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同办公的三足鼎立:钉钉、飞书与企业微信

 邮箱网  0条评论  517次浏览  2024年07月05日 星期五 13:06

分享到: 更多
随着互联网经济规模不断壮大,线上办公需求增加,协同办公软件之间的战火也愈演愈烈。协同办公市场上,如今已经形成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三足鼎立的初步格局,三款应用几乎覆盖了国内大部分的主流B端用户。尽管彼此间的打法各不相同,但最终的目标只有一个——成为协同办公领域的霸主。以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为首的移动办公App,以及它们背后站着的阿里、腾讯和字节三家大厂,正对企业客户展开激烈争夺。

截至2023年年底,钉钉用户数已经达到7亿,一年中新增用户数达1亿,包括企业、学校在内的企业组织数超过2500万;

在2024年的飞书全员会上,飞书CEO谢欣公布了2023年2亿美元的软件订阅收入,较2022年翻倍;

2022年1月的企业微信2022新品发布会上,腾讯方面称,企业微信上的真实企业与组织数超1000万,活跃用户数超1.8亿,连接微信活跃用户数超5亿。

在这场属于协同办公市场的“三国杀”中,究竟谁会更胜一筹?究竟谁最有希望率先破局实现新的飞升呢?


三足鼎立的形成

最开始的局面是楚汉之争——只有钉钉和企业微信互为敌手,所有人都在观望,协同办公赛道的“To B No.1”,究竟是花落阿里还是腾讯。

2015年,钉钉率先开始了国内企业协同办公平台的探索。当年阿里的陈航倾情投入社交产品“来往”,结果产品并没有掀起风浪。而后,陈航又探索起新的产品,结果无心插柳,做成了“钉钉”。钉钉极具阿里的特色,突出“强管理,高效执行”的团队理念,类似Ding一下、签到打卡、会议电话等功能,解决当时许多企业的管理痛点。

在2015年的云栖大会上,陈航就在会场内演示了在同一网络环境下,给会场内所有人打“电话”的功能。会后,有一家初创企业对该功能很感兴趣,于是与钉钉达成深度合作。由于中国的中小企业占据很高比例,而大部分中小企业又没能力开发自己的企业系统,这也成为钉钉发展起来的重要原因之一,而钉钉也把主要用户定位于“中小型企业”。

企业微信最初的诞生,就是为了对标钉钉。从2015年开始,腾讯内部开始重视微信在工作场景中的应用,当年,腾讯高管黄铁鸣受命在微信事业群中组建一支团队,进行微信企业版本的研发。黄铁鸣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时腾讯内部有一个叫RTX的私有部署的办公软件,马化腾就提出是否可以把这款产品升级,满足更多用户移动时代的办公需求。”

于是在钉钉推出一年后,2016年4月,企业微信1.0版本正式诞生。它作为办公软件,同样用于企业内部沟通交流,包含已读回执、一键休眠、审批报表等功能,来提升办公效率。

腾讯借助C端流量,把企业微信作为微信的延伸。彼时的微信已经是社交领域的国民级应用,因此企业微信可以说在当时是占尽优势。比如,企业微信打通了微信的通讯录,可以实现企业微信、微信同步沟通的效果,充分展现出腾讯在社交领域的“财大气粗”。

与此同时,字节旗下的飞书正在悄然酝酿。2017年,由10人组成的飞书项目组,正式开启对办公软件的探索。一开始,字节跳动只在内部推广飞书,直到2019年,字节才决定将飞书对外部客户开放,这个时候,飞书还在实行收费策略,主打中大型客户市场。直到2020年,飞书才真正开始威胁到钉钉、企业微信的地位,飞书宣布向全国所有企业和组织免费开放,既不限规模,也不限使用时长。此后,飞书进入快速迭代、疯狂“刷脸”阶段,举办多场产品发布会,一年更新了超30个版本,甚至还在苹果iPad发布会上露脸。

自此,协同办公领域的三足鼎立之势逐渐形成。


局势之下,隐忧已久

当下协同办公领域厂商们有着共同的远虑近忧。

一方面,大模型和智能化改造已经延伸到办公协作领域,老将新秀都纷纷亮招,希望在AI重塑产业进程中抢得先机。有观点认为,通用大模型能力作为一种基础设施,正在拉平老牌软件服务商与科技厂商的差距,互联网协同厂商们需要继续做深企业服务能力。

另一方面,过去一年钉钉企微飞书们的商业化进程加速,流血增长已成过去。厂商从抢KA(大客)转回强调SMB(中小企业)市场,同时大推平台和PaaS能力,反映出钉钉等企业打法,回归到更理性、健康可持续状态。业内资深人士表示,在To B大客户领域里,大力出不来奇迹,“技术不是问题,能力不是问题,经营和商业模式是问题”。培养B端付费习惯是个长周期的过程,钉钉总裁叶军曾提到:“现在企业用钉钉基本是免费的,真正付费的数量可能1%都不到”。一边是持续燃烧的成本,另一边是并不明朗的付费前景,即便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背靠实力雄厚的大厂,留给它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另外,当下企业都提降本增效,AI和数字化仍是广大企业获得确定性的助力,但在经济发展承压状态下,开辟新的To C市场不失为互联网企业解决规模和增长焦虑的一种方法。

现阶段,协同办公软件并没有建立起稳固的护城河。尽管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对自身的定位各有侧重,但对一家企业而言,三款应用的主要用途无非是考勤打卡、在线会议以及文档协同等常用领域,很难说哪款软件有突出优势。如果协同办公软件朝着“大企业定制化”的方向走,又容易落入“成为项目制服务公司”的陷阱。且不说成本高、周期长的问题,企业的发展增速和利润率都会被甲方大公司压制。协同办公软件必须在此之中找到平衡。

当下,国内的协同办公市场还处于发展期,应用场景和服务规模仍在不断增长。在抢夺客户的同时,又巧妙地实现商业化,成了钉钉、企业微信、飞书的共同考题。

AI起势或成变局关键

进入2024年,协同办公应用市场经历了较长一段时间的探索和酝酿,在今年目前为止的行业动态上来看,局势似乎出现了微妙的变化。2024年过半,飞书没有像往年一样召开春季未来无限大会,钉钉却已经围绕 AI 主题开了两次大会。而往年,一年两次面向B端发布的行业大会,是飞书和钉钉共同的节奏。

钉钉的节奏明显在加快,一次是年初,钉钉超级助理全场景开放接入,底层由阿里大模型通义千问支持;而最近的这次是6月26日的钉钉生态大会。会上,钉钉总裁叶军宣布开放底模型,用户创建钉钉AI助理时,可自由选择不同大模型。目前,钉钉生态伙伴总数超过5600家,其中AI 生态伙伴已经超过100家;钉钉AI每天调用量超1000万次。这次钉钉拉来了 MiniMax、月之暗面、智谱 AI、猎户星空、零一万物、百川智能六家大模型厂商,试图打造最开放的 AI 生态,把选择权还给用户。

钉钉总裁叶军表示:“模型开放是钉钉生态开放战略的再进一步。随着行业从模型创新走向应用创新,探索大模型的应用场景是钉钉的责任所在。钉钉拥有大量企业客户,数据优势与场景优势叠加,和大模型之间彼此需要。另一方面,钉钉上的大企业客户也对模型开放提出要求。”

这意味着钉钉已经全面将人工智能大模型的竞争力纳入到产品的竞争力当中了。而这一举措在行业内的横向比较中,仿佛隐隐显出优势来。

飞书的客户广告名单上有与钉钉战队重叠的大模型「五小虎」,也就是 MiniMax、月之暗面、智谱 AI、零一万物和百川智能。飞书强调的是,MiniMax这些大模型公司内部都在用飞书,它们本身就是飞书的客户,飞书在AI大模型行业的渗透率足够高,并从企业微信手中抢走了泡泡玛特这样的明星企业。


这两年,为了寻找可持续和适应市场需求的盈利模式,企业微信也先后进行多次业务调整和收费模式的探索,但却并没有在人工智能大模型这方面着力。

对于大模型厂商们来说,钉钉更像是一个「放大器」,放大了自身价值。因为钉钉上拥有超 7 亿用户和超过 2500 万的组织,这意味着庞大的客户群体和 B 端应用场景,当这些个性化的场景和需求不断被满足,就意味着大模型越来越多的被使用,也就降低了大模型的门槛。

一边是大模型的能力在提升,AI 要成为水电煤一样的底层能力;另一边作为生产力的最大试验场,智能化协同办公之路也在进化。

如今,钉钉、飞书和企业微信的分野已经显现,飞书总裁张楠卸任,钉钉全面开放底层模型,而企业微信尚且在为实现盈利而寻求其他方向的改革。这在人工智能步入快车道的当下,有可能是协同办公未来新局势的萌芽。

张子鹏(newsmedia007)来源:科记汇

标签:协同办公企业微信钉钉飞书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