资股权占京东商城的比例绝不可能低于10%。

此外,像微软的Skype亦将被列入“禁行”名单,港澳台企业也不可以获得虚拟运营商的运营资格。

除了资本层面有着诸多限制之外,此次方案中针对办公地点的规定或也将把相当一部分申请者挡在门外。方案规定:“申请者应有固定的办公地点,有与转售业务相适应的营业场所或营销渠道。”

对于这一点,有拟申请企业就表示“看不懂”——不知是否指总部有营业场所即可,还是所有渠道都必须有相应营业场所。目前,很多互联网企业在各地没有分支机构,没有相应的营业场所或营销渠道,主要依靠电商。如果工信部的意思是所有渠道都必须有相应的营业场所,以互联网为战场的企业将很有可能空欢喜一场。

正因为有着诸多的条条框框,因此业内猜测,未来可能只有6家左右民企能获得转售试点牌照。

狼来了的曲折

在业内看来,试点方案的出台是监管层启动电信业新一轮改革的关键环节,从引入民资参与电信竞争的角度上讲,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然而,这一“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规定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2005年,放开虚拟运营商正式被提上台面,由于此后监管层希望通过实施电信重组和发放3G牌照的方式改善市场竞争,开放虚拟运营商一事被搁置。2008年,3G牌照的发放和电信重组在一定程度上平衡了三家电信运营商之间的竞争关系,但并未把内地电信市场的竞争带到一个新的高度。此时发放虚拟运营商牌照也算不上好时机。因此,此事继续被搁置。

2010年,《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电信建设。同一时间,关于开放虚拟运营商政策的呼声开始甚嚣尘上。时任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当时就表示:“现在到了引入虚拟运营商的最佳时机。一方面电信市场之间的竞争趋于同质化和白热化,虚拟运营商可以有效改变竞争状况,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另一方面,通过虚拟运营商引入民营资本是顺应我国经济发展形势的必然要求,对促进电信业转型具有非常积极的推动作用。”但是,始终没有切实可行的政策制度出台。

最后的转机出现在去年6月,工信部出台《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实施意见》,其中明确了“鼓励民间资本开展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试点”。同年7月,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张峰公开表示民资进入电信业的试点方案正在制订之中,有望在近期出台。

正所谓“好事多磨”,去年11月传出三大运营商对试点方案中有关条文存在异议,让业内为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事宜再次捏了一把汗。直到今年1月7日,工信部就《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公开征求意见,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事宜才算是给业内吃了一颗定心丸。

然而,迟到多年的虚拟运营商牌照,在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意义不大,而陈金桥的看法却是“任何时候引入虚拟运营商都有其积极的意义”,他认为民资进入电信业是这场改革的动因,也是其最为积极的一面,中国基础电信服务由央企垄断的局面,或将成为历史。

理想太过丰满

在中国,很多事情都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有观点就认为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发放也大抵如此。

方案规定,虚拟运营商不能自建无线网、核心网、传输网等移动通信网络基础设施,只能向基础电信运营商租用,这就使得虚拟运营商受制于三大电信运营商,地位比较被动。

对三大运营商来说,它们受微信等OTT业务冲击,短信、语音通话量急剧下滑,近年来盈利能力已经走下坡路。2012年,中国移动业绩十年来首次出现下滑,中国电信净利润也下滑了9.5%。尽管中国联通净利润出现了增长,但业界认为这样的增长主要是因为其基数太低。在这样的现实情况之下,三大运营商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支持力度不被业内多数人看好。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就坦言:“工信部的方案实际上是让运营商掌握了主动权,运营商对推虚拟运营(业务)的动力不强,不会急忙推出具体方案。”

截至目前,运营商在虚拟运营商牌照上的表态也颇值得玩味。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虽对虚拟运营商的出现表示有一定压力,但认为该模式能否成功还有待观察。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则直言电信行业出现过多运营商并非好事,无限制发牌照等于重复建设,对社会不利。

此外,三大运营商在基础电信领域深耕细作了多年,其长期积累的品牌优势是新进入的民营资本难以比拟的,因此虚拟运营商想要“蚍蜉撼大树”有巨大难度。

放眼全球,虚拟运营商真正做得风生水起的寥寥无几。据了解,上世纪九十年代,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引入虚拟网络运营商,英国的维京公司甚至跻身英国第五大移动运营商,但其占英国移动通信市场的份额也仅为5%。而在香港地区,润迅通信等多家企业在10多年前就获得了虚拟运营商牌照,但至今也没有站稳脚跟。纵观全球,上千家虚拟运营商中真正成功者凤毛麟角。

这样的残酷现实让业界对虚拟运营业务的态度更趋谨慎,中域电讯市场部门负责人刘东凯就承认:“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什么产品拿出去,什么产品不拿出去,产品如何定价,都需要时间梳理。真正开始运作需要很长时间。”

业界比较一致的观点是:在传统业务难以撼动三大运营商的情况下,虚拟运营商将面临业务创新,开拓细分市场。而未来竞争的焦点将集中在电信增值业务,特别是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新型业务。


文章来源:IT商业新闻网

标签:腾讯虚拟运营商京东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