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收购协同办公厂商“我来wolai”,大厂文档之争白热化

 邮箱网  0条评论  1360次浏览  2023年03月06日 星期一 15:07

分享到: 更多
作者|邓咏仪 编辑|苏建勋 杨轩

36氪独家获悉,钉钉已完成对协同办公厂商「我来wolai」的全资收购。

一位接近我来wolai团队的人士对36氪透露,我来wolai的高管团队目前已退出公司实际业务。收购完成后,其产研团队将转为钉钉正式员工,客服团队将转到阿里外包团队。

据天眼查,3月5日,我来wolai(上海我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数位核心团队成员已经退出公司股东名单。公司法人已变为钉钉总裁叶军,公司则由阿里100%控股。

36氪就上述消息向钉钉求证,钉钉官方表示:我来wolai团队已加入钉钉,将负责智能化协作文档的研发,和个人版文档的产品设计。

其中,个人版文档是钉钉计划面向个人用户的轻量版本。在2022年12月的钉钉产品发布会上,钉钉透露后续将推出个人版,为用户提供更轻盈的效率套件,我来wolai产品将对钉钉个人和小团队用户提供更轻量的产品体验。

智能化也是今年互联网公司的投入重点。此前有媒体报道,阿里达摩院正在研发类chatgpt的对话机器人,处于内测阶段,可能将AI大模型技术与钉钉生产力工具深度结合。我来wolai负责智能化产品的研发,也意味着钉钉或将智能化作为产品发展的一项重点。

我来wolai是一家协同办公平台,成立于2020年6月。创始人为前中文音乐星空、互联影库(Mtime时光网前身)创始人马锐拉(原名汪佳敏)。马锐拉是一位连续创业者,曾担任我来房产地图联合创始人,并在2012年参与创办微趣网络。

我来wolai的产品形态,是一个以信息块(Block)为基础的笔记产品——在空白画布上,用户可以根据自己需要,自由组合包括文字、表格、图片、音视频等内容。产品集实时协同、共享、存储于一体,让企业和个人构建自己的信息库和基于信息组织的工作流。

我来wolai产品界面

像这样“All-in-One”的笔记产品,是近年来协同办公平台的一大潮流,其行业标杆为成立于2012年的Notion。目前Notion的最新估值已达103亿美金。

而在2020年“PLG”(产品驱动增长)概念大火后,国内也出现了不少Notion的追随者。我来wolai正是其中之一。2020年,我来wolai曾获得来自策源创投的数千万元融资,36氪曾对此进行报道。

对钉钉而言,收购我来wolai,更多是出于业务协同上的考虑——要更快地补足产品能力,以应对越来越激烈的协同办公赛道竞争。

随着疫情带来的用户增长红利结束,几大协同办公厂商激战持续。竞争的重点,逐渐从争夺用户规模,转移到高质量的收入上。

2020年,因“云钉一体”战略并入阿里云后,钉钉开始一系列战略转向。一个典型例子是,DAU原来是钉钉的核心业务指标,但在“云钉一体”后,钉钉主动调整该目标——不要10亿,要100万(付费企业)。

钉钉负责人叶军在公开报道中称,“钉钉团队是在飞行中掉了个头,至少是90度”。

要做大收入,就不得不真正重视产品功能和体验。协同办公套件大致可以分为IM、文档、邮件、会议等几大模块,而“云钉一体”后的钉钉,其目标变成了要做云上的“微软Office”,收购我来Wolai,正是对产品功能、体验上的补足。

单从文档模块而言,钉钉以往的投入并不算大。一位企服领域投资人对36氪表示,钉钉文档团队规模在百人左右,而字节跳动旗下的飞书文档,仅仅是研发人员就超过300人。

如果从产品入口的资源优先级来对比,钉钉文档在内部的受重视程度也不如飞书、腾讯文档——飞书将文档模块放在App的一级入口,腾讯文档有单独的App,但钉钉文档在钉钉App里位于二级入口,藏得较深。

不过,如今的收购表明,钉钉将要在文档模块进一步发力。

一位协同办公资深从业者对36氪表示,“钉钉应该是认识到,文档是做协同办公中绕不过去的一个模块了。文档产品看起来是个入门级模块,但在体验上其实很难做好,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积累。”

早在2021年10月,钉钉宣布战略转向,从做大规模到做深价值。叶军曾表示,在形成战略领先后,要回过头来打磨、补齐、强化音视频等通用产品能力,改善产品体验。当时,钉钉发布钉闪会、自研文档等一系列协同产品,被业界视为战略投入文档、音视频,加快追齐产品能力的信号。

2022年3月,钉钉通过全资收购实时音视频PaaS公司“拍乐云”,加强其在音视频领域的产品技术力量。

对我来wolai的收购,可以被视作该战略的延续。我来wolai与此前对Teambition、拍乐云的收购,分别对应钉钉加大在文档、项目管理、音视频三类协同产品的投入。

在类Notion的文档产品中,不少业内人都曾对36氪表示,我来wolai在产品力、体验上都是国内佼佼者——直接收购一个成熟团队或产品,以换取更多的时间,对钉钉来说,这是更有效率的方式。

文档其实是国内协同办公领域发展最早的细分赛道,典型产品包括石墨、印象笔记等。但多年来的尝试表明,大多数中国企业对单一功能的产品,付费意愿很低,这导致赛道内的公司,基本处于小而美的阶段。

我来wolai在近两年内所受到的冲击不小。一方面,我来wolai所在的类Notion产品赛道,使用门槛较高,和通用文档对比,其实目标人群更为小众。而过去两年,赛道中也有不少新玩家入局竞争。据36氪了解,我来wolai注册用户数到了大几十万时,增长便开始乏力。

另一方面,本就掌握了企业流量入口的几家大厂,都持续在文档层面投入,让产品走向大而全的路线,这对创业公司来说又是一重冲击。

“大多数用户不愿意为单点功能付费,但钉钉、飞书起来后,他们愿意为全家桶产品付费。”上述从业者表示。

而我来wolai加入钉钉后,产品力、体验上的优势与钉钉的规模优势相结合,这类问题将会得到改变,这也是如今厂商们逐渐让办公套件走向“All-in-One”,做深度集成的原因所在。进入2023年,随着钉钉、企微、飞书这几家厂商均转向对KA大客户的争夺,在产品、体验上的这种“较劲”将持续。

标签:钉钉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