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总裁张亚勤:AI将成核心竞争力 在多个领域打造新百度

 中国邮箱网  0条评论  1331次浏览  2016年11月21日 星期一 20:03

分享到: 更多
中国邮箱网讯 11月21日消息,百度总裁张亚勤在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有两件重要的事。一是代表百度和南方航空集团达成战略合作,二是试乘了百度无人车。


在试乘过后,他告诉新浪科技,比之前预想的实现速度要快,而且从安全性和灵敏性上来看,百度无人车表现都很好,在完全自动驾驶级别,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

同时,张亚勤也认为这是百度在人工智能大核心下自然而然的结果之一,这位百度总裁表示基于百度掌握的大数据、云计算和深度学习算法,把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各种具体场景下只是时间问题。

今年10月,张亚勤和还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一起推出了“百度医疗大脑”,正式将人工智能带到了医疗领域,并通过机器学习,来提升医患沟通的效率,以及帮助更多基层医生快速学习顶级医生的知识经验。

张亚勤表示,在医疗领域应用人工智能,不仅是基于团队兴趣,也是业务需要和用户需求。此前,在医疗问诊领域,百度通过“百度医生”完成了数据搜集和积累,现在到了推出的时候。

同样在数据满足之后可以推出“XX大脑”的领域还有很多。张亚勤称,目前百度在云计算、深度学习算法和大数据方面的能力,能够在医疗、金融、教育等领域都推出人工智能大脑。

这位百度总裁认为在人工智能方面,百度拥有基于“云计算”的核心竞争力,并且今年还会把云服务大规模推广出去,“这是百度下面这几年主要的业务和增长点之一。”

张亚勤认为,在人工智能技术上的基础和实力,百度可以在多个领域打造出多个新百度。“我们的增长点,除了搜索,链接服务,还有4个增长点,一个是云,一个是车,一个是国际,一个是垂直业务,比如金融、医疗、教育等这几个大的增长点。而且这里面核心的东西还是技术。所有差异化还是靠AI的技术,大数据分析技术。如果我们能很好的执行,我想每个领域都有可能打造一个新百度。”

当然,他还向新浪科技谈到了百度国际化方面的经验,以及为何布局巴西的原因。而且张亚勤还认为,随着互联网发展进入人工智能的比拼,中国有弯道超车的机会,他认为中国公司在竞争方面享有优势,过往在PC互联网以来的格局会被打破。

值得一提的是,张亚勤还向新浪科技分享了对新业务和创新事务管理的经验,以下为新浪科技专访百度总裁张亚勤的对话实录:

图为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和百度总裁张亚勤图为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和百度总裁张亚勤
新浪科技:您今天去试乘了无人车,感受如何?

张亚勤:今天下雨还有雾,自然情况不是很好,但乌镇上车也比较少,在这个环境下,我觉得还是很有价值的,不过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所以最终阀值,以及对系统的灵敏性控制的严格一些。

新浪科技:之前有想过这么快就坐上无人车吗?

张亚勤:这个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这也是机器学习的好处,机器学习一个车所收集的数据,你所学到的决策,它马上可以大规模复制,所以这个是相乘的效果,不是一个复制给多少个,它是这个一乘复制所有人。

比如说我有一百辆车,每辆车收集的东西是不一样的,然后它是集合效应,然后“啪”就放到了一百多个车哪里,一百个车同时进行收集数据,进行离线的训练,等于说IQ马上是相乘的。

新浪科技:很快能成一个老司机。

张亚勤:对。就像AlphaGo,它提高速度很快,它两个机器,百度无人车更多,两个机器互相对抗训练,等于左手打右手,一直不会休息。人的话,还要去琢磨还要休息,你水平高了另外一个水平不一定高,这个还是挺神奇的。

无人车来讲,包括上面的激光雷达,今天看到有3个十六线的激光雷达,扫盲区用的。这个是人工智能去挑战的东西,有视觉、有语音、有各种目标、有决策,以及行为规划,数据量其实很大,而且容错率很低。刚才我演讲里也谈到,自动驾驶等级里,L4和L3的区别是,L4的容错率基本是0。L3是一个有限的有条件下的一个自动驾驶的。L4的话,它在以后相当于美国的高速公路,你都可以无人驾驶。到了城区可能有问题,因为有行人的情况,会比较复杂一些。

新浪科技:除了无人车,上一次您和吴恩达博士一起发布了百度医疗大脑。那么下一步的话,在哪一些领域它可能推出类似人工智能的大脑,是按什么节奏,先后顺序是什么样的?

张亚勤:现在人工智能大脑有四个模块,先看这几个功能模块比较成熟的,一个是语音和图像,还有一些视频;还有一个是自然语言对话;还有一个叫做用户画像。这4个东西就是基本的功能模块,但是还有一些新东西不断开发出来,这些东西的组合可以用到不同的场景里面去。比如说度秘就是一个应用。我刚才也说了一下,度秘用语音功能里面去,然后像医疗也是利用知识图谱,包括对知识的理解、对话的逻辑、对自然语言的理解。所以有这样的场景都可以被克服。

里面的原因和逻辑是,机器可以很快把目前的资料都读了,人读则很慢,机器自己去读文献、去读病人病历,全部都读下来,它可以去查各种资料,就像AlphaGo,它基本上把棋谱都读了,读了之后还可以理解它,也可以结构化,把这种模型和模式找出来,任何有这样的东西,都可以用。

那医疗大脑来说,你比如说医生和病人交互,有很深的专业性,但专业性对于人工智能是一个好事,越专业说明这个数据越可模型化、更模式化,越容易找到里面的标签。

第二点就是自然对话的过程,其实人和对话的效率并不是很高,你可以问很多重复的问题,问了问题之后,他答的可能未必是医生有用的信息,这个对话会消耗很长的时间。如果用机器和人对话的时候,你会发现,机器如果发现是废话,就会跳过去。第二点把流程减到最低,因为至少把医生的时间省出来了,然后最后等医生看到这个机器结果,就知道大致是怎么回事。

然后好处就是说,你做的越多,机器就能做得越好。你看我们系统里面,病人和医生也有对话,它可以学习怎么对话,然后把很多东西综合起来,然后越来越好。

这些东西其实对于基层医生很有好处,因为可能这些医生的水平比较低,但他们学到的是专业医生的三甲医院顶级医生的知识。而对这个顶级医生的话,现在是辅助诊断治疗的功能,给作出最后诊断。最后这个诊断信息又可以反馈给基层医生用。这种自我学习、自我完善、自我提高的过程非常好。

现在问诊,我们有一个数据在做这件事。当数据多的时候,可以分成不同的病理种类,比如说这里面有肺病、有高血压、心脏病、冠心病这类型的,有人可能是偏癌的这种东西越垂直数据越多越精确,我想这种东西数据越多,这些是一个方向。

新浪科技:做医疗大脑是因为刚性需求,还是因为说您和吴恩达教授这边兴趣比较大、比较愿意做这个?

张亚勤:这也是个需求。因为我们做“百度医生”快两年。其实我们从一开始就希望做这件事,但刚开始没有那么多数据。刚开始通过挂号、问诊、咨询可以把这些数据收集起来。同时这里面我们也建立一些数据的模型,比如数据挖掘,更多像专家系统类似那样的东西,现在数据到了一定程度可以做深度学习了,否则你这个没法做深度学习,我们现在用贝叶斯用了各种不同的统计模型,也是人工智能,不是深度学习的,多层次的网络。

现在的话,因为吴恩达原来那个团队,他们一直在做这件事,在美国也好、在国内也好,大数据的团队做类似的事情,一直在合作。从开始的产品,更多是研究,到一定程度研究做的相对可以使用,放到产品里面,现在还在不断改进。下面你会看到我们应用到教育方面,里面也会谈到怎么用人工智能的方式,帮助教学,个性化的路径、知识图谱讲这些东西。

新浪科技:总之已经有了大脑,然后百度又有数据方面的资源?

张亚勤:对,以后你可以看到我们有一个最底层的支持,是百度云。目前大脑里面有硬件的基础设施了,有很多算法。然后再上面我们会有各种不同的垂直的应用,比如说教育。

大脑方面,有一个百度教育大脑、医疗大脑,各种大脑,各方面都会用。其中应用到风控,就是金融大脑。风控是一个特别典型的对于信用的分析,这是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长处。

新浪科技:另外今年您分管的百度地图,在国际化业务方面推进很快,背后原因是什么?

张亚勤:对我们来讲,国际化业务有几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要满足一些刚需,看到百度地图在中国国内体验的很好,很多人在使用。到国外之后,发现没法用,打开这个地图没有数据,这是解决急需的需求。所以对我们来讲,很多国家的数据,我们都是用的开放数据,这些数据质量现在还不够高,定位不够准,所以我们在一些华人出行比较多的地方,我们在把这个数据变得更精准。包括像日本、东南亚包括像澳洲,即我们出行最多的地方。因为这个东西很重要,一个是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定位、可以导航,上面有很多商业的数据,你可以找中国餐馆。可以去买免税商品,你可以叫懂华语的车,加上机器翻译里还有翻译,这个东西我觉得现在每年有将近2亿出行的人次,在2016年是2亿出行人次,所以我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需求。另外我们国际化移动化的矩阵,这个发展相当快,目前已经到了三亿的月活,也有很好的商业模式。所以国际化的团队做的是不错的。

新浪科技:国际化为什么选巴西?

张亚勤:当时选择这个国家的时候,就是希望选一个体量比较大的,一个是移动化程度相对比较高的,移动互联处于快要爆发的国家,当时对巴西是这么一个判断。

但是巴西经济很差,所以我们现在在巴西也是布局阶段。比如当时买的那个巴西公司,现在占70%的市场份额,当时是30%。

巴西也是过了补贴的阶段,现在也是用产品体验来赢得市场。整个O2O领域都是,以前都是粗放式的,靠流量、靠补贴、靠烧钱经济,但现在都过去了。

其实也是我们最近传递的一个主要声音。为什么Robin讲移动互联的红利,当然这个领域还会稳步的发展,但是过去我砸钱给用户,靠流量这种已经都过去了。智能手机,光靠流量和用户的增长是不够的。现在回归到技术,回归到真正把产品做好,所以百度世界大会主线要谈人工智能,要谈技术作为核心。

新浪科技:今年百度也格外强调云计算的能力,您怎么看?

张亚勤:原来我们等于分成两个,一个是百度云盘,更多是个人,是C端业务。另一个是B端的。

我们做云的话,因为百度本身是一个云公司,我们本身就出生在云上。但是做2B端的公有云,是最近一年多不到两年的时间才开始的。

为什么这么晚才做呢?主要就是云在早期刚刚开始的时候,前面几年更多的还是做基础设施,靠计算、靠重组、靠网络、靠数据库,靠基础的设施。这些方面含金量没有那么大,我们这些都有。现在云也在发生变化,也在往上面走,包括Facebook,包括SASS,我们基础设施方面本身就有优势,支持搜索,支持视频,支持这样的业务,本身已经是云文化了。

另外一点,现在B端提供的IS,还要提供更多的技术含量的东西,所以我们现在为什么说我们的云是大数据和AI三位一体的。我们提供的包括AI的平台,像paddlepaddle、百度大脑这些东西,我们都会放在云上面去,云识别,头像识别,云处理,用户的画像,还有商业的逻辑,支持拓扑,全部放在云上面。这个时候我们就有优势了。

做一件事我们到底有什么核心优势?这个地方就是优势。今年会大规模去把云服务推出去,这是百度下面这几年主要的业务和增长点之一。我在世界大会也谈过,我们的增长点,除了搜索,链接服务,还有4个增长点,一个是云,一个是车,一个是国际,一个是垂直业务,比如金融、医疗、教育等这几个大的增长点。而且这里面核心的东西还是技术。刚才我讲,所有差异化还是靠AI的技术,大数据分析技术。如果我们能很好的执行,我想每个领域都有可能打造一个新百度。

新浪科技:在美国大选后,Robin还专门发帖说中国的机会来了。那在人工智能时代,中国有无弯道超车的机会?

张亚勤:如果你看一下PC时代,包括在PC互联网时代,中国公司基本上是跟随的。到了移动互联时代,过去的五年六年,中国互联网公司忽然就发展起来了。

为什么?因为体量大,应用到了很多新的场景,更多本地化,基本上还是靠用户、靠流量,也有一些创新的服务,本身并不靠很多技术的优势。到了人工智能时代的话,刚才我讲的那些红利消失之后,我觉得是中国的机会。

为什么呢?你看人工智能三要素,一个是算法,一个是计算能力,一个是数据。从算法来讲,目前大家差不多,和国外基本上同一起跑线上。比如说现在机器学习的算法,我们百度做的,和微软做的,和Facebook做的,和Google做的,我觉得大家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都是同样一个水准。

国内则是我们做得最好,我不能讲比他们做得好,但是我想也不差,基本上在同样一个level上。但是真正让AI起作用的,真正创新的是三个的结合,是数据和运算能力。运算能力我们相当强,刚才也说了,几十万台服务器,最大的云联网络,GPU、CPU集群。我觉得我们这个是强的,至少也和国际企业有竞争力。

但最重要的还是数据,比如用户的行为数据,包括搜索数据,交易数据,这些知识图谱,每个地方是不一样的。这么多年我们收集这么多数据,在中国一定是有优势的。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代,而且这些数据本身慢慢映射到别的区域,类似的区域。所以我不能讲我们在美国比微软,Google,Facebook有优势,但是在很多别的地方也许我们更有优势,比如说东南亚,比如说到一些发展中国家,我们中国不会比美国互联网企业像PC时代那样。

而且还有一点,我其实说过,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这么多年竞争十分激烈,知道怎么竞争,竞争的程度其实远远超过美国,这个也很重要。我们在国内充分竞争之后,出去之后都能打仗了。

所以靠我们技术,靠数据,靠大家这种狼性,中国是有希望。而且你看人工智能,有一个数据,华人在人工智能算法理论技术方面是第一。前面好几位都是华人,这个也很重要,对于中国成为时代的领先者。有些华人可能未必都到中国的公司,没有关系。因为他也贡献力量。

不过对特朗普当选和具体施政,这些东西现在很难判断。因为刚开始竞选和真正的施政方针还是有一点差距的。如果按照他当时竞选承诺的话,我觉得美国是大的退步。包括大选、种族主义这些,国家在封闭,这其实和美国这么多年繁荣的原因是完全180度。

我不认为他讲那些东西他会去实施,第二点我想他想实施,也实施不下去,因为还有国会,包括共和党,对他的政见也不认同。

特普朗是一个生意人,是一个buissnessman,是一个商人,我认为他做的事一定要符合一个是国家利益,一个是符合大的趋势。大的趋势是全球化。是人才的流动。

我认为,实在不行美国四年后再把他选下去。所以我不知道,这个有不确定性。但总而言之我认为长期还是靠技术,靠企业的发展,政治的力量是有限的。

新浪科技:您现在百度负责很多的业务,有没有工作权重的划分,或者您自己有没有兴趣和偏好的方面?

张亚勤:一切以公司利益为重。

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产品技术方面的东西,对营收想得少一点。还是偏多产品和技术。当然每个业务都有商业模式,我认为商业模式本身也很有意思,但比如具体签合同,这些也不是我的兴趣,这些可以做的人多得很。最重要的我还是想一些趋势性的东西,产品的东西,包括技术方面的东西。

新浪科技:还负责了很多创新业务,百度内部或者您自己怎么帮助他们从0到1或者1到100?

张亚勤:靠他们,所以一定要找到最厉害的人。有的时候必须要认识到一点,个人的智商也好,还有你的能力也好,宽度都是有限的。

你可以提供一些建议,一个是产业变化得更快,一个是复杂,那么多的行业,很多是面向消费者,面向小孩的,我不可能都懂,我希望能找到正确的人,给他们赋能,有的时候可能根据我的想法,观察我的经验,给他们一些意见,最终他们要做决定。我要每天做决定,那我太累了。






文章来源:新浪科技

标签:百度张亚勤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