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自救 时刻视频加码短视频 强提醒降低消息打扰

 中国邮箱网  0条评论  1935次浏览  2018年12月29日 星期六 15:42

分享到: 更多
中国邮箱网讯 12月29日消息,作为一个拥有10亿用户,涉及各个人群圈层的产品,对于微信改变的意图,如果用重度用户圈层和普通用户圈层两个不同的视角来看,其背后的逻辑可能会更加的清晰。

重度用户的特点是,好友数量数千甚至达到5000的上限,而普通用户的好友数可能只有个零头。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数字可以衡量人类智力下的社交能力,叫150定律。

150定律(Rule Of 150),即著名的“邓巴数字”:人类智力将允许人类拥有稳定社交网络的人数是148人。

美国Facebook内部社会学家卡梅伦·马龙(Cameron Marlow)表示,Facebook社区用户的平均好友人数是120人。这也验证了在社交网络上,人类依然遵循这个定律。而对于微信,根据2016年初唯一次公开过的《微信生活白皮书》显示,微信用户的人均好友数为128个。所以在微信这个体系内,一边是好友数量严重过载的重度用户数,一边是人均好友数还很低的普通用户。

微信圈层的分裂有一个很明显的表象,当一个人的朋友圈被某篇文章或者事件刷屏的时候,其实在更多人朋友圈的却是毫无一丝波澜。

微信当前的一切问题,主要来自于重度用户好友数量严重过载,以及衍生的两个圈层对微信功能需求不平衡。微信这个大生态里,存在着太多不对称的事情。

微信的这次更新,对于普通用户的影响微乎其微,重度用户的感受则是十分明显。新版微信在尝试着用一种方案来解决两个圈层的问题,对普通用户做加法,对重度用户做减法。张小龙用自己的“套路”,对微信生态进行净化,驱除沉疴,进行自救。

一、张小龙的套路

新版微信的底层逻辑是什么,会带来哪些改变?要从好看、时刻视频、强提醒三个新功能上具体来分析。

1、好看

好看这一新功能,就像是一个分流器,正在被用于尝试改变微信体系内文章的分级和流向。

旧版微信中文章的运转流动状态是:用户接触到的每一篇文章,都来自于3个入口,订阅号、朋友圈,还有一个是好友对话,当然好友对话在新旧版中未发生变化。也就是说有三个入口可以使文章触达到用户,其中最大的两个是主动性质的订阅号和被动性质的朋友圈。用户在阅读文章之后,可供分发的出口,就只剩下好友对话和朋友圈。

好看新功能的加入,改变了这一流转方式,通过轻量级(比转发朋友圈的门槛更低)的分发,一部分文章除了被分享到朋友圈外,流向了看一看,直接地减轻了朋友圈的内容负载。

微信新版和旧版文章流动方向.png

好看的功能对朋友圈有分流的作用,但同时,看一看这个和朋友圈等量级入口的存在,又反过来增加了内容的阅读入口。就像机器算法中的转评赞,好看的推荐作用,对文章的分发进行了加权。用户点击好看的行为,将文章再次拉回到看一看的内容流中,促进了内容的阅读和评论的循环。(文章下留言,流量留在了文章内,而通过看一看的二次推荐,把流量导了回来。)


除了文章流向的不同,新旧版微信中文章的分发中心也发生了变化。旧版的文章是以用户为中心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用户的一次独立行为。而好看的分流,用户的分享和评论行为都被收集在看一看对应的文章下,变成了对一篇文章的动作,即以文章为中心。

流向从朋友圈,变成看一看和朋友圈两个出口;文章从以用户为中心,变成以文章为中心。好看的功能,其实在是给朋友圈分流,实现对朋友圈的净化,这种模态下,被诟病的刷屏行为,可能通过好看的分流而大大降低。而文章本身,在朋友圈被净化的同时,优质的内容通过好看重新获得了流量。

朋友圈净化,入口增加,间接的作用是,好看功能对重度用户做了减法,对普通用户做了加法。对于重度用户是分流,将流量从朋友圈分走;对于普通用户,是增加流量,文章更广地分发,人工推荐精准,内容的阅读时长加长。

2、时刻视频和强提醒

时刻视频和强提醒,同样的道理。

时刻视频除了承载着“将视频变成微信底层内容流”的使命外,微信对其也做了加减法。

旧版朋友圈的内容流包括视频、图片、文章、文字(微信官方极不推荐的方式),新版的时刻视频,将朋友圈的一部分视频分流到了个人主页、好友对话以及微信群,将更多的内容流让给了图片、文字和文章。

时刻视频的作用,同样是增加视频的出口,同时增加视频的入口,分流掉视频在朋友圈的出现,净化重度用户的朋友圈,给普通用户更多的触发来源。

强提醒不同,更多是在给重度用户的消息列表做减法。对重度用户来讲,消息列表已经不堪其重,有对话、群、服务号消息和订阅号消息折叠页,除此之外还有一堆的置顶。

新版微信一方面将群内@这一项功能降级,屏蔽群消息的情况下不再接受@的声音提示。而强提醒功能升为最高等级,相当于其他的消息全部降一级。如果微信给予了用户最高等级的提醒,其实暗示着其他的消息,已经纳入了用户可以忽略的级别。

从好看、时刻视频和强提醒的作用来看,微信这次改版所致力解决的问题,就是通过改变原有信息流动的方式,给重度用户做减法,给普通用户做加法。

二、微信的自救

对于成立快要8年的微信,沟通交流、内容阅读讨论、朋友圈这三个层面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危机。有内部问题的积累,也有外部的挑战和威胁。

短视频是对于腾讯来说目前最棘手的,抖音的冲击,不管张小龙care不care,都不能否认短视频在逐渐地成为内容传播的主要媒介之一。短视频的战场,腾讯曾经错判过一回,代价是如今用微视、yoo、哈皮、下饭、速看等产品层层围堵。

微信或腾讯在短视频的压力有多大?可以从一组数字对比来看。

据恒大研究院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今日头条APP广告收入预计超290亿元,抖音广告收入有望超180亿元;而腾讯2018年Q3财报显示,第三季度广告收入为160亿元。

上线仅2年,抖音的广告收入就相当于1/4个腾讯,而腾讯今年20岁,微信也已8岁。这足以见得用短视频为载体的内容形式,在广告领域的价值更高。在线广告市场这个池子,当品牌主把更多的费用投放到抖音,其他渠道势必就会减少。

疯狂的抖音,就像一辆崭新的大马力赛车,而腾讯则像一辆老爷车。纵使老爷车已经领先了好几圈,但是新赛车正在以数倍于自己的速度一圈圈追赶,从自己身旁呼啸而过。

如果不启用微信,当前情形来看和抖音或者是快手正面夺下市场的困难依然很大。大旗还是要微信来举。腾讯的考量可能是,绕过抖音的打法,让短视频像文章、文字和图片一样,变成微信生态体系中的底层内容流。

这种打法类似百度的feed,不是再做一款APP而是直接在搜索框下面加信息流,用自身的优势,敲掉对手的市场。微信全量支持时刻视频,要把短视频变为微信生态中的一股内容水源,当短视频在微信体系内源源不断地被生产、被分发、被观看的时候,那腾讯在短视频战场就做到:没有一款特定的短视频APP,却占据短视频最大的用户使用时长。

很多人担心好看被滥用,成为营销和推广的阵地。而这恰恰可能是微信建造一个自我净化体系来进行自救的开始。

微信是不是需要给好看加一个屏蔽好友的功能?可能不需要。没有好看时,很多人喊着要屏蔽朋友圈好友,要屏蔽关键词;有了好看,又喊着要屏蔽好友的好看。不管何时,总要屏蔽一些人,这不是微信的问题,是重度用户自己的问题。重度用户承受的这些打扰,是拥有广泛人脉的同时必须附带的。

你厌恶的不是微信,而是某个人,如果你的看一看里充斥着你不想看的人推荐的内容,删了这些人就好。微信作为一个生态,更多的是要赋予个体自由的处理空间,建造一个劣币驱逐良币,能够自我净化的体系尤为重要。

张小龙在微信改版前的一个腾讯内部讲话被解读为对看一看最好的注释“善良比聪明更重要,我劝你善良。” “我劝你善良”,好看就是给不善良的人的陷阱。就像是一个自然生态系统,不善良的人,会被微信生态淘汰。

对于微信,社交是所有功能的基石,关系链是社交中最有价值的连接。引导用户断开低价值关系链,对微信来说是不是一个损失?其实恰恰相反。

社交产品就是这样,在成为臃肿的庞然大物之后,只有忍痛清除自身的顽疾,才能有机会重获生机。微信现在拥有10亿活跃用户,虽然需要更多的用户和更强的市场信心,但是社交产品,结局就是0和1,如果整个生态不断走向混乱,那就需要主动清理,甚至是壮士断腕。

冗余的关系链,并不会给这个生态带来价值,反而降低体验,主动的去引导使整个环境更加的干净,给优质内容腾出更多的空间,给优质的关系链腾出更多的空间,对于现在的微信来说,意义更大。

Facebook作为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也在2018年的前三个月清理关闭了超过5亿个账户。微信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命力,其实并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引导措施。

微信订阅号从折叠页改版为类信息流的时候,就是一种鼓励订阅用户和公众号断开低价值关系链的行为。微信除了在今年关闭众多发布虚假消息的公众账号外,对于违规个人账号的关闭工作也更加的严厉。

张小龙还说过一句话,“让小游戏成为普通人发挥创意的平台,如果这个目标没有达到,那么现在平台上所有小游戏都死掉我也不care“,可能就是这么一个执着的人,对最在意的东西是高于一切的。

三、微信,和张小龙的产品观

微信的成就,不是因为可以免费发消息,免费视频和通话;不是因为有众多的创作者、完整的内容生态;不是因为有朋友圈。微信早已脱离了单纯的社交APP范畴。

电话、短信,以及一大堆免费电话的APP,可以沟通但是没有朋友圈;微博有足够的内容,头条有足够的资讯,但是不便沟通;QQ空间曾经独立成一个APP,但是没有完整的内容体系。微信之所以为微信,是因为它是沟通交流、内容阅读讨论、朋友圈三者的集大成。

微信不见得是每一个独立功能做的都是第一的,但却是这三个功能融合的最好的。

对于微信,哪怕是很小的改版,都是极其困难的。

很多垂直细分的APP,可以根据目标用户来针对性地上下线功能,其所希望的,不过是取悦某个圈层的用户,比如学生,比如年轻人。这就给微信带来了某种程度上幸福的烦恼,微信的用户基本上就是中国所有的网民,如果说需要考虑的用户特性是什么?那就是人性。

人类自然交流的方式是什么样的,就设计成什么样。发掘人性,从更普世化的角度,用更加接近自然的交流方式,或许才是张小龙心目中微信该有的样子。微信的每一个功能,一直以来,依据的不是什么流行,而是那种底层的,经过时间的验证后依然经典的,这也说明了其产品设计足够的经得起考验。

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用感受,但是对于微信来说,每一个小的问题都会被无限放大,10亿众口难调是最大的障碍。如果重度用户对微信的功能长时间存在不满,即使是张小龙,也不可能没有一丝的压力。

但是随着微信不断膨胀,兼顾各个圈层,正变得愈发的困难,每一次改版上对具体问题的解决,也充满了一些妥协的味道。

四、张小龙的妥协

张小龙一直以来信奉产品观是什么:简单、不打扰。但是从微信这次的更新上来看,却是样式越来越花哨,对用户越来越打扰,克制的意味越来越淡。

微信上线时刻视频的动静不可谓不大,虽然不是简单粗暴的直接加个一级或二级彩蛋,但这种弥漫在微信各个角落的小蓝圈,更像是一种冷暴力,给对手的杀伤力很大。微信在给了用户红点焦虑之后,又给了一个小蓝圈焦虑,对用户的杀伤力也很大。

强提醒,一个只有3h时效的全屏提醒功能,不想变成QQ的特别好友,却是时效短,操作麻烦,怎么看都像是折中方案。

因为好友过多带来的烦恼,让好友清理这个灰色产业,即使存在很大的风险,顶着不尊重和不礼貌,很多人依然要做。微信短暂的上线过一个不常联系好友的检测统计工具,但是目前,依然没有互删好友的功能,没有官方的清理工具,微信好像并没有想着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

看一看和精选入口并驾,分发对于创作者来说,占比将会越来越大。微信最初的定位是“每一个个体,都可以拥有自己的品牌”,而如今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品牌拉动的流量作用将会越来越小。

不久前,微信上线了分佣商品,给了创作者更多的变现的途径。但是,个体品牌入口的弱化,如果今后是靠流量带动分佣商品获取收入,这对于内容创作这来说,可能将是一个灾难。

流量降低和品牌效应弱化,微信只是不断的给创作者流量入口和变现手段来吃力地维持内容生态,残酷的现实中,微信给内容生态中的创作者也只能是一种妥协方案。

结语

所有人都知道微信有了问题,谁也没有标准的解决方案;所有人都期待微信改变,但是怎么改,没人知道。唯一肯定的就是,不变,微信就危险了。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总觉得这里面,夹杂着一声无奈的叹息。





文章来源:猎云网

标签:微信张小龙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