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过大,谷歌员工过劳倒地却被逼离职

 中国邮箱网  0条评论  626次浏览  2017年04月05日 星期三 22:55

分享到: 更多
中国邮箱网讯 4月5日消息,2015年2月那天早晨,天气阴冷,加州山景城的Google X总部里走出一群人。驱车两小时后,他们到达了加州中央山谷的私人农庄。

这群人来自谷歌著名的X部门(简称X),此行的目的是测试无人机。他们日以继夜地工作,每天长达10-12小时,工作环境甚是糟糕。

他们向主管要求过缩减工作时间,但这些合理的要求却被无情忽视。

就在那天,灾难发生了。一名50多岁的团队成员倒在了工作现场,浑身颤抖,挣扎着要向前爬。视频录像显示,同事们第一时间叫了救护车,飞驰至当地医院。当夜,这位员工留在了医院。

X部门的一些员工说,他是突发心脏病,也有人说他是癫痫发作。各式各样的猜测传遍了整个公司。知情人士称,当时盛传,他是因为过度疲劳以及压力过大倒下的。

经过治疗,这位员工恢复了过来,但他在谷歌的工作却随着疾病一并飞走了。离岗几个月后,他申请调往对身体状况要求稍低的岗位,只要还在X部门就行。然而,谷歌并未顺遂其心愿,而是把他安排到了更远的地方进行实地工作,最终迫使他离开公司。

我们暂且把上述这位员工称为“Joe”,虽然他本人表示不方便透露个人信息,但多位知情人士还是给我们出示了相关照片以及邮件。

Wing项目的几位外勤员工透过语言给我们描绘了一幅画面,他们是怎样因为总部高管制定的安排,而每天不堪工作的重负的。他们要进行无数场测试,从而收集大量数据,这还只是一部分,更辛苦的是数小时的户外工作。

然而令人气愤的是,他们无数次的血泪呼声,换来的却只是领导的一个瞥眼。

一位X部门员工说,让团队“没日没夜地工作简直有昧良心”。Joe仅仅一个例子,在谷歌不断追求更先进的无人机配送技术之时,许多问题已经“感染”了这家科技巨头。与此同时,随着谷歌、Facebook等现金充裕的公司纷纷进军新行业(比方说航空、物流、太空探索、自动驾驶汽车等等),高压工作已经成了普遍现象。

眼下,由于不久前Uber爆出的性骚扰问题,美国相关部门正在对科技公司的工作环境和企业文化进行调查。

一石激起千层浪

Joe是Wing项目的飞行测试工程师,工作时间5个月。Wing团队当时在研发送货无人机,公司希望赶在亚马逊和大疆等公司之前,抢占未来的市场高地——也就是用无人机送货,包括食物、药品等等。之前一年,这支团队已经在澳大利亚测试成功,广受赞誉,这就引起了谷歌联合创始人Sergey Brin的注意。

内部人士透露,Brin甚至“把办公桌搬到了Wing项目团队旁边”。对他来说,X就是他的孩子,每分每秒的成长都得记录下来。


Wing项目无人机本该像直升机一样,单翼起飞、垂直降落,然而,这款无人机总是翻个底朝天。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飞行测试团队监管人Tony Nannini做出了谷歌管理层经常做的决定:收集数据,大量数据。Nannini坐在山景城的公司总部,制定了一份“千次飞行”测试计划。然而他不知道的是,Joe和飞行测试团队的其他成员每天要为这份计划投入10-12小时。有时他们要站在寒冰刺骨的测试场地,有时要站在两英寸的稀泥里,有时甚至要在37,8度的气温下坚持工作。

虽然大多数人只知道进了医院的Joe,但从相关文件来看,因过度疲劳和工作环境恶劣而身体不适的人不在少数,尤其是在高温天。

无人机团队还诉苦称,公司的日程安排密密麻麻,剥夺了他们和家人相处的时间。虽然能得到额外津贴,但他们却无法享受多数同事的“正常活动”,如人际交往等。

军人身份反而让他们“低人一等”

几位接受采访的谷歌员工表示,Joe和他的飞行测试同事之所以受此恶待,可能是他们曾是军人的缘故。

不对,对于这一身份,团队成员和直接上司Nannini的看法背道而驰。

团队成员认为,他们拥有丰富的飞行经验,需要清晰的工作条例,更高级别的安全措施,以及合理的工作时间;然而管理层认为,这些人的经验之于岗位要求来说,难免有些大材小用。

于是,两拨人对于如何完成工作产生了分歧。

继而,关系开始变得紧张。一位总部项目经理针对这些曾经的军人以及他们的独立思考能力,做出了轻蔑的评价。消息传到团队成员耳朵里,他们随即职责Nannini竟然容忍这样的言辞。

团队成员向某位公司高管以及X部门人力资源代表Chelsea Bailey同时汇报了此事。

还有些人直接找到HR,从项目管理,到工作市场,再到安全和整体工作环境问题,进行了全面控诉。

虽然在X部门之后进行的年度员工满意度调查中——也就是他们内部俗称的“Alphageist”,飞行测试团队给Nannini打了极低的分数,但Nannini反过来也给他们打了同样低的分数。

低分有什么影响呢?这意味着这些员工无法获得调离其他岗位的机会。相关员工说,Joe对此尤其痛心。

“公司让他在43度的气温下,每周在户外工作80-90小时,他犯了心脏病,公司却因为病假将他解雇。”

无人责怪联合创始人Brin

有人将这种情况归罪于HR部门的Bailey:“Bailey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事情,她一直以来就是在保护管理层。” 然而,对于身处X总部的谷歌联合创始人Brin,大家却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

Wing团队几乎所有人都能Brin闲聊过,他们称他是个很不错的人,充满想法,知道如何解决技术难题。但是,大家都没有把怨气告诉他,因为Brin满脑子只有技术问题。

谷歌联合创始人,X部门创始人Sergey Brin

一位团队成员说:“他不是每天都出外勤,所有可能没看到大家脸上沮丧的神情。但是说起来,他来的次数也不少,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什么也没听到,可能他心思不在这里,这些信号无法引起他的注意吧。

Wing团队的“政变”

自去年问题浮出水面后,Wing项目内部掀起了一场风暴。

此前支持Nannini测试安排的团队领导David Vos已于去年10月离开谷歌,知情人士透露,Vos其实是被迫离职。

David Vos

在被问及Vos离职一事时,现任X部门主管Astro Teller表示:“当形势迫使我们改变的时候,我们绝不会多耽误一秒。”

硅谷正在重新审视自己,显然,这些科技公司需要检讨自己的企业文化,不让“快速行动,破除陈规”这一座右铭成为用来压榨员工的理由。





文章来源:猎云网

标签:google谷歌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