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CEO佩奇:行业需要更多创新而非竞争

 中国邮箱网  0条评论  2813次浏览  2013年01月18日 星期五 14:44

分享到: 更多

谷歌联合创始人兼CEO拉里-佩奇(腾讯科技配图)

【中国邮箱网 电子邮件频道】北京时间1月1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谷歌联合创始人兼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对科技行业状况发表意见,并指出竞争对手苹果、Facebook等公司,应该将更多的资源用于创新,而非一味地竞争。

在采访中,佩奇指出高新科技公司,应该将工作重点专向创新发明,而非拘泥于现有的产品升级。他表示,目前行业的领导者太过关注竞争。而当被问及苹果已故联合创始人兼前CEO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关于与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的“热核战争”(thermonuclear war)时,佩奇打趣道,“你觉得他们做的如何呢?”

佩奇认为,“高新领域,鲜有通过激烈竞争而应运而生的革命性产品。如果倾其所有,只是为了打击那些做着一样事情的公司,工作时又怎会有兴奋之情?”

在谈到Google X项目时,佩奇表示,这一产品实验室专注于突破与非增量式革新,并质疑苹果这样的科技巨头,坐拥巨大的开发资源而忽视革新研究。

佩奇表示,“你可能会说,苹果只专注于非常非常少的东西,而目前看来似乎也确实合适。但是我觉得这是令人失望的。”他补充道,投资者往往会担心公司把钱扔在了“疯狂的事情”,但是这些事往往是至关重要的。他以YouTube、Chrome浏览器、Android操作系统为例,指出,“如果你不愿意做这些‘疯狂的事情’,那么你很有可能会做一些错误的事。”

在被问及谷歌社交网络Google+的诞生,是否为了与Facebook竞争时,佩奇否认了这一观点,“我并不是这样想的。Facebook在这一领域确实十分强大,但是他们的产品做的并不够好。我们要取得成功,就一定要其他公司失败么?不,我们其实并不这样看。”

以下为采访实录:

问:谷歌一贯能够很好的鼓励员工,以应对来自各方挑战,这一点为什么如此重要?

佩奇:我们认为目前一些公司的运营方式,可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出现严重的偏差。整个科技行业,似乎都将目光锁定在了“竞争”上,就好像我们正在参加一场重要的体育赛事。但实际上,竞争并没有给世界带来什么神奇的产品。每天上班的时候,都要想方设法给那些做着同样的事情的同行们致命一击,会让人感到兴奋么?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公司渐渐地开始走向衰败。

一些公司总在重复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仅仅做部分较小的改变。人们想要把自己的精力,放在那些不太可能失败的事上是很自然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增量式改进一定会被淘汰。这一点在科技领域尤为明显,因为人们都对巨大的革新翘首以盼。

因此我的一部分重要工作,是让人们关注那些非增量的革新。以Gmail为例,作为一家搜索引擎公司,我们却推出了自己的电子邮件服务。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意想不到的飞跃,用户数量得到激增。而如果我们仅仅将目光放在渐进式改进,这样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发生。

问:但是你们还是得不断完善现有的产品,不是么?

佩奇:答案是肯定的。但是每一个N年的开发周期,你还是需要做一些自己认为神奇的事情。我大概可以列出电子邮件方面的10个不足之处,而我也会在脑海里保留很多这样的清单。

问:为什么谷歌设立了Google X这个部门,并且进行如自动驾驶汽车之类的研究?为什么会决定为这样的想法,打造一整个独立的部门?

佩奇:我认为,我们需要在整个业务上,带来突破性的,非增量式的革新。而Google X的设立,能够让研发更独立的进行。

人们总是在争论:我们有钱,有人力,为什么不做更多的东西?你可能会说,苹果只做了很少很少的事情,而他们仍然做得很好。但是我觉得,这很难让人感到满意。我认为有很多的机会,能够让这个世界、让人们的生活更加美好。

在这一方面,谷歌可能做到了0.1%,整个科技行业可能做了1%,也就是说剩下的99%都有待开发。投资者们总是担心,“哦,你们这些家伙把太多的钱,扔在了那些‘疯狂的事’上”。可实际上,无论是YouTube、还是Chrome浏览器、Android操作系统,都曾经很“疯狂”。如果你做的事情并不“疯狂”,那你很有可能没有选对方向。

问:另一方面,枪打出头鸟,敢于做市场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往往会遇到最多的麻烦。以当年的施乐(Xerox) PARC为例,梦幻般的伟大创新,并没有给这家公司本身带来多大帮助。

佩奇:PARC有着巨大的研究组织,并研发了很多知名的现代计算工具,但是很遗憾他们没能够做好商业化。在市场上取得成功,两者需要兼备。以我很倾佩的特斯拉(Tesla)公司为例,他们需要打造了真正具有创造性的汽车,可还得用99%的气力,去搞清楚如何将出色的产品带给市场和消费者。

我在成长过程中,曾经希望成为一个发明家。但是后来我意识到,像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一样的发明家,并没能取得太大的影响力,因为他们没有能够将发明转化为业务。

问:看上去,有类似野心的人并不多,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佩奇:登月可不是容易事,我们不会去教别人正确认识这些困难的项目。应该去学校,去学习那些我该去研究的技术项目么?不,你需要广泛的技术教育,以及对组织和企业管理的了解。而这些方面,学校可不会发学位证。我们的系统以特有的方式培训员工,但是并不会去选择那些所谓合适的项目。

问:我知道,你和谷歌另一个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思考这些挑战。2002年,我对你俩进行了采访,你似乎给我透露了Google Glass的信息。

佩奇:为什么不这样呢?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实现它!这就好像自动驾驶汽车。早在14年前,我还在斯坦福上学的时候,就很想实现这个想法。唯一的改变是,现在我们有胆量,将曾经异想天开的想法,变成现实。

问:除了Google X项目,还有什么让你花了不少时间?

佩奇:我投入很大的经历,努力确保我们的核心产品拥有伟大的用户体验。无论是Chrome浏览器、搜索引擎、还是Gmail服务,这都是Google的业务,它们有着一致的外观和使用体验。用50种不同的方法来分享,实在不是个好主意,我们需要把功能、产品整合起来。

问:谷歌目前给人的印象,是一家强大到有些吓人的公司,想要实现大的改变是不是更难?

佩奇:的确如此,但是事情也有好的一面,10亿人在使用我们的产品。

问:但是你觉得自己有充分的解释自己一些工作的意图?就以谷歌图书搜索为例,虽然这样的搜索方式在你看来非常和谐,但却引来了不少反对和诉讼。

佩奇:这当然不是愉快的经历。但是能举个例子,告诉我哪个公司因为面对诉讼,而最终走向失败么?我想不到任何前车之鉴。公司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他们做了错的事情,或者没有野心,而并非因为面临诉讼或竞争。

问: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在世的时候,非常具有竞争性,并且说愿意与Android打一场“热核战争”(go to thermonuclear war)。

佩奇:结果又怎样呢?

问:你认为Android在市场的巨大领先优势,是决定性的么?

佩奇:Android的成功,让我们感到激动。

问:在2005年,收购安迪·鲁宾(Andy Rubin)的这家小公司时,你们有没有预见到今天的成功?

佩奇:我们能够很好的判断什么是可行的,而并不受到当时状态的阻碍。我们在买Android的时候,很明显当时的移动操作系统非常差——人们甚至都不能写软件。而现在,情况已经非常不同。对Android的投注,也是一个长期的投资,而我们相信事情会变得更好。

问:不少人觉得,谷歌推出自己的社交网络,是出于与对手Facebook竞争,是不是这样呢?

佩奇:我并不认同,我们考虑了用户分享信息方式、表达身份等实际问题。这一领域Facebook确实做得很强大,不过他们的产品却十分糟糕。我们要取得成功,就意味着其他的公司必须要失败么?不,我们做的其实并不一样。我认为,这一领域只能一家公司度大,实在是有些牵强。我们在进军搜索市场的时候,人们常说,“你们这些家伙会失败的,已经有了5家搜索公司。”而我们则说。“我们是一家搜索引擎公司,但是我们在做一些不同的事情。”我现在认为,仍然如此。

问:你对Google+评价如何?

佩奇:我对这款产品的进展感到高兴,并且正在开发一些很酷的功能。这些功能中,有不少已经被竞争对手抄走了,所以说,我们的工作做的确实不错。

问:相比苹果的iOS,Android有着更开放平台的,而你们也一直以此为傲。在iOS 6移除了谷歌地图,推出苹果地图后,这一点变的尤其明显。是苹果的这一决定,让你开始了对开放的这些承诺么?

佩奇:我不想谈合作关系。我们在地图方面,投入了很多的时间和心血。能够得到人们的认可,我们感到十分欣慰,而现在显然赞美之词变的更多了。

你可以全世界最好的地图,但是如果没人用还是不行。我们的理念是,将产品呈递给尽量多的人。不过在目前这个时代,这并不容易。我们的网站已经很好了,也可以快速的将优质产品交付给用户。现在一些公司努力将自己的东西独立出来,我觉得这有损整体的创新节奏。

问:在购买了摩托罗拉移动的产品组合之后,谷歌也遇到了不少在专利方面的问题。

佩奇:我们也够买了这个公司。

问:没错,但是从那以后,摩托罗拉仅仅是对现有生产线上的产品,进行了较小的更新。我不知道你们的几乎是什么。谷歌会在摩托罗拉的业务方面,保持一贯的革新态度么?

佩奇:正如我们在收购摩托罗拉时所说的,我们会独立运营这部分业务,而丹尼斯·伍德赛德( Dennis Woodside)负责这一部分。不过我们想要摩托罗拉做的,与丹尼斯想要做的其实不谋而合。硬件方面还有很多创新的空间,比如现在的手机玻璃还是很脆弱,人们总是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摔坏。5年至10年后,这一状况将会有所改变,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

问:人们访问谷歌的主页,都能看到一个链接,反对国际电信联盟(ITU)一项可能影响互联网公开的提议。去年,实际上也出现了有争议的SOPA法案,可你们当时并没有在Google.com上进行反对,为什么现在要这样做?

佩奇:这考虑到了我们的历史。当我们开始谷歌的时候,所做的事情是否会摆脱监管,其实并不明晰。记得那时候,人们会觉得,在计算机内存中拷贝一个文件,都涉嫌侵犯版权。我们那时候把整个网络都搬到了自己的服务器上,所以如果以前的设想是真的,那就是搜索引擎说再见的时候了。

互联网对整个社会有着重要作用,而在未来的10至20年时间里,我们如果回头看,会发现也许我们距离监管只有1毫米。

问:我猜,与监管机构沟通,不是你们喜欢的事情。

佩奇:我喜欢和所有人说话,但是我的确认为,目前互联网比以往受到了更多的攻击。由于中东问题,政府都开始对互联网产生了恐惧。因此他们对我所说的商业利益并不感冒,而是希望限制民众自由。但是他们已经看到了网民们的反应,但是人们对SOPA提案反应强烈。我认为政府如果限制用户自由,只能给自己惹来麻烦。
问:你们将如何保持谷歌的企业文化,毕竟已经发展成了一家巨大的公司。

佩奇:依照员工数量统计,我们是一家中等规模的企业。我们有成千上万的员工,而有的公司员工则上百万。以100为一个因子,那么想象一下,我们有100倍之大,可以做什么?

问:你们每周的TGIF会议,员工可以向你和其他高管提问,可以面对面,也可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在你们不断成长壮大的过程中,这样的亲密感如何保持?

佩奇:事情都是可伸缩的。不过我们确实是要注意时区的影响,毕竟已经扩展到了很多不同的地方。这个问题需要一个巨大的空间反射镜,把整个地球同时照亮,不过我们实在是很难做到。因此我们在亚洲的TGIF会议为周四,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周中进行参与了。我们目前的规模来看,一切还进展得不错,而如果能够达到百万规模,仍然也会一样。

问:等等,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提到谷歌可能成为百万员工公司了吧?

佩奇:沃尔玛不是也有百万员工么?好吧,也许对于我们来说,百万员工没有那么重要,但是我确实希望公司能够扩展到类似的规模。我们能有更多的人才,而且仍然创造力十足。这对我们来说非常好。如果能够成为一家大公司,我很想看到做出更多的东西——不是别人做过的事情,而是走自己的新路。

文章转自:腾讯科技 (酷邮差)

标签:gmailgoogleGoogle+AndroidChromeFacebook佩奇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