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 主创团队价格天价,整个视频行业受害

 中国邮箱网  0条评论  910次浏览  2016年12月09日 星期五 21:03

分享到: 更多
中国邮箱网讯 12月9日消息,中国网络音视频领域内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国家级年度行业盛会“第四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在成都召开,此次大会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以及四川省人民政府指导,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主办,以“洞见新视听”为主题,全面梳理产业现状及发展趋势、展示行业年度成果,被业界视为网络视听行业的年度“风向标”。


当日上午,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在网络视听大会主论坛发表主题演讲,他认为,技术进步,市场竞争,原则与价值观,三大要素促进视频娱乐业持续发展。

这也是再次复出的张朝阳首次向行业全面、系统地阐述他对互联网视频行业的想法。他表示,现在去歌剧院是小众,以后看电影也将是小众,看好视频行业的长期发展。虽然搜狐投《煎饼侠》获得了成功,但搜狐不会做电影,而将专注做视频。

张朝阳也提及视频行业当中,规则、价值观的重要性。他将盗版、视频网站流量数据造假及资本追逐、竞争对手挖角导致主创团队价格天价等敏感问题视为困扰行业的“恶”,认为在丛林法则下,如果大家都不遵守合约,最后会影响整个视频内容行业的发展。

“中国很多违约金的处罚不具备力度,太少了,导致演员就不演了,被挖走了。这又是一种丛林法则,如果大家都不遵守合约,最后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呢?资本全部涌向一个地方——主创、演员团队。”张朝阳说,“现在很多一线、二线、三线、八线演员收入高的离谱。主创、演员团队的价格天价,我们整个视频行业受害。”

张朝阳也在演讲中提及直播。据搜狐内部人士表示,张朝阳大约在两个月前,在搜狐旗下的千帆直播做直播,每天早上9点-10点教授英语。千帆直播属于56网旗下,2015年10月上线后一直比较低调,似乎独身于直播的千团大战之外。2014年10月31号,搜狐宣布收购56网。

近年以来,随着原搜狐联席总裁兼COO王昕、原搜狐高级副总裁方刚、原畅游CEO王滔、原搜狐视频总裁刘春、原搜狐移动视频总经理曾雄杰等大将的离开,张朝阳重出江湖,开始掌控包括畅游、搜狐视频、搜狐移动端在内的多个部门。

这背后是搜狐作为中国互联网元老,在掌握巨大资源与先机的背景下,连续错过微博、手游等风口,仅有搜狐视频可圈可点,被逐渐落到二线公司的尴尬处境。

据搜狐2016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搜狐包含“品牌广告、搜索及搜索关联业务收入”的在线广告营收为2.62亿美元,同比下滑13%;在线游戏营收9900万美元,同比下滑35%;品牌广告营收为1.11亿美元,同比下滑27%;搜索及搜索相关营收为1.51亿美元,同比增长2%。

张朝阳曾在电话会议中表示,搜狐视频未来在内容采购上的成本将会下降,与此同时,投出产出比更好的自制剧数量将会翻倍。在搜狐媒体平台上,移动端的广告贡献已经超过了50%。

视频业务的烧钱趋势已经开始好转,移动端广告收入的占比正在增加,这些或许可被视为张朝阳重新出山较为正面的基础。未来,搜狐能否在巨头林立的互联网的下半场,重新寻回往日光辉?张朝阳似乎将战略重点放在了视频内容行业。

以下是张朝阳的演讲全文:

技术进步,市场竞争,原则与价值观,三要素促进视频娱乐业持续发展

大家好。首先祝贺第四届网络视听大会的召开,也感谢田部长、罗司长、周结等等领导们的支持和努力,使得这个大会越办越好。我是第一届和第二届都来了,上一届没来,这次又来了,非常高兴。

当然搜狐视频最近有什么新的进展呢?可能大家都知道我们在内容的创作方面有一些进展,比如说可能大家都在看的《法医秦明》,以及我们一系列自制剧的一些初步成功,比如说《亲爱的公主病》等等。关于搜狐视频的发展我就不花太多时间来说,我还是像刚才主持人介绍的作为中国互联网的老兵,或是视频行业也是非常早的介入,来看一下整个行业的过去和它的未来。

最近我们搜狐也开发了一个直播软件叫千帆直播,我在千帆直播上面每天教英文,所以我最近特别喜欢说英文。我今天发言用三个关键词,用英文词汇我觉得跟市场和技术上面的表达可能会准确一点,所以我就用三个英文的关键词,我会翻译。

我觉得第一个关键词就是整个视频行业十年以来的赋能技术(Enabling Technologies),就是技术的发展所带给人们的好处。

从电视到视频就是一个技术的发展。电视就是播什么放什么,而且所有人看的都一样,没有太多选择。而视频就产生了延时的播放,你可以任何时间看,而且有那么多的可以选择,你想看多少看多少。电视也就是几十个频道,但是视频可以成千上万的选择。

还有现在各种设备的发展,包括手机电池续航能力,以及视频带宽,运算能力,现在都从CPU变成GPU了,云端,所以说整个的赋能技术让整个的所有影像表达真的是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状态。

赋能技术从中国的影像表达方面,实际上是因为技术的发展直接产生了一个跨越式的发展。因为在互联网之前,美国所谓大的网络台和有线电视行业,中国的电视行业可能在有线电视方面确实一直没有发展起来,现在因为赋能技术导致中国一步到位地走上了一种实际上是包括无论是免费的电视网模式,还是收费的Netflix模式,都进入了这样一种非常普遍的情况。

那么这样一种技术确实是带给了大众娱乐,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比如说以前人们都是到现场去看歌剧,现在人们依然还看电影,但是未来可能人们不太看电影了。因为只要成千上万的人待在家里,付一点小钱或者不付钱就可以享受到非常好的内容,这种内容的质量可以超越电影。

当然也是因为技术的发展,移动支付、微支付也导致了一下子我们跨越了美国有线电视的收费年代,因为以前美国人都是写支票或者是付信用卡,后来中国是一步到位。当然他们现在也是Apple Pay,但是我们的微信支付可能比他们还要发达。

那么微支付也是技术的发展导致每个人现在只需要每个月付十几、二十几块钱就可以看到那么多好的内容,这就是破坏性技术给大众娱乐业所带来的低成本,其实就是每个人付一点钱就可以享受非常大的娱乐——薄利多销。因为这种技术导致的普遍性,它的数额不是一个电影院或者一部电影上线,可能一百万人或是几百万人看就不错了,但是现在一个网络剧可能是几千万或是上亿人在看。所以每个人只需要付一点点成本,或者说靠广告就不用付钱就可以享受,这是技术给娱乐产业带来的彻底的、天翻地覆的变化。

现在比如说去音乐会只是一个经典的生活方式,去歌剧院也是很小众的,而且以后看电影也会比较小众我觉得,所以我们不怎么拍电影,除了我们的《煎饼侠》还是获得了成功,但是我们并没有继续。这是第一个关键词。

第二个关键词是竞争(Competition)。竞争非常重要,无论是中国的网络行业还是视听行业没有竞争不可能有今天。

竞争首先是平台的竞争。我记得2007、2008年在网络上传视频是可以接受的,带宽是可以接受的了,当然优酷的产生是更早一点。后来2008年我们是花钱买了奥运的播放权才感觉到视频要到来了。2008、2009年搜狐开始大力做视频。之前我们老是想着带宽怎么解决,所以还专门研究P2P技术怎么解决,后来其实不用P2P,带宽也变得很廉价。

在整个发展过程中,就是因为允许这些互联网的网站,这种市场力量进行竞争做视频,才产生了平台激烈的竞争,才产生了今天中国视频网站的产品技术和规模是世界领先。所以竞争非常重要。

同样的是内容的竞争,以前的内容都是电视台搞文艺晚会,后来制播分离把内容推向了市场,使得很多市场型的企业为了每个人的成功和梦想而去制作,所以内容竞争越来越激烈,所以说内容品质越来越提高。

同样也是广电以及领导们非常英明的决定,允许视频网站来进行自审自播,如果出现什么问题事后再处理一下也没有问题。因为视听网站有这样的权力,导致现在经过市场激烈角逐和拼杀具有强烈竞争力的企业开始制作内容,搜狐也是其中一个,所以我们产生了像《法医秦明》这样的好作品。

所以竞争是决定发展和品质的绝对保证。

第三个关键词我觉得是规则、价值观、判断力和规范(Principles/Rules, Honor, Respect, and Values)。因为只是有竞争而没有规则、没有原则,那可能就变成丛林法则,一种丛林式的竞争。

当然说这个规则和原则,有时候是由法律保证的,当然法律框架可能不够完善,或者执行不够彻底。即使在美国的法律已经非常完善,但是有时候还是有很多漏洞。在我们国家,法律经常是跟着市场竞争,是滞后的,竞争形成不同的方面之后来后续跟进一个法律,来把这个事情规范,这样的话就很滞后。而且即使有这样的规则,它执行不是特别彻底,也会造成很多的问题。

这就需要我们向视听协会以及我们的行业,不是说只是激烈的竞争,我们为了赚钱就可以无视规则,或者规则还没有,我们是不是要在价值观方面、在做人方面,赢得尊重方面,来做表率、做一些决定。也就是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人类每个人都是要成功,要荣耀,那么总是有短期的利益追求,但是短期的利益追求在规则不是特别完善,或者执行不是特别彻底的情况下,往往需要价值观、需要原则。我一会儿举个例子。比如说为了短期的舒适我们大家都开车,可能造成尾气,形成雾霾,那么我们最后短期大家开车舒适,但是长期会造成环境恶化,我们每个人的生命质量受到影响。

比如我今天早上看到的报道,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用象牙制作各种工艺品,或者吃犀牛肉、做珍稀药材,就开始在非洲原野杀这些动物,进行交易。可能享受了短期的工艺欣赏和品鉴,但是却会导致地球生态的恶化,人类孤零零的只剩自己,对动物包括生态造成影响。

这就是这些短期的欲望和贪婪,与人类共同福祉的矛盾。这时候我们就需要价值观和规则。具体到视频行业我举几个例子。如果我们不去遵守这些规则,我们最后就是一个丛林,最后什么也发展不起来。

其中一个,比如关于我们这些年来关于反盗版的过程,没有我们业界集体来共同反盗版,也就没有今天的产业规模的繁荣。当时大家都做盗版也没有成本。我记得当年我们买《大秦帝国》的时候,每集花了2.5万元,当时都是天价,因为没有人愿意为版权而付钱。所以说正是因为大家愿意付钱,现在做盗版就变成过街老鼠,才有了今天产业的规模是数十亿级的,你们都可以说各自的市值、收入规模等等,但都是基于盗版在大街上都没有的基础上。

这就是在法律还不够完善、执行还不彻底的时候,我们业界共同有这样的共识,来根据原则来做事情,才会让整个产业长期的健康发展。所以这就是我们要尊重规则,尊重原则,不只是为了短期赚钱。当时很廉价的东西,形成很大的规模流量,最后中国的视频产业就不会有今天,将会全部是盗版,没有人愿意做内容,整个都是为了流量--各种流量、毫无意义的流量--没有商业模式。

那么比如说还有更具体的,现在很不错了,但是我们既要赚钱,要有尊严地赚钱、值得尊敬地赚钱。现在各个视频网站的数据充水,我们有很高的流量,然后第三方监测,或者因为第三方监测有一些广告公司要看这些数据才会给谁投广告,可能短期你充了很大的流量,制作方也高兴,觉得流量很高,然后广告商也愿意投,说你流量高,但是最后整个业界失去了标准,失去了数据--这些数据都是假的。所以说这也是规则的问题。相对于盗版来说这是一个“小恶”,盗版是“大恶”。这也是我刚才说的我们要尊重规则、尊重原则的一个应用案例。

目前在内容制作领域大家都说自制特别火,我们比如说做了一些好剧,第一季很成功,我们跟这些演员和主创团队签的合同。其实第一季成功之后,往往最大的商业价值是第二季。这时演员也牛了,觉得自己身价特高了,当时我们签了合同必须拍第二季,主创团队必须来,但是(他们)说不行,因为有钱更多的网站砸钱,砸好几倍挖走,(他)就违反合同不演了。因为中国很多违约金的处罚不具备力度,太少了,这就是法律还没有健全、没有完善,导致(演员)就不演了,被挖走了。

这又是一种丛林法则,如果大家都不遵守合约,最后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呢?全部涌向一个地方,主创、演员团队的价格天价,我们整个视频行业受害。现在很多一线、二线、三线、八线演员收入高的离谱。

其实视频行业不是像社交网络一样有垄断性,它是多家都可以共存,尤其是内容创作的创造性非常大。我记得当时最牛的电影《教父》实际上是个很小的团队,不是一个大制作,所以说到处都是水,是一个艺术创作的东西。

所以说任何地方都有好的IP,不一定是大IP,小IP可以做成很成功的东西。所以大家不要都盯着,一个好了,大家全都冲上去抢,而且无视规则,最后导致的是一地鸡毛,最后大家把这个产业搞的很乱,没有创造性。我们希望的是所谓的“百花齐放”--各种各样的IP,各种各样的创作,然后尊重法律、尊重合同、尊重原则,甚至在没有法律的情况下,大家基本的判断和做人的道理。

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大家也都看到了,而且互联网媒体的报道力度,对所有事情都非常细地报道,中国人变得越来越聪明,大家也都看到了我们尊重规则的好处,所以我还是对未来非常有信心。

我相信无论是互联网还是视听行业,整个将会在改变中国人生活的品质和生活娱乐的意义,以及在世界上领先的道路上将会是一个坦途。

最后我再重复下这三个词:Enabling Technologies; Competition; Rules, Respect, Values and Principles, Protocols.

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 经济观察报

标签:搜狐张朝阳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