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对话吴小莉:做小企业很幸福

 中国邮箱网  0条评论  3156次浏览  2013年03月02日 星期六 22:24

分享到: 更多
【中国邮箱网 电子邮件频道】3月2日消息 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日前参加《与卓越同行》栏目,接受吴小莉采访。马云在采访中表示,现在的企业都开始,要讲究小、特色、附加值,以前是企业越大越好,今后的企业是越小越好,是小而且美。未来的世界一定是小企业越来越好,大企业越来越累。

 

马云对话吴小莉(图片来源:《与卓越同行》官方微博)

以下为节目文字实录:

吴小莉:洞察趋势,改变未来。大家好,欢迎收看《与卓越同行》。

我有一位朋友,在近20年前,他干了一件当时中国人听不懂的事,他说要把中国的企业放在网上,身边的人说,他是书生、是疯子,但是他成功了。十年前他说要在中国打败ebay,现在他的电商平台,一个购物狂欢节,日交易额191亿元,直到现在还没有人能够完全看懂他究竟要做什么,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同意,他改变了许多中国人的生活。

今天他还在路上,对于今后五年中国人的未来,他有一个想法,有请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

吴小莉:马云,我以为你会小跑步呢。

马云:大家好。

吴小莉:很多人都愿意从马云的眼光看未来的互联网世界,因为好像他常常会看到不同的地方。告诉我们,今天你想要告诉我们的预见或想法,一句话先概括一下。

马云:其实来讲,2012年大家担心的灾难,担心的变化,不是一个世界的灭亡,而是旧的世界的崩溃,新的世界的起来,所有人有没有准备好迎接这个新的世界。

吴小莉:好,我给您一个开篇的机会,告诉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

马云:我相信很多人都看过《2012》这个电影,大家发现整个世界的政治在发生变化,经济在发生变化,环境在发生变化。这个世界有钱的人不高兴,没钱的人也不高兴;有事业做的人不高兴,没事业做的人也不高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从我这个行业来看互联网,就人类真正开始进入了互联网信息时代,进入信息时代一个最大的变革。经济行业,以前在上世纪工业时代,所以的企业都讲究规模、讲究大、讲究标准。现在的企业都开始,要讲究小、特色、附加值,以前是企业越大越好,今后的企业是越小越好,是小而且美。这是我自己的看法,而且我坚定不移的认为,未来的世界一定是小企业越来越好,大企业越来越累。

吴小莉:您刚才的核心观点,其实就是未来小企业,可能因为它的小而美,具有改变世界的能力。

马云:是。

吴小莉:那么我们现场呢,其实有6位问道团的团员,大概200多位的清华经管学院,以及创业营的同学们。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会和我们一起来论证,您说的这个未来。我们刚才听了您的未来之后呢,做了一个短片,这个短片上下穿越了将近前年,一起看看。

短片:

在过去,我们的每一步交易,通常发生在10米之内,我们的声音消失在20米之内。“他在卖什么的,我听不见”。

我们的朋友通常在两公里以内,“今天上哪儿”,“我们去马云家吃饭吧”。我们的生活半径通常在10公里之内,“马云怎么不来喝茶”,“太远了”。

我们的品牌,通常传播在50公里之内。

在未来,我们的交易不再受距离阻碍,“亲,我要买一斤猪肉,包邮吗?”,“亲,已发货,包邮,记得给好评哦”。

我们的声音可以传遍每个角落,我们的生产可以自由组合,“谁有马车零件”,“我有车轴”,“我有轱辘”。

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定制产品,我们的梦想可以变成现实,“我要建一座大宋朝最大的大茶楼”,“我要造一辆世界上跑得最快的车”,“谁帮他”。

足不出户,让我们的品牌名扬天下。

吴小莉:图呢,其实只是一个点题,就是现在的世界,跟我们过去的世界差距很大了,未来五年会变化得更大,未来的互联网世界,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企业的状态?

马云:我记得有一年我去日本,看见一个小店,门口贴了一个条说,“本店庆祝成立147年”,总共我估计,也就小20平方米的一个店,里面卖的各种糕点,你看见那老头,那老太脸上洋溢的笑脸说,“我们家这个店开了好几代了,147年,日本什么天皇啊,什么什么大家族的人,都买我们的糕点”。你觉得特别有一种幸福感,互联网时代速度会发展越来越快,变化越来越快,每一个人,每一个很小的单位,都可以做出,以往一个大企业可能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我个人觉得,未来的世界是小的世界,影响中国经济未来的一定是小企业。

吴小莉:有创新力的小企业。

马云:对。

马云:我一直觉得做企业做大了,是一种变态行为,姚明这样的身材是不正常的,我们这样的身材也不正常,一般一米七八才正常。对,所以这个,企业量力而行。

很多人在讲,哎呀,这个要想成为马云,我觉得,第一,成为马云你会很痛苦,今天要我重新选择,我一定不会再做马云,太辛苦了。这是实话,你看我们这个做大了以后,一会要担心资金,一会担心这个规模太大,一会儿员工,一会儿社会上各种事就出来,远远没有幸福感。

吴小莉:你现在没有幸福感?

马云:我现在的幸福感跟那个不一样,我是已经爬到七千米高空的时候,我只能享受七千米高上的这种幸福感,这种幸福感。。。

吴小莉:有点缺氧。

马云:相当缺氧。其实你是不愿意上去的,所以有的时候,你走上去了,再下来你反正也不容易下来了,既然爬不上去了,我们就待在那儿呆着吧。你只能这样了。

吴小莉:但是,你还得再往上爬吧?

马云:哎呀!这个说实在的,假设我可以不爬,我一定不爬了。

吴小莉:但是,我认识的马云不会不爬。

马云:我今天放下不爬呢,我自己觉得自私了一点,我从来就没想过,我今天可以做到这个样子。所以这一切的运气,人的运气过多以后,如果你做得不对,这些运气都会变成晦气,所以,你如何把运气分享给别人,这可能才能够保持你后面日子好过一点。所以你既然已经到了七千多米,很多人想上来,帮他们上来吧。

吴小莉:今天你是想要帮更多的小企业,走到七千米,但是如果我们放眼到未来五年的话,告诉我们是因为什么样的市场变化,未来的小企业,它能够创造它的个性和价值,取得它的利润?

马云:市场变化的很重要原因是需求变化了。我很小的时候,或者我爸爸妈妈年轻的时候去买衣服,听说这件衣服北京城里一天卖出五千件,大家排着队就买这个,因为那是时尚。现在北京城里,你可以卖这件衣服只有一件,卖得非常贵,也有人会买。如果听说这件衣服已经有500件卖出去,就没有人有兴趣了,人们对个性化的需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今后的企业,你不为消费者改变自己,你会死得连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有时候看到今天,还有很多企业在拼命打杀价战的时候,挺悲哀的,这个时代快速过去了。所以你看到最近的杀价,实际上就是黄昏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少天,实际上是最后的疯狂。

吴小莉:再想象一个变化,个人的变化,比如说就业可能会产生变化,我不用都去大城市了,或者是有一些年轻人现在告诉我,他也不一定要去大企业了,这是不是也是一个变化?

马云:今后的老百姓,年轻人去大企业的会越来越少,去特色企业、幸福企业,美的企业的人会越来越多。中国的13亿人口,是绝不可能靠国有企业,靠大企业解决就业的。解决就业的核心,那就是小企业,如何让每个小企业增加一个两个的员工,这个中国就会解决很多就业,所以我觉得这个才是,对中国社会真正有贡献的。

吴小莉:很多人可能都想创业,但是都会面临的像您提到,第一个门槛可能会是资金。

许玮:我叫许玮,大学刚毕业,我一直向往自由独立的生活,我用打工攒下的所有积蓄,开了这家小的美甲店,也就是从这一天起,我不得不面对将来的严酷挑战,我需要聘请更专业的美甲师,需要购买更先进的设备。我尝试着通过互联网,去筹集资金,但是面对这些零评论、零转发、零回复的求助,我不知道我的未来究竟会怎样?

吴小莉:在座的有很多的年轻朋友,可能也有一些朋友有着一些小小的梦想,我就想问马云,其实像这样的梦想,许玮她能够怎么办?

马云:怎么办?这种情况,几乎所有的创业者都碰上过,谁告诉我没碰上过?渡过的人活,倒下的死,很简单。所有创业者一开始如果想到,哎呀,我本来可以做得很大,我就是缺钱,基本都做不大。如果我要投资她,我问她一天有多少客户,每天的利润有多少,融资的核心,不要拿别人的钱来烧你的钱,而是要明白,别人给你钱是因为你有利润。你看到了前景,融资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绝不是说服别人那么容易。

吴小莉:这个论点很好。而且你刚才讲了一个关键,融资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融完资以后,面临的问题还可能更大。

马云:那当然,融了资以后,麻烦多很多了,本来没人管你,现在全管你了,而且管你的人,都是不讲道理的。

吴小莉:我们这里有一个专门做投资的,可能是,到时候投资你以后要管你的人。刘明豫,机构投资人是不是,确实要看准了机会才会投资?

刘明豫:这样的企业或这样的创业者,在中国有不计其数,因为像这样是一个很典型的,一个三无的一个企业,没有资金、没有核心的技术,更没有这个很好的、很创新的盈利模式。影片里边这个创业者,我觉得精神可嘉,但是呢,的的确确如蚂蚁所说,她需要自己渡过这个困难,所有投资人,都喜欢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我必须得这么说。

马云:对,这个我觉得讲得非常好对,最早创业者,一定是问亲戚朋友借钱的,米别去骂银行,银行跟投资者都一样,一定是锦上添花,他们如果不锦上添花,谁给他们钱啊。他们的钱也是一点点融来的,退休基金的钱也不容易。

吴小莉:你刚给了一个很好的想法,你要做到小,先把自己的特色做出来,做到灵动了,再来想下一步。

马云:是。所以,我要是她,三年以内,我就把我的小店,规模做小、味道做好、客户回头率做高,慢慢地、一点点走,别考虑融资,先考虑怎么把客户服务好。我今天做了20双手,明天做了30双手,这个乐趣更重要。

吴小莉:马云多次提到小企业的世界,而且提到了小而美。小而美,它最重要的是创新的能力,它到底能够怎么样的创新,我们曾经看过一个例子,马云也曾经提到过,一起来看看这个例子。

王宇:我是王宇。

李林韬:我是李林韬。

王宇:我们都是爱车的人。

李林韬:对。

王宇:我们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造一辆属于自己的超级跑车,

李林韬:从最开始我们的目标就特别明确,要找一款最经典,最有代表性的车,去模仿它。

王宇:这辆不是,这辆不是,这些都不是,是它,就是它了。一开始没人支持我们,谁支持啊,谁都不支持。

李林韬:后来,我们就开始在网上找零件了,全车两万多个零件,其中有3000多个是从网上买的。

王宇:自从开始网购了以后,制作进程的确快了不少。

李林韬:不管怎么样,经过三年时间的努力,我们最终版本的复刻车,总算是做出来了。

王宇:因为有了网络这个平台,让我们的梦想更容易实现。

李林韬:没错。

吴小莉:马云刚才看这个短片在笑,其实你提到过这个例子,在网商大会上,当时您知道这个故事的时候,什么最触动你?

马云:我觉得他们想造辆车的心情让我特别触动,其实这世界上有理想的人太多了,我在中国找不到一个没有理想的人。真正把它变成现实去干的人很少,然后碰上困难,躲回来的人很多,埋怨社会的人很多,埋怨没钱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人说我真把它给办了。我至少觉得特佩服,我第一没想过要造辆车,第二即使造车,我没想过在淘宝上可以去采购零部件。而且,采过来要把它那么多零部件,给它装出来,跑一跑,我觉得真了不起,这些孩子真是未来的希望。我说,人家说我们的80后、70后,什么80后、90后没有社会责任感,汶川地震第一批站那的人,都是80后、70后。这帮人,能想还能干,比我们厉害多了。

吴小莉:今天这个能想又能干的李林韬来到现场了,你要不要看一看李林韬。

李林韬:王宇也来了,王宇也在。

吴小莉:王宇也来了,两位都到了。马云拱手表示敬佩是吧?

马云:特敬佩。

李林韬:谢谢。

吴小莉:不但能够想,还能够造出来,重点是他们还卖掉。这车现在到哪了?

马云:我本来是想买的。

李林韬:是吗?

马云:对。我主要是对车不是很爱,但是我看了那事特感动,我说能不能帮我买下来,买下来以后我把它去做公益,这个我觉得特别好。

吴小莉:你先告诉我,你要花多少钱买?

李林韬:我们。。。

吴小莉:你先别说,你先别说。

马云:我个人觉得这是无价的。

吴小莉:无价,你花了多少钱?

李林韬:片上放的这辆车,花了140多万。

吴小莉:值吗?

马云:值,因为如果是一个创新,是一种创造,他就是值。

吴小莉:那,现在还在做什么,还在造跑车吗?

王宇:在努力做自己的新车。

吴小莉:自己的新车,上回那个是复制的,这回是。。。

李林韬:对,我们在做完全自己知识产权,完全自主设计的,100%自主制造的车。

马云:估计他不舍得卖。

李林韬:我们只是想在中国发出这么一种声音,因为我们汽车行业太需要这种精神了。

吴小莉:那现场马云在这儿啊,你们第一次见到他本人是吧?

李林韬:对。

吴小莉:有没有什么话要跟他说?

李林韬:太有了。首先,我们要感谢有淘宝这么个东西在,同时,我也挺讨厌淘宝的,挺恨淘宝这个东西的,我想很多零售行业的朋友,都非常恨淘宝,因为淘宝把所有的东西的价格,大部分东西的价格都很公开化,让很多人没钱赚,所以我想问马总,以后像一些小的零售行业,这种实体的商户,他们应该怎么办?没钱赚了,大家怎么办?怎么活啊?

吴小莉:马总,他说他很受伤。

马云:我觉得他讲得非常的对,我也非常遗憾地告诉大家,这只是刚刚开始。恨也好,不恨也好,这个零售行业受到的打击,只是刚刚开始,趁早换车,趁早改道。这个不是因为我们,马云不做,李云做,淘宝不做,张三做,一定会过来的。新的经济,新的时代起来了,原先我们所谓的Made in China的概念,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以后是Made in world,今后的一个设备,一个小的企业,你要走出特色来,你很多产品的组装是来自全世界的,换句话说,今后出现是Made in Internet,这是未来。我们今天可能做的Made in taobao。另外一点,我们今天零售行业说,哎呀,淘宝把这个价格透明化了,淘宝把我们的饭碗砸了,他没有去思考,他以前的钱挣来,太容易了。时代在变革,零售行业恨我没有用,穷人恨地主没有用,因为把地主杀了,你不一定会富起来。

吴小莉:谢谢两位。

吴小莉:马云刚刚说得很清楚,你这场战争其实已经开打了,在2012年的“双十一”,你曾经有一段话,我们来看看你说的这段话。明天是中国经济转型的一个信号,就是新经济,新的营销模式的大战对传统营销模式的大战……对于传统行业来讲,这个大战可能已经展开。

马云:是。

吴小莉:这感觉上是已经鸣枪了,击鼓了。

马云:对,因为很多人说,我们电商大战,我说电商不大战,如果要打打,我就对传统的模式要打一打,如果要冲击,我就对国有企业的大模式,我要冲击冲击,因为这不是,这不是因为我们想,而是时代的需求,社会的趋势。有人跟我说,这件衣服在淘宝上卖300块钱,一些著名的商城卖3000块钱,淘宝肯定是假的,卖得太便宜了,不是我们卖得太便宜了,不是我们是假的,是那个店卖得太贵。那个店在CBD,那个店的装修,那个店中间的渠道费,那个店中间还有黑暗的灰色的收入费,太贵了,这些钱得还给消费者,这些钱得还给制造业。所以我就对那些零售行业特生气,凭什么,他们可以赚15%;凭什么,他们把消费者的价格拉得那么高;凭什么,他们把每台电视机的利润只打到10块钱,甚至7块钱。而且他们拿了这些钱去做地产,我想象不了中国的自主创新,假设你的电视机,一台电视机卖,从装好,所有都制造好,只卖七块钱,你怎么让电视机行业进行创新,一个不小心全亏本,所以必须让制造业赚钱,必须让消费则有利可图,这个双方的利益才起来。所以今天大战的时候,确实会出现,有点丑陋,但是战争的时候,掉个脑袋,丢个胳膊很正常,结束以后大搞建设。

吴小莉:说到了小,可以在未来创造很多的事情,是因为互联网技术的突破,但是互联网技术的突破,大企业也看到了,我们来看大企业在做什么?

定制,没问题

在这个人人都想把定制挂在嘴边的时代

你可以定制衣服,定制服务,定制鞋

这些都没问题

定制电视机,不可能

电视机,那是流水线

由一大群人相互配合完成的产品,你太异想天开了吧

异想天开。。。

好吧,我们来看看这个世界是如何异想天开的

2012年9月,中国某家店巨头在网上,就发起了一次家电定制运动,定制阶段由一百万网友在八天内投票决定,几款电视机的尺寸、边框、清晰度、能耗、色彩、接口等功能特点,然后根据投票结果安排生产,并进行预售,最终三种型号,一万台定制液晶电视仅仅48小时就售罄。

48小时,一万台。对于一个线下电器连锁店来说,这就是一件异想天开的事情,因为这1万台的销量,他们需要半年时间才能完成,好了,你现在还认为定制家电是异想天开的事情吗?

吴小莉:C2B的时代到了,我们发觉不只是小企业看到了,您看到了,大企业也看到了,当大象也在琢磨着蚂蚁干的事儿的时候,蚂蚁还有生存的空间吗?

马云:这个案例是我们淘宝参与的,我们在推进这个过程中,这家企业反应非常快,但是反应快的企业是少数,绝大部分的企业反应是非常慢。你不断地说,你这样不是砸了我昨天的饭碗吗?在犹豫之间别人超越了你,所以呢,小企业会走得更快,新企业会走得更快,十年以后成功的企业,一定不是今天我们在市场上听见,包括阿里巴巴在内。

吴小莉:您刚才提到的这家企业跟你有合作,张瑞敏先生也在做,他们企业本身的一些改革,管理上的改革,把这么大的企业做一个像自主经营体,这种是不是也类似于那种小而美的尝试?

马云:当然,我看到了张董的整个对互联网营销时代的整个理解,我觉得他理解得非常的深,未来3年到5年,从消费渠道将进入到生产制造,再从生产制造,由于无线互联网的出现,影响到生活方式的变革,这是未来十年非常大的变数。我是好小企业这口,我发现张瑞敏是好企业管理这口,他在这方面花了很多的时间,所以海尔才会速度那么快的进行了这种定制化的变革。我相信很多企业都还没醒过来,或者还在挣扎,这种企业并不多了。

吴小莉:有没有醒过来,这是一回事,还有人在讨论大和小,2009年的时候,您跟郭台铭先生有一次在西湖论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你们对于大小有不同的讨论,我们来看一看,郭台铭先生当时说了什么?

他提到了网络经济的一个特色是如虎添翼,一只老虎,将网络做为他的翅膀后,就可以无远弗届。那么蚂蚁将来是一个团队,这个团队去搬一个糖回来,将来怎么分配这个糖?这又牵扯到利润分享与回馈的问题。

马云:第一句话就不存在,什么叫做老虎,如虎添翼,你们真觉得老虎会有添翼,那是想象,从来我没有见到一个老虎加上翅膀会飞的。老虎即使给它插上翅膀,它都飞不起来,太重了。小企业联合将面临利润分享和回馈的问题,难道大企业就没有利润分享和回馈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所有企业都会有问题的,所以我跟郭台铭讨论那么多年,十年后看。

吴小莉:马云,你一直强调21世纪,是小微企业的世纪,过去的大企业也得卸包袱,但是您的公司却越来越大,在新的小微企业的时代里面,大企业要怎么生存?

马云:我在深圳开会,有一个网友说,都是你们淘宝,恨淘宝,因为淘宝把我们都给灭了。我说你别恨,你恨与不恨,淘宝还会再大,还继续把你们给灭了。不是我要灭你,是这个行业灭你,但是个性化、特色化的行业、企业,还会永远不断的起来。我的企业是越来越大,但是我的企业运营得越来越小,因为互联网时代,已经不能以帝国思想去领导这家公司了,所以我们思考的是,我们公司不仅仅是个公司,而像个组织,更像一个生态系统,微生物群体越发达,森林这上面不同种类的DAN的这种树长得越高,草长得越茂盛,由于树长得越高,可能草长得越茂盛,这种野兔、羚羊会越多,狮子大象才活得好。

吴小莉:这个生态系统到底是大树下面有小草也好乘凉呢?还是大树下面不长草,我觉得申俊好像有他自己的思考跟纠结。

申俊:我是从事化妆品B2C的,创业越来越难了,尤其想获取这个有效用户,有效用户的成本更高了,现在呢,不得不多加入一些平台来发展,而这些平台呢,要不就保证金很高,要不就是技术服务费很高,我想请问一下马总,有平台梦的这些创业者们,还是不是要坚持我们的平台梦想?

马云:如果你一开始做的是B2C的网站,你就应该放弃平台梦想,如果你一开始做平台的,你就忘掉自己做B2C的想法,最怕是两头跨。你刚才讲的我完全理解,平台在中国这个市场上会出现平台,一两家平台或者三四家平台,超过10个平台的可能性没有,平台真正变成生态系统的时候,它会越来越大,所以其他的平台很难,基本上你是没有赢的可能性。

吴小莉:在互联网技术的突破之下,这么多年我们一直谈信息经济,它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它的数据,我们来看一个数据的神奇力量。

在过去,我们是这样生活的

在今天,我们是这样生活的

可是,当你享受上帝般的待遇时,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你还能谈定么?

这位父亲的女儿只有16岁,可是家里却接到了商场关于怀孕用品的促销卷。天呢,这不是开玩笑吧,于是,父亲的怒火燃烧了,他去了商场,讨还公道,商场也因此道了歉。可是上帝也有走眼的时候。神哪,她真的怀孕了。没错,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它就发生在美国,这一切的原因都来自于一个新名词,大数据。这家让父亲反腐抓狂的超市,建立了一个数据模型,选出了25种典型商品的消费数据,构建了怀孕预测指数,通过这个指数,他们能够在很小的误差范围内,预测到顾客的怀孕情况,因此,他们早早的就会把孕妇优惠广告寄发给顾客。在未来五年,只要你刷信用卡,使用优惠券,邮寄退货单,访问官网,所有这一切行为,都会成为你在虚拟世界里的身份识别,同时,还会对号入座的,记录下你的人口统计信息,年龄、是否已婚、是否有子女等等,都会被记录下来。并且经过计算机来预测你的需求,没错,就在未来五年。

吴小莉:马云刚才看片子的时候在摇头,我想知道您为什么摇头。

马云:这个是拿着冲锋枪当棍子使的一种例子,数据时代不是这样,这还是把数据当分析在看,数据时代的核心不是分析数据,而是分享数据。信息时代是基于我比别人聪明的基础上面的,你收集了很多数据,然后你编好以后给别人,这称之为信息处理过的。数据是相信别人比我聪明,你把原始数据交给别人了,让比你聪明的人去处理,数据还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数据是越用越值钱,它这个不是一瓶水,你们喝他的水,我喝过以后,不能给别人喝了,这些东西就怕,衣服我穿过了不能给别人穿,数据是我用过以后,你用以下,再增加增值,你用过,他用过再增值,也就是越用越增值,越用越值钱,分享的越多,它越值钱。我觉得这是我们对数据的理解。

吴小莉:对数据啊,杨睿尘她是又爱又怕。

杨睿尘:因为数据是被记录的,它就会有泄漏隐私的风险,今天买了房,可能明天就会有装修公司给您打电话,那么今天上午印刷了名片,下午就会收到代开发票的信息,这些都是数据时代给我们带来的一些隐患,您是怎么来看待这些大数据,然后会怎么样来做一些措施,去保护顾客的这些隐私?

马云:隐私问题是数据时代必须要跨过的一个坎,汽车刚造出来的时候,所有人担心的是会轧死多少人,银行刚成立的时候,谁说我把钱存在银行里,我放在我枕头底下更安全,但是,近百年的发现,银行能够处理这些问题,所以我自己觉得是表示乐观。我相当乐观对未来,因为我解决不了的问题,不等于别人解决不了问题,你解决不了问题,不等于别人解决不了,一定会有人解决这个问题。

吴小莉:首先把数据准备好。

马云:对。

吴小莉:怎么样解决使用数据的问题。

马云:你不去做,你永远不知道它能不能解决。你要问我具体我怎么怎么做一个产品,能够防范隐私问题,我今天讲实话,我不知道,因为我们还没有这样的产品。但是我们一定会有这样的产品,所以我觉得我们这几年,反正数据也不知道该怎么挣钱,干脆就做一些基础工作,把信用体系建好。

吴小莉:那我能不能够理解,在隐私的问题还没办法解决之前,你这种跨平台的融汇,或者信息的分享是不好进行的。

马云:现在已经开始进行,只是我没把它变成商品,被别人开始随意地应用这些隐私出去。我们必须做到,像银行保护你资产那样,保护你的隐私。只有这样大数据时代对消费者,对别人才会有用。我想这是一个承诺,不等于不会犯错,但是我们一定不会刻意去犯这样的错,或者犯很愚蠢的错。

吴小莉:不论您是要做大的生态体系的平台,还是数据公司,可能很重要的一点,大家会问,未来到底是一个企业,还是一个社会,或者是一个公权力机构,它的边界会在哪里?当这个生态体系越来越大的时候。

马云:这也是困惑我很大的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淘宝近5亿的注册用户,1%的人是混蛋,我就每天多500万混蛋,500万混蛋里面有1%是非常坏的混蛋,我每天有5万人给我惹麻烦,我们做了很多政府该做的事情,不是我们想做,而是我们不得不做。有一个其他国家的领导人跑我这里来说,哎呀,你这个网站上的人口,比我们国家的人口都多多了,我说是,够复杂。后来我们讨论,他说马云我比你复杂,你可以开除你的员工,我不能开除我的公民。我觉得他讲得有道理。

吴小莉:稍微好过一点。

马云:好过一点。但是我今年又找到他,我说错了,你有警察,你有监狱,你有军队,我没有。这些人来闹事,都把我给办了,没人帮我。所以我其实也挺难的,所以你说边界在哪里,我们今天也没法说在哪。因为这是一个新型的动物,这个动物以前没出现过,很头痛。但是这也是乐趣所在,我们必须去解决它,因为你没人可推了,这个祸是我们闯的,我们只能把它闯下去了。

吴小莉:您提到未来的世界,未来的五年,对于现场很多的青年学员,或者是清华创业营的这些创业者来说,这五年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他们也是呆着问题来的。

提问:我有一个关于商业模式创新的问题,商业模式创新不像技术创新,技术创新不会对原来的技术产业毁灭性的影响,但你做一个新的商业模式的话,意味着原先商业模式的改变甚至是毁灭,不管是数据时代或者是互联网时代,怎么样看待我所擅长的以前的东西,和现在产生的新的东西这样的矛盾?

马云:做企业做人都要有危机感,我告诉你阿里巴巴的无线准备怎么创新,我们告诉无线团队,你的职责是灭了淘宝,你什么时候灭了淘宝的时候,你就是成功的时候。而不是说你去帮助淘宝更强大,在你好的时候,必须想办法打败你自己,在你不好的时候想办法把自己做强。在竞争过程中往往犯四个错误:第一错误,你看不见,没对手;第二错误,看不起,这破公司;第三是看不懂,呦,它还真起来了;第四你跟不上。基本上这四步死掉。

提问:我们看到今天的阿里巴巴也非常的大,您就是武林盟主,作为中小的企业,在跟随着您这个,带头大哥向前走的时候,我们怎么样跟你走向世界更大的这个舞台?

马云:我觉得我们中国有一个误区,老是想走出去,其实把自己家生意做好,挺好。今天我们出去,并不太受欢迎,我们没想明白,我如果去了美国,我可以给美国的老百姓带来什么好处,为走出去而走出去的企业不管你多大,无一成功。我们现在对全球化的战略,想得很明白,我觉得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我们公司要走102年,现在才走了13年,还有89年要走,未必一定要在马云身上,把全球化做好,时间长着呢。我相信,我爷爷跟美国这一辈的时候,是有差异的。我父亲跟美国那帮人是有差异的,我这拔人跟美国的,跟我同代的人也有点差异。但是我的孩子和孩子的孩子,他们生于互联网,没有什么差异,那时候的全球化将会容易得更多,更加水到渠成。

提问:我是一个在苏州做那种精品超市的小店主,利润也还不错,其实我思考了两年,就是否要做自己的网店,很多的大企业的电子商务,运营情况都非常糟糕,基本上我还没怎么听到,有盈利的这种案例,但是这个事情我又知道不得不做,我现在很困惑的是,我到底是建立一个属于我自己这个小区域的区域网站,还是想像加入淘宝,或者其他的一些网络平台,去做我们的电子商务?

马云:我相信你想听的是真话,对不对?加入淘宝。淘宝不多一个你的客户,多你一个客户对我们意义并不是很大,少你这个客户我也不会破产。淘宝给你带的是一个生态系统,带的是你成本的降低,我要是一个创业者,我首先想到的是,用最少的钱,最少的资源,能够做最大的事情,让自己活下来。很大企业进电子商务都失败了,一定要问为什么?假如你听见一家公司说,我今天要做电子商务,请IBM,请这些大公司来做咨询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开始失败了。我不是说IBM不好,而是他们自己没做过,他想卖的是设备,你要的是你的生意。我已经早不把淘宝当我的公司看,如果我要讲实话,你要想听真话,用淘宝。

提问:马云先生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的一名学生。阿里将来有三个战略,一个是数据,一个是平台,还有一个是金融,我想问的问题是关于金融的。我们知道在中国的现有的金融体制下面,阿里是不能吸收存款的,那么我想随着阿里金融的发展,业务的发展,它的钱从何而来,谢谢。

马云:我们大家知道你要喝牛奶,要去养头牛就麻烦大了,我还是这句话,假设你要想做金融服务,你必须要有一个银行牌照,必须要做银行那就麻烦大了,中国这么多金融体系,完全可以利用好,完全可以谈。中国不需要再多一家银行,中国需要的是,有一家真正为小储户、小企业、消费者服务的银行,用技术、用数据支撑的银行,这样的金融机构。所以我们在此做些努力。

提问:马云先生,您好,我是清华经管一名大一的新生。也就是刚才所说的90后,很多人包括一些创业者、企业家,他们都持有这样的观点,他们认为如果把互联网创业比作一个大的机器的话,大的部件已经安好,而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是一些小的修补,而且现在互联网创业,最佳的时机已经过去,就是现在大学生如果想要创业,在互联网上能得到的机会很少,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马云:谢谢你的问题。第一,我的看法是互联网时代还没有真正开始,所以你觉得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远见比我们强,我觉得刚刚开始。第二,充满着机会,充满着机会,我是觉得我们今天要是90后,我觉得可干的事情太多。第三个,我要问很多年轻人,你们到底想创业还是做大事业?我当年说,我把比尔盖茨以前也当榜样,后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干起来,做金融,我把巴菲特也当榜样,你根本干不起来。其实隔壁的小王、小李,开馄饨店、搞理发店的是你的榜样,你创业一定是这样。毫无疑问,今天在互联网的创业跟五年前不一样,五年前是我们这些又傻又天真的人在创业,聪明的人不多。现在所有的聪明人都跑到互联网上来了,要我创业,我就找到传统行业去了,传统行业现在机会很大,非常的大,不要埋怨创业的机会少,是因为你不够努力,你不够执着,你的心不够稳定。机会其实很多,但是你个个要想做腾讯,个个想做facebook、谷歌,真难,这种概率太低了。

提问:刚才您在分享的过程中提到一个您现在正在一个七千米的高空,并且缺氧的情况下不得不往上爬,但是如果说您现在一无所有,再给一个创业的机会,然后现在又有阿里巴巴和淘宝这样的竞争对手,然后您会做什么,怎么打开这个局面?

马云:第一我是误以为我在七千米,说不定我只有三千米,因为人啊,很容易把自己看高,也很容易把自己看低,所以我觉得我现在就凭我这点能量,我们已经觉得有点窒息,空气、氧气不够了。第二个假设我今天是90后重新创业,前面有个阿里巴巴,有个腾讯,我怎么办?我首先第一点,我如利用好腾讯和阿里巴巴,我想都不会去想我会跟它去挑战,因为我今天我的能力不具备,心不能太大。

提问:在你心中,在未来,比如说在10年以后,2022年这样的,你觉得一个普通人,一个个体,他的一天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度过?

马云:我还真没想过,而且我想不出来,因为我不是算命的,而且算出来往往是错的。我去过微软的未来之路的生活的一个房子,盖茨带我去的,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住这样的房子,太没意思了,全是机器控制你的,我们那么多努力,为了什么?是我们控制机器,10年以后我希望的生活,中国的天更蓝,中国的老百姓的生活有幸福感,我们喝到的水是安全的,我们吃到的粮食是安全的,我们的食品跟国外进口的毫无差异,我们的经济非常发达、环境很好,企业家和商人也会像艺术家、建筑师、音乐家一样完善这个社会,像政治家一样完善这个社会,所以这是我们希望未来的社会时代。一个人到底怎么过,我不知道。

吴小莉:最后,对于未来,这些孩子们其实有一些畅想,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人们选择工作的唯一理由是创造价值,每一个人的每一次创造,都会通过互联网的力量获得收益,未来将会出现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养老发展模式,每个人都能够体验到最不同的舒适。

吴小莉:马云跟我们分享了很多,我们刚才在片头的时候,看到《清明上河图》当中我们演化过的马云,虽然他不是特别满意,当时他是在做买卖,买卖的方法用互联网之后又不一样了,但是讲了这么多未来之后,未来的马云是什么样呢?我们来看一看。拿着望远镜登高望远,我们把这幅画其实也带到了现场,希望马云继续带着我们在互联网的世界芝麻开门。

马云:谢谢。

吴小莉:同时马云对未来也有一个畅想。马云的畅想是,相信未来。

马云:我相信未来,期待未来,今天所有的一切都会过去,人类还会延续,你不成功有人会成功。

吴小莉:谢谢马云,也谢谢这么多的朋友们。

文章来源:新浪科技

标签:马云阿里巴巴吴小莉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